《逆天邪帝/逆天邪帝》[逆天邪帝/逆天邪帝] - 第8章 大婚之夜

夏傾月沒有再問,以這個白衣女子的高度和身份,都如此肯定的說「不可能」,那的確應該是一點點可能性都不會有了。

「傾月,我知道你報恩心切,想在回到冰雲仙宮之前,儘可能的回報出生時的救命之恩,但你嫁給了他,這已經足夠了。在你返回冰雲仙宮時,你的身份會公開。他在之後或許會受到更多的嘲笑,但再怎麼樣,冰雲仙宮弟子夫君的身份擺在那裡。有這個身份在,至少這小小的流雲城中,不會有人敢真正傷害他。」白衣女子安慰着說道。

夏傾月輕輕頷首:「希望會是這樣。」

「他玄脈殘廢,又無其他之長,終生不可能再有什麼作為。而你不僅天姿國色,智慧聰穎,就連天賦,在我冰雲仙宮也是百年難得一見,否則,宮主也不會為了讓你安心而破例答應你與他成婚的要求。他能娶到你,是他這輩子最大的福氣和造化。你做到這一步,已是仁至義盡,就算是他的父親蕭鷹在世,如果他足夠聰明,我相信也必定早已主動解除之前的婚約……我先走了,一個月後,我再來接你。這期間,我不會走遠,如果遇到什麼無法解決的事,就以傳音符隨時告知我。」

「恭送,師傅。」

白衣女子頷首,轉過身來,頓時,一張絕美中透着清冷的容顏呈現。

她不施粉黛,肌膚卻如雪玉一般白皙柔滑,讓人不自禁的想到「冰肌玉骨」、「雪顏朱唇」幾個字。

五官更是精緻無暇,秀美絕倫之中透着一種讓人幾乎不敢直視的聖潔冷傲,宛若正踏於九天之上,不沾一絲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

她推開後窗,軀體微晃,伴隨着冰靈的飄動,整個人如霧化一般消失在了那裡。

蕭家大廳,賓客滿堂。

「柳七叔,請喝酒。」蕭澈恭敬的將酒杯端到一個長相儒雅的中年人面前。

被稱作「柳七叔」的人笑呵呵的站起,端過酒杯,然後一飲而盡,然後笑着說道:「賢侄,我當年和你父親也是摯交,如今見你成家,還娶了這麼好的老婆,我心裏也是高興啊。」

「謝謝柳七叔。」

「大長老,請喝酒。」

蕭門大長老蕭離拿起酒杯,一口喝下,然後把酒杯重重的落在桌上,整個過程除了鼻子里「嗯」了一聲,沒有再說一個字,甚至沒有正眼看蕭澈一眼。

那姿態,儼然一副喝了他敬的酒,是給他天大的面子。

蕭澈也不說話,走向了下一桌。

剛走開兩步,蕭離就一口口水吐在地上,口中發出足以讓蕭澈聽到的冷哼道:「好一朵鮮花,居然插在了狗屎上。我呸!」

蕭澈的表情不變,腳步也沒有停頓,彷彿壓根沒有聽見,只是眼眸深處,凝結起一抹深隱的冰冷。

來到二長老蕭博身邊,蕭澈微微彎身,道:「二長老,蕭澈敬你一杯。」

蕭博卻是看都不看蕭澈一眼,反而將老臉別開,口中淡淡道:「陽兒,替我喝了。」

「是,爺爺。」蕭陽二話不說,一把拿過蕭澈酒中的酒杯,「咕嚕」一口灌了下去。

給長輩敬的酒,居然讓自己的後後輩代替喝下,這已經不算是輕視,而是**裸的羞辱。

喝完酒的蕭陽把酒杯放下,坐下身時,眼中露出毫不掩飾的鄙夷嘲笑。

蕭澈沒說什麼,微微點頭,走向了下一桌。

和剛才一樣,剛走開兩步,一個冷哼聲響起。

「哼,廢物就是廢物,就算攀上了夏家,也還是個廢物。蕭烈那老傢伙,難道還指望着靠孫媳婦翻身?呸!」

聲音里透着深深的不屑和嘲諷,當然,還有嫉妒。

且不說夏家的家產,僅僅是以夏傾月的驚人天賦。

如果她不是嫁給蕭澈,而是嫁給他的孫子蕭陽,他估計做夢都能笑出聲來。

蕭澈依舊當完全沒聽見,面帶微笑的走開。

蕭澈敬完酒,送完賓客時,夜幕已經完全降下。

整個過程中,有的人對他表現出由衷的恭喜和祝福,但,這一類的人很少很少,少的蕭澈用十個手指頭都可以數的過來。

大多數人對他還是很客客氣氣,畢竟今天是他的大婚日,但眼中的鄙視他看的清清楚楚。

有的人嘆息,有的人妒忌不忿,也有些人,則把不屑和看廢物的表情毫不掩飾的寫在臉上。

因為他玄脈殘廢,終生都不可能有什麼成就。

所以,他們不需要去結交和客氣,甚至完全不在意得罪他,因為就算得罪了,以他殘廢的玄脈,也壓根不可能有什麼後果。

反而可以在他這個廢渣面前肆無忌憚,爽快淋漓的秀出着自己的優越感,以強者的姿態志高意滿的俯視着這個永遠不可能超過他們的弱者……

這就是現實和絕大多數人類的醜陋天性。

「早點,休息吧。」蕭烈拍了拍蕭澈的肩膀,一臉溫和的笑。

而此時的蕭澈當然不會不知道,爺爺的笑意之下其實隱藏着什麼。

隨着蕭烈的年紀越來越大,他的脾氣也越來越溫和。

但年輕時的蕭烈性情便如他的名字一般,幾乎是一點就着,誰讓他一分不爽,他必讓對方十分不爽,沒有他不敢招惹的人。

蕭澈很清楚的知道,爺爺的性情變得越來越溫和,絕不是因為年紀的成長而讓心性變的沉穩,而是因為他……

為了他這個一無是處,需要他全力守護的孫子,他必須變得溫和,變得低調,即使受到侮辱欺凌,只要不觸動底線,他也會以最大的限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