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帝/逆天邪帝》[逆天邪帝/逆天邪帝] - 第7章 冰雲仙宮

「被人所毀?」蕭澈的雙眉猛的一跳。

從小到大,無論是他從爺爺口中聽到的,還是外面所流傳的,都是他玄脈天生殘廢。

就連他自己,也是在今天承載着醫聖傳人記憶的「重生」之後,才忽然發覺自己殘缺的玄脈絕不是來自先天。

而夏傾月卻是一言道出,他毀掉的玄脈不是來自先天,而是在出生後被外力所傷。

這個事實,蕭門上下沒有一個人看的出來,夏傾月卻是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就看的一清二楚。

這個女人……

「沒錯。」夏傾月微垂眉睫,柔然說道。

「而且由於是在幼小的時候受到重創,且當時你的家人或許並未發覺,一直沒有進行修復救治,隨着身體的長成,玄脈的殘廢之勢也完全成型……絕對沒有了修復的可能!」

最後一句話,夏傾月說的無比自信堅決。

成人若是玄脈受損,會造成玄力大泄,但還有多種可以修復的方法。

但嬰兒時期作為成長初期,若是玄脈殘廢,那麼玄脈的成長,也是以殘廢為起點,成長為更徹底的殘廢。

到了蕭澈這個年紀,也已基本定型,根本不可能再修復。

蕭澈卻是神情不變,很是平淡的說道:「那可不一定。」

夏傾月輕輕瞥他一眼:「看來,你一直在想着修復你的玄脈?」

「我一定會修復。」蕭澈面無表情的說道。

夏傾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從他的目光之中,她看到的不僅僅是一種傲然與自信,還有深蘊的冷凜。

她心中幽然嘆息,輕輕說道:「……天玄大陸地域磅礴,有着數不清的能人異士,或許真的存在着,可以修復你玄脈的奇人,我剛才的確不應該說出那樣的斷言,你純當是我的無知便好。」

這幾句話,讓蕭澈對夏傾月的印象頓時大幅度改觀。

他遲疑了一下,還是問道:「你之前所用的冰冷玄力,是怎麼回事?我從來沒聽說過流雲城中有可以使用那種玄力的人,你的師傅,應該不是流雲城的人吧……當然,這或許是你的**,你可以不說。」

夏傾月久久沉默,就在蕭澈以為她不會說出時,卻聽她平靜說道:「冰雲訣。」

「冰雲訣?」這個名字,讓蕭澈微微一怔,心中生出模糊的熟悉感。

而當他忽然想起這個名字所代表的概念時,臉色頓時大變,失控的聲音脫口而出:「冰雲仙宮!?」

夏傾月美目微轉,有些詫異的看了蕭澈一眼,喊出「冰雲仙宮」四個字時,蕭澈已明顯情緒失控,但在她看來,依舊太平靜了。

因為就算是流雲城的城主,忽然聽到這個名字,都會直接驚的全身發軟,雙腿打顫。

她輕然道:「我的師傅,的確是冰雲仙宮的人,我也已算得上是冰雲仙宮的弟子……這件事,整個流雲城只有我父親知道,你是第二個知道的人。我會告訴你……因為你至少名義上,已經是我的夫君,算是我對你最基本的尊重吧。」

「……」蕭澈的內心在震驚中久久無法平復。

「冰雲仙宮」這四個字,便如一個巨大的炸彈在他的內心爆開。

因為這是蒼風帝國最強大的四宗門之一,是蒼風帝國所有玄者都嚮往和憧憬的聖地,是連蒼風帝國的皇室都要每年進行供奉的超然存在!

天劍山莊、冰雲仙宮、蕭宗、焚天門。

蒼風帝國是天玄大陸七國中的最小國,綜合實力也是最低,但一直以來都沒有被其他國家所吞併,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這四大宗門。

那些大國可以不忌憚蒼風帝國的宮廷實力,但無法不忌憚這四大宗門。

這四大宗門的實力之強毋庸置疑。

它們招收弟子也是無比之嚴格,不重出身,最重天賦。

蒼風帝國幾乎所有的玄者,做夢都渴望能進入這四大宗門。

而能入這四大宗門其中之一,哪怕只是最底層的弟子,也會全傢俱榮,雞犬升天,連朝廷也會尊為上賓,甚至封侯加爵。

而這小小的流雲城,還從未聽說有誰能入這四大宗門,也沒有人敢幻想過。

對曾經的蕭澈來說,這四大宗門的名字如雷貫耳,但卻如同天上宮闕般的存在,從未敢奢望有碰觸的一天……

但沒想到,這個自己剛娶回來的老婆,居然是四大宗門中排名僅次於天劍山莊的冰雲仙宮的弟子!

蕭澈以最快的速度平靜下來,轉而問道:「你既然是冰雲仙宮的弟子,那你們夏家為什麼不把這件事公開?以你的身份,夏家完全可以在流雲城橫着走,絕對沒有人敢惹。所有的富貴人家,包括城主一門,都會上門巴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