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帝/逆天邪帝》[逆天邪帝/逆天邪帝] - 第4章 迎親

流雲城是蒼風帝國最小的城,小的都不適合被稱作一個城,稱為小鎮或許更合適。

流雲城不僅面積最小,地理位置也最為偏遠,這裡的人口、經濟、以及綜合玄力等級,在整個蒼風帝國都是墊底。

流雲城的居民,甚至經常自嘲這裡是被天玄大陸遺忘的角落。

蕭門這種在蒼風帝國根本不起眼的存在,在流雲城中卻是貨真價實的巨頭。

今天的流雲城格外熱鬧,原因自然是蕭澈和夏傾月的大婚。

蕭澈娶妻也就罷了,壓根不會有人關心,但夏傾月出嫁,絕對是足以轟動整個流雲城的大事。

夏家並不是一個純粹的修玄家族,而是世代從商,雖然財富在整個蒼風帝國不算什麼,但在流雲城絕對是首屈一指的巨富。

不過,這絕對不代表夏家力量薄弱,有雄厚的財富,自然請得起大量的高手來守護家產。

夏家現任家主夏弘義有一雙兒女,夏元霸和夏傾月,而這對兒女對從商都是毫無興趣,反而專註於修玄,而夏弘義對此也是聽之任之,從未反對過。

在夏傾月展示出轟動流雲城的天賦之後,他更加不會阻止。

反而因為夏傾月的驚人天賦,流雲城各大家族經常性的表現出一些示好的舉動……

畢竟,夏傾月可是公認的有可能在將來達到地玄境,甚至天玄境的人。

到時候,夏家實力也將稱霸流雲城。

但如此的夏家,卻要讓全城最璀璨的天之驕女,嫁給蕭澈這種沒半點前途的廢渣,不知讓多少人惋惜……

當然,更多的是羨慕嫉妒恨。

既然是夏家嫁女,場面自然不會寒酸。

蕭澈剛一出門,便看到門口鋪了一條長的誇張的紅地毯,這條紅地毯是蕭家大門為起點,在曲折中延伸向夏家的方向。

夏家和蕭家的距離不算太遠,但也絕不算近,十幾里還是有的。

也就是說這條紅地毯起碼有十幾里長……除了夏家,整個流雲城沒有哪個家族會有如此驚人的手筆。

蕭家的迎親隊伍一出現,流雲城的街道頓時熱鬧了起來,看熱鬧的人堆滿了街道兩側,隨着隊伍的前行,各種竊竊私語聲傳入到蕭澈的耳中。

「看!那個就是蕭家五長老蕭烈的孫子蕭澈,據說天生玄脈殘廢,這輩子都不可能突破初玄一級。」

「哦,我還是第一次見。」

「你沒見過他很正常,有個那麼牛的爺爺,自己卻是廢物一個,換你,你還有臉經常出門嗎?唉,夏傾月居然嫁了這麼一個人,真是老天瞎眼啊!」

「據說當年他的父親蕭鷹和夏弘義是拜把子兄弟,夏傾月出生的時候差點沒保住,幸虧蕭鷹消耗大量玄力相救才保了下來,夏弘義當時就承諾夏傾月十六歲的時候嫁給蕭鷹的兒子當媳婦,過了沒多久蕭鷹遭到刺殺,因為玄力大量消耗,無法抵抗,直接身隕,夏弘義更是自責……如今夏傾月十六歲,雖然蕭鷹的兒子是個廢柴,但夏弘義一生重情重義,絕不願違背當年的承諾,否則,這貨怎麼可能娶到夏傾月。」

「唉!夏傾月是我們流雲城的明珠,這蕭澈如果拿掉蕭門五長老孫子的身份,簡直連個爛泥都算不上。我都比他強一百倍!這個世界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我夢中的女神,居然要嫁給這樣一個廢物,我不甘心的想死啊啊啊!」

馬背上的蕭澈眸若深潭,晶亮幽深,神儀明秀,風度翩然,一身大紅喜服,長發飄揚在他的身後,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飄逸出塵的氣息。

耳邊各種聲音議論聲,各種嫉妒、不甘、嘲諷、怨恨、羨慕、不屑的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

他卻彷彿是無知無覺,臉上始終帶着幾分雲淡風輕的笑容,倒是不知將多少女孩子看的丟了魂一般的眼神迷離。

雖說蕭澈的玄力極渣,但長相絕對不差,即使比之蕭玉龍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再加上極少出門,玄力低微,看上去很是羸弱白嫩……活脫脫一個小白臉!

所以,就算無數青年才俊對蕭澈怨恨嫉妒的牙痒痒,也不得不在心底承認,就相貌而言,這個蕭澈似乎還真配得上夏傾月。

「我還以為這個蕭澈今天會坐轎,沒想到居然是騎馬,而且這氣質神情……好像和傳聞中的不太一樣啊。」

「切!他一個被所有人看不起的廢柴,今天卻要迎娶我們流雲城的明珠夏傾月,當然是要多得意有多得意!還怕露臉?」一個聲音恨恨的說道。

「聽說宇文家的那些大少爺,還有城主家的公子一直都狂追夏傾月,你說他們僅僅會不會來搶親?」

「得了吧!蕭澈不算個什麼,但他爺爺可是蕭烈,咱流雲城的第一高手,城主見了他都要禮讓三分。他兒子掛了,就這麼一個孫子,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