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帝/逆天邪帝》[逆天邪帝/逆天邪帝] - 第2章重生

此時,他一身大紅的喜袍,房間也到處掛滿着「囍」字和紅布。

這是昨天晚上,他的爺爺蕭烈和小姑媽蕭泠汐親手布置的。

這裡是他平時居住的房間,也是他這次大婚的新房。

門在這時被推開,一個輕靈的身影急急的走進來。

蕭澈馬上站起,微笑着喊道:「小姑媽,是爺爺回來了嗎?」

蕭泠汐是蕭烈中年得女,雖然是蕭澈的小姑媽,但今年才剛滿15歲,比蕭澈還要小上一歲。

年紀雖小,卻已是生的嬌美動人,玄力已踏進初玄期六級。

雖然不能和夏傾月相比,但也已相當不錯,在蕭門很受重視。

「呵呵,澈兒,你醒了啊。」

一個溫和的聲音傳來,蕭烈緩步走進,看着已經下床,臉色也相當不錯的蕭澈,他的神色頓時鬆弛了幾分。

他的身後跟着兩個人,一個是照顧他起居的管家蕭鴻,另一個則是流雲城人人皆知的第一醫師——司徒允。

「醒了就好,臉色看上去也沒有大恙。不過還是讓司徒大師,給你檢查一下,今天是你成婚的日子,不容出半點差錯。司徒大師,有勞了。」蕭烈一邊說著,讓開了身體。

把一直提在手中的藥箱放在桌上,司徒允坐在蕭澈對面,手指點在了他的脈搏上,少頃,他的手便從蕭澈身上移開。

「司徒大師,小澈的身體狀況怎麼樣?有沒有很嚴重?」蕭泠汐連忙出聲問道,緊張擔憂之色溢於言表。

蕭烈目光看着司徒允,雖然沒有說話,但神情間同樣有着一絲凝重……

他又怎麼會察覺不到,之前蕭澈的忽然昏迷絕不正常。

司徒允卻是緩緩起身,輕然笑道:「蕭長老不必擔心,令孫的身體狀況絕佳。別說大恙,小病都沒有。之前的昏迷,或許是心情過於激動而氣血沖頭。畢竟,令孫今天可是要娶夏家前千金,我們流雲城的第一美女啊,呵呵呵呵。」

雖然司徒允極力掩飾,但言語間還是透露出些許惋惜的意味。

天之驕女嫁給一個一無是處,更無前途的廢柴,實在是讓人無法接受。

「那就好。」蕭烈舒了一口氣,點頭道。

「真是辛苦司徒大師大清早被我拉過來,老鴻,送司徒大師到會客廳休息。」

「不用了。」司徒允一擺手,提起藥箱。

「既然令孫沒事,我也就不留了。恭喜蕭長老馬上將迎得這流雲城最優秀的孫媳婦,不知該有多少人艷羨。呵呵,告辭了。」

「記得一定要來喝杯喜酒。老鴻,送一下司徒大師。」

「澈兒,你的身體真的沒事?有沒有感覺不適的地方。」司徒允剛一離開,蕭烈就皺起眉頭,依然不放心的問道。

之前蕭澈忽然昏倒,體溫驟降,生機潰散,這些絕不可能是過於激動所導致。

但看蕭澈現在的樣子的確是安然無恙,讓他心中頓時疑惑起來。

「爺爺放心,我真的沒事。」蕭澈一臉輕鬆的說道。

看着蕭烈擔心的神色和滿頭的白髮,他的鼻尖不自禁的酸澀了一下。

蕭門共有五大長老,蕭烈雖為五長老,卻是蕭門玄力最強者,早在五年前就已進入靈玄境十級,現在更是達到了靈玄境十級巔峰。

只需一個契機,便有可能突破靈玄境,達到無數玄者夢寐以求的地玄境。

蕭烈今年只有五十五歲,又有着靈玄境巔峰實力,卻已是滿頭白髮蒼蒼。

每次看到他的一頭白髮,蕭澈都會心中酸澀。

蕭烈中年白髮的原因,整個流雲城無人不知。

他唯一的兒子,也就是蕭澈的父親蕭鷹,當年堪稱是流雲城的第一天才。

十七歲突破初玄境,二十歲到達入玄境五級,二十三歲直接突破入玄境,達到真玄境,震動了整個流雲城,成為了蕭門的驕傲,更是蕭烈的驕傲。

幾乎所有人都認為,蕭鷹人至中年後,必是最有資格繼承蕭門門主之位的人。

但可惜,或許是天妒英才,在蕭澈出生後僅一個月,蕭鷹忽然遭遇刺殺。

而剛好在那個時候之前的幾天,蕭鷹為了救夏家之女,玄力大耗,遭遇刺殺時連平時一半的實力都發揮不出來,最終亡命。

他的妻子,也悲傷之下自斷心脈殉情。

如此巨大的打擊之下,蕭烈一夜間白髮。

九個月後,蕭泠汐出生,她的妻子也在長久喪子之痛的折磨下,在蕭泠汐出生一個月後抑鬱而終。

喪子之後妻子也永遠離去,可想而知那幾年蕭烈是怎麼走過來的。

那蒼雪般的頭髮里,深蘊的是無法言喻的痛苦、哀傷,還有仇恨。

而直到今天,蕭烈依然沒有查到,當年究竟是誰殺死了蕭鷹。

後來,他便將所有的希望,都傾注在了蕭澈的身上……

但天生玄脈受損的殘酷事實,再次成為了他人生中的一道晴天霹靂。

但是,面對這個毫無希望的孫子,蕭烈卻從來沒有表現出絲毫的失望與怨怒。

反而對他關心有加,幾乎到了溺愛的程度。

因為在他看來,天生玄脈受損已是命運對他的不公。

他最不應該受到的,就是譴責、漠視和嘲笑,而是應該以更多的關愛去彌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