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帝/逆天邪帝》[逆天邪帝/逆天邪帝] - 第1章(下)雲澈、蕭澈

雲澈的意識,逐漸蘇醒。

怎麼回事……難道我還沒有死?我明明墜下了絕雲崖,怎麼可能還活着!

而且身上居然沒有痛感……連不適感都沒有?這是怎麼回事?

雲澈一下子睜開了眼睛,快速起身坐起。

赫然發現,自己竟在一張鬆軟的大床上,床的上方垂下大紅色的曼聯,渲染着一種喜慶的氣氛。

「啊!小澈!你……你醒了!」

一個驚喜的少女聲音,從他耳邊傳來,隨之,一個女孩的悄顏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這是一個看上去只有十五六歲的女孩,一身翠綠色的長裙,嫩顏雪潤嬌美,紅潤香唇鮮艷欲滴,秀氣的瑤鼻嬌翹,一雙透着深深驚喜的美眸就如一潭晶瑩泉水,清徹透明,楚楚動人。

整張臉頰溫婉柔美,明艷照人。小小年紀便有如此風姿,長大之後可想而知會是怎樣的傾城艷色。

看着這個近在咫尺的女孩,雲澈短暫的懵了一下,三個字完全是下意識的脫口而出:「小姑媽?」

女孩雪白的皓腕抬起,溫玉般的小手按在了雲澈的額頭上,她的神色也更加放鬆了一些,欣然道:「體溫也差不多恢復正常了,太好了,剛才差點要被嚇死了。小澈,你身上現在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面對少女盈滿着深深關切的眸光,雲澈有些木然的搖頭……精神完全處在遊離狀態。

「你先好休息一會兒,我馬上去告訴你爺爺。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你忽然昏倒,你爺爺差點沒急瘋了,剛才親自出門去請司徒大師了。」

少女急切之下,並沒有發現雲澈表情中的異樣,她按着雲澈的肩膀讓他躺回床上,然後腳步匆匆的離開。

門被關上,雲澈也再度從床上坐起,雙手一下抱住了自己的頭。

這裡是天玄大陸七國之一蒼風帝國最東方的小城——流雲城。

而他,是流雲城蕭門五長老的唯一孫子——蕭澈!今年剛滿十六歲。

這是他現在的身份。

他的記憶,和在滄雲大陸那二十多年的記憶,頓時重疊在一起,讓他一陣恍然。

我是蕭澈……那滄雲大陸的記憶又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在滄雲大陸死後,穿越到了這具身體上?

不對!自己明明就是蕭澈!

這個房間的一切自己都無比熟悉,從小到大,所有的記憶清清楚楚,所有一切都是自己親身經歷,絕對不會是竊取了他人的記憶!

難道滄雲大陸的一切,僅僅是一場夢?在自己墜下絕雲崖後,夢忽然醒了?

但滄雲大陸的記憶同樣清晰無比……那二十四年的恩怨情仇,怎麼可能是夢!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雲澈……現在應該是蕭澈,他恍然半晌,眼神終於慢慢平靜了下來,思緒也緩緩的清晰。

此時正值清晨時分,外面的天空還未大亮。

今天,是他和夏傾月大婚的日子。

兩刻鐘前,他就被小姑媽喊醒,換上一身大紅的喜衣,然後喝了一碗小姑媽親手熬的粥。

然後,他便感覺全身無力……然後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直到現在才醒了過來。

這時,一抹異樣的味道從他的唇邊傳來,蕭澈將嘴唇微微一抿,頓時臉色微變。

這是……弒心散!

在滄雲大陸的那些年,有天毒珠在身的雲澈,對天下萬毒了如指掌。

可以說世上沒有他不知道的毒,無論是什麼毒,他只需輕輕一嗅,就能瞬間識辨出這種毒的名字和構成。

同時,擁有天毒珠的他百毒不侵,再厲害的毒,也不可能傷害的了他。

弒心散,是以絕魂草和紫紋海棠所製成,溶入水中後無色無味,入體後十幾秒的時間便可奪人生機,直接斃命,屍體上甚至不會呈現任何中毒的痕迹。

蕭澈眼神一陰,瞬間明悟。

原來,他剛才不是昏迷,而且所喝的粥中被下了弒心散,然後被毒死了!

死後輪迴轉世,生在滄雲大陸,在滄雲大陸墜下絕雲崖後……

居然又重生回在了上一世剛剛死去的身體上!

雖然這種事聽上去完全就是天方夜譚,但這是蕭澈唯一能想到的可能!

等等……若是這樣的話,自己現在的身體根本沒有抗毒的能力,為什麼剛剛接觸了唇邊的弒心散,現在卻是安然無恙?

一抹輕微的異樣感從他的左手手心傳來,蕭澈抬起了自己左手,赫然發現,掌心部位,竟然印着一枚綠色的圓形印記。

這個印記的形狀、顏色、大小……分明是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