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成皇,我絕不為後》[你若成皇,我絕不為後] - 002、窮苦至此的夫人與小姐

「噔……」沉寂在自己的思緒里,狂妄恣意地彈奏的結果就是,弦斷曲終。忽地斷弦,讓原來小臉上沒有任何錶情的慕容宓兒秀眉一擰,感覺手裡傳來了一陣刺痛,她低頭看向自己那被弦割破了的手指,輕輕一笑,「原來,痛也並不是一件糟糕的事。」血慢慢地在她手指間滴落,慕容宓兒只看着手還沒有去止血的意思,因為看着那不斷流出的血,那絲絲的痛,證明她真的是活着的,這個身體真的是她的,她只那麼一下下的閃神,可把剛進院門的劉嬸給嚇着了。「小姐!你……怎麼那麼不小心,這可要心疼死夫人了,我的小主兒啊!」劉嬸忙把手上的那一大籮筐的地瓜放在地上,箭般沖向慕容宓兒,用手按着慕容宓兒流血的手指,不讓血流得那麼快,不等慕容宓兒反應過來,便抱着她拚命往屋裡跑。「夫人,夫人,小姐手受傷流血了,快找止血的葯……」劉嬸邊走邊大聲喊着,進到屋裡抱着慕容宓兒便坐下,遞前了慕容宓兒的手給殷靜看,「夫人,你看這孩子。」劉嬸是位四十歲的婦女,臉圓圓的,身體略顯福態,抱着慕容宓兒進來後,整張臉漲紅得像個煮熟了的蝦。「這怎麼回事啊?剛不是還好好的?宓兒,疼嗎?娘呼呼就不疼了……來,娘幫你先上藥,可能會有些痛,要忍着哦……」殷靜找了止血的葯,在劉嬸旁邊坐下,便開始往慕容宓兒流血的手指邊呼氣,邊上藥,把傷口處理乾淨。「我剛進院門就看到了她看着手指不停地流血,卻也不知道怎樣止血,也喊不出痛來,可真是急疼我了。」當殷靜被送至此後,劉嬸便時常過來看下有什麼可以幫得上忙的,打小便看着慕容宓兒長大的,本也無兒無女,也就把她當自個兒的女兒來對待,這下可見不得自己的女兒受傷啊。葯抺上去的痛感就像抺碘酒般,刺痛感延續了一下便不再痛了,而此時慕容宓兒定定地看着殷靜那緊張的表情和那細心而專註的動作,不禁雙眼微濕,她又想起了她媽,想起了那個疼她愛她的母親,可,她們再也不能相見了,只能在心底想念她、祝福她,好好地活着,才算是真正地對得起她。殷靜上完葯後,見血不再流出,便鬆了口氣,抬眼看了看慕容宓兒,看到她那在眼眶裡打轉的淚水,不禁又是一陣心疼,說著那善意的謊言,「不痛不痛,娘再呼呼……宓兒乖哦,痛痛才會長大哦……」慕容宓兒很想開口說:娘,我不疼,沒事的,可話到嘴邊卻哽着吐不出一個字來,於是她舉起右手用力地握了握殷靜的手,微笑地對着殷靜搖了搖頭,無言地告訴殷靜她並不痛,其實這一點痛對她來說根本就不算是痛。「宓兒可是長大懂事了啊……」殷靜原本以為宓兒還要她再哄一下才會沒事,可現在卻是會懂得反過來安慰她了。慕容宓兒自小就不會說話,殷靜記得她出生的時候並沒有嬰兒哭,她和嫣然便用力地打她的屁股,可是打到屁股都紅了她也只是不正常地發出幾聲,不停地流淚。後來慢慢長大了,她也確認了她真的是個啞巴,而且很多東西都比常人學習得要慢,除了對琴。而在慕容宓兒5歲的那年,偶一次看見了她在撫琴,便直直地看着她,一動不動,然後忽然地就往她身上坐,手有模有樣地學着她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