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入妄懷》[念念入妄懷] - 《念念入妄懷》第4章 被誤會

何念整個人懵了幾秒,同時還感覺一股氣血直往腦袋上沖。

「好疼……你放我下來!」何念的眼角湧出幾滴眼淚,不斷拍打着這個陌生男人。

她的手抓不到任何支撐點,只能胡亂揮着,可箍在她的腰間的手絲毫沒有鬆動的跡象。

「我說別亂動。」男人另一隻手拍在她的小腿上,好似警告。

即使何念不停掙扎着,祁妄腳下的步伐依舊很穩。

大概半分鐘後,男人終於走出了水域,濕漉漉的踩在沙灘上,布朗熊的衣服早已被浸濕大半,不停的滴落着水,在沙灘上留下一條清晰的水痕,片刻後又隱於沙子之中,腳印卻印證了他們經過的痕迹。

何念被他輕輕放在了沙灘上,她坐在沙灘上,大口喘息着,她的四肢發軟,剛想要撐起身子逃離時,卻一眼瞧見那個男人背對着她撿拾起一把刀子。

何念頓時睜大了雙眸,也顧不得什麼別的,雙手撐在沙灘上,站起身後踉踉蹌蹌的跑了起來,嘴裏還喊着救命。

男人高大的身形一頓,轉眸看向那個驚慌失措逃離的女人。

救命?她在喊救命?這哪裡還有半分剛才走進海里一心求死的模樣。

祁妄握着那把刀子,把它放回到袋子里,又撿起那顆西瓜裝了回去,最後拎起了布朗熊的頭套。

女孩的身影消失在這片海灘上,只留下那些東西孤零零的躺在那塊石頭上。

祁妄沉沉的嘆息一聲,攢着眉頭走了過去。

仔細打量了一番,女孩下午被扔出來的那些禮品,以及她的背包都在。

祁妄打開了她的包,從身上費力的拿出手機拍了幾張照片,以免今後會再有什麼物品丟失之類的糾紛。

他想要拉上包鏈的時候,忽然瞧見了一張身份證躺在裏面。

祁妄的動作微頓,驀地升騰起對女孩的好奇心。

他翻開了那張身份證,藉著手機手電筒的燈光看清了身份證上女孩姣好的面容,還有她的名字。

何念。

她叫何念。

心心念念的念。

他的手指似乎在上面多停留了片刻。

祁妄恍然回神,動作利落的拉上了包鏈,將女孩遺落下的東西一併拎了起來。

「妄哥,怎麼了這是,大半夜的您還跑到海裡頭泳了一圈?」

祁妄剛走進店裡,陳括就迎了過來,在看清略顯狼狽的祁妄後,他先是愣了愣,隨後強忍着笑意戲謔着祁妄。

見祁妄沒有說話,陳括更加得寸進尺,「喲,這是跟誰比賽去了?整這老些戰利品回來,來來來,讓我瞧瞧……哎喲妄哥,你打我做什麼……」

陳括皺着一張臉,吃痛的把手收了回去,「妄哥,您倒是說今兒個是怎麼著了?」

還不等祁妄回答,他忽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我知道了,是不是去送溫暖把人家姑娘感動的一塌糊塗,第一次見面不好以身相許,就把這些個東西全給你了。」

祁妄一記冷眼甩了過去,像刀子一樣剜在陳括身上,「再多說一句,我卸你一條胳膊再把你扔出去。」

陳括抖了抖身子,識趣的走開了。

祁妄放置好那些東西,走進更衣室里換下了那身濕掉的布朗熊玩偶套裝。

十五分鐘後,那輛黑色摩托車在住所門口停下,祁妄把車停好之後抬手摘掉了頭盔放在車上,抬腿跨步下了摩托車,順手取下了車把上掛着的東西,打開門之後走了進去。

他放下背包後重新拿起女孩落下的那些東西,大步走出了客廳。

「謝謝兩位警官送我回來,給你們添麻煩了。」

在祁妄的手剛搭在門把上的時候,他隱約聽見門外傳來了這樣一句話。

接着有一個男人說道:「何小姐,這是我們的職責所在,你放心,我們會儘快抓住你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