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三十:從零開始/男人三十:從零開始》[男人三十:從零開始/男人三十:從零開始] - 第2章絕境逢生(2)

只從監獄裏帶回來的提包,他猛然想起,這隻提包是上午丟落在丈母娘家柵欄外面的。

杜鵑和丈母娘坐在沙發上,同時看到他滿身酒氣地進來,但母女倆卻誰都沒搭理他,不約而同地別過臉,不去看他。

肖毅衝著母女倆嘿嘿兩聲,說道:「媽,您來了,杜鵑,你回來怎麼不給我打個電話,害得我在外面流浪了半天。

不容杜鵑回答,丈母娘衝著肖毅說道:「肖毅,你別跟我嬉皮笑臉!我知道,中午我和李嬸的話你都聽見了,索性我就惡人做到底,把話說開。

肖毅從岳母的話里聽出了弦外之音。

杜鵑見此有點急,說道:「媽,還是以後再說吧,他剛出來,現在不合適。

「有什麼不合適的?你傻嗎?鵑鵑我告訴你,你現在最好的選擇就是馬上跟他離婚!」

杜鵑看到母親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樣子,沒敢再吭聲。

肖毅笑了:「媽,你看我剛出來,您也不問問我今後有什麼打算,上來就讓我離婚啊?」

岳母剛要說話,被杜鵑拉在座位上,說道:「肖毅,你說說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肖毅說:「我打算回銀行上班。

岳母一聽,不屑地撇着嘴,滿臉鄙夷地說道:「回銀行上班?你還真敢想啊?誰要你啊,你以為銀行是你們家開的?」

杜鵑沒有理會母親的話,她嚴肅地說道:「肖毅,你給徐守寧打電話的事我知道了,他找我談了話,這是不可能的!」

肖毅搖了搖頭,說道:「當初我跟王輝簽了君子協議,這事徐守寧說得不算。

杜鵑冷笑:「肖毅,你能不能正視現實,徐守寧說的不算,難道你說的算?你是有職業污點的人,就算王輝想讓你回去,總行能答應嗎?別做夢了!」

岳母又從座位上站起來,扯着嗓子尖銳地說道:「我看他是瘋了,算了,我也不聽了。
鵑鵑,你跟着他不會有好日子過的,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你自個要想好!」

說完,就往門口走,經過肖毅跟前的時候,狠狠瞪了肖毅一眼,從鼻孔「哼」了一聲,開門出去了。

岳母走後,杜鵑說:「好了,該說的我都說了,你自己看着辦吧,」說完,她就要進卧室。

當她從肖毅身邊過的時候,肖毅拉住了她的手,說道:「媳婦,對不起,你也知道,當年的事我是扛雷的,讓你跟着我操心了……」

杜鵑皺皺眉,移開自己的手,說道:「肖毅,如果還想在濱海混,就不要再提當年的事了,木已成舟,事還說得清嗎?還有意義說嗎?」

肖毅問道:「你什麼意思?難道你也認為我是罪有應得?」

「你有沒有罪已經不重要了。
」杜鵑搖了搖頭,語氣十分冷漠,說著已經走進了卧室。

聽到杜鵑的話,肖毅內心一陣絕望。

無論別人怎麼說,他的心裏對杜鵑始終是有一絲期待的,但是現在,杜鵑冷漠的語氣讓他明白,她是真的不愛自己了。

他躺在沙發上想着,趁着酒意,慢慢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一大早,睡夢中的肖毅被人搖醒。

他一睜開眼,就看到了王輝熱情地笑道:「肖毅,今天支行開了歡迎大會,大家都等着你回去當信貸部主任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