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薔》[南薔] - 第2章 祁宋似乎和小時候不太一樣

說到程澄和祁宋,那應該從他們的母親說起。

在程澄祁宋未出生時,兩家的父母到中介看房相互遇到,最後又看上了同一層樓的對門。

於是,慢慢的熟悉後才發現更巧的是她們同時懷着身孕。

後來程澄和祁宋先後出生,祁宋先程澄後。

可小時候時,程澄更像是祁宋的姐姐,並不是說程澄會照顧祁宋,而是,總帶着「小哭包」的祁宋到處調皮搗蛋。

比如說,鄰居家放在樓道里的花瓶碎了,肯定是程澄搞得,但程澄也有她自己的說辭「螞蟻在土裡會憋死的,我在幫它。」

又或者說鄰居曬在樓下晾衣架上的白被子,程澄會給它粘滿花,會鄭重其事的說「白色太單調,要多點顏色才好看。」

拿夏嬅芝的口紅在鏡子上塗鴉、把程書培的演講稿疊紙飛機玩…不在少數。

因此夏嬅芝和程書培沒少和鄰里鄰居道歉,也沒少「收拾」程澄。

再後來,程澄和祁宋上了幼稚園,祁宋被迫和程澄還有女生們一起玩過家家,男孩子們,就會騎着小單車在祁宋身邊打轉,嘲笑他和女孩子玩。

「小哭包」的祁宋,聽了就會哭,程澄認真的說到「沒事,和你玩我們女生不丟人」眼裡的真摯不可磨滅,祁宋哭的更凶了。

到小學時,程澄是個小孩頭子,拉着祁宋去「打架」,程澄見對方人太多打不過,拽着祁宋的袖子就跑。

跑出去很遠,程澄想着祁宋什麼時候這麼輕了,回頭一看,程澄把祁宋的袖子拽掉了,程澄滿臉黑線。

剛想轉身去找被落在後面的「小哭包」,身後便傳來哭聲,「嗚嗚嗚,你太欺負小孩兒了,再也不跟你玩了。」

~~~

到中學時,祁宋的成績變得優異起來,達到高中水平的題目,祁宋也會輕鬆解出。

而程澄卻平平無奇。

再後來上了高中,祁宋的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