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道夏》[那年道夏] - 第2章 惡人自有惡報

突然,外面一聲尖叫打破了沉默的氣氛,我顫顫巍巍的爬起來往外走去,這時候父親也跟了出來就看見那兇狠的隊長此刻齜牙咧嘴的正躺在地上哀嚎。

旁邊站的正是跟着我到門口的林叔,他正笑嘻嘻的看我這邊手裡也拿着剛被搶走的那袋麥子,林叔踹了隊長一腳邊自顧自的走了進來把麥子給到我手上,我滿臉的疑問和羨慕,這時候林叔開口了:不請我進去坐坐?我可給你解決了個大麻煩哦!我還沒反應過來後面的父親便連連說著請進滿臉的笑容把林叔迎了進來。

我也不再害怕,跟着就坐在林叔旁邊,給他端了杯水便問他為啥那麼厲害能把隊長瞬間打的齜牙咧嘴,林叔看着我道:你想學嗎?

我驚訝的滿腦子都不知道在想啥了,可思考片刻後才小聲的說道:「想」我轉過頭不敢繼續看他,畢竟我才八歲,他卻愣住了然後大笑起來,神秘莫測的說一句你想學就等你時機到了我就教你。

我沒明白,便繼續追問:時機?什麼時機?或者說是那個時間嘛?面對我的燭光連環炮的追問他很有耐心的告訴我,時機到了會主動聯繫我,我似懂非懂的說一句,「哦」

我還想繼續問他卻已經起身轉頭向門外走去,我走到門口喊道沒事可以去找你聊天嘛?他沒理我,就那樣不緊不慢的走了出去和來時一樣,明明速度不快,卻在可看見的畫面中越來越小直到消失不見。

第二天,天還剛亮還透着些許黑夜,透過窗紗看到外面有亮光忽閃忽閃的,便驚覺不對,立馬起床查看才發現外面有兩個火把一樣的光在外面晃,我大着膽子打開門慢慢的靠近發現那光越來越遠,模模糊糊的看到地下躺着黑乎乎的東西,走近一看才發現是個人嚇的我大叫的跑回了屋裡,父親也從房裡出來因為附近鄰居都還有一段距離所以只有父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