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郎歸》[慕郎歸] - 第008章 查到迷陀的線索了

姜元兒奉魏千珩之命,徹查整個王府,三天過去,卻沒有搜到那晚出現在魏千珩屋內的合歡香與迷陀。

第三日晚膳時分,姜元兒向魏千珩稟告時,怯怯的為自己開脫道: ”殿下,會不會那晚的女人……已經離開王府了? ”

白夜也有這樣的懷疑,不然不會一絲線索都找不到。

魏千珩卻語氣堅定道: ”不,她肯定還在。 ”

之前,魏千珩一度懷疑那晚的女人是在玩弄自己,但這兩日他細細回想,覺得此事並非玩弄那麼簡單。

放眼整個大魏,還沒有那個女人膽敢如此對他。

所以,那晚的女人,冒着殺頭之險接近他,必定另有其他目的。

想到這裡,他冷峻的面容越發陰沉,姜元兒心一顫,軟身跪到他腳邊,扯着他的袍角惶然小心道: ”妾身辜負殿下的一片信任,沒能為殿下開愁解憂,慚愧難當,所以特意令小廚房備下殿下喜歡的酒菜,當是妾身對殿下的賠罪…… ”

姜元兒選着晚膳點過來,卻是以請罪為由,以退為進的將魏千珩拉到她的木錦院去,然後再順理成章的留着他宿在木錦院。

魏千珩如何不明白她的小心思,本不想搭理她,但一想到這幾日睡不安寢,就隨她去了木錦院。

原來,經過那晚的事後,再回到卧房,魏千珩總是忍不住生出異樣的情愫來。

明明床上的枕巾被褥都換過新的,房間也開窗透過氣了,可他鼻間總是縈繞着淡淡的藥草味,彷彿那幾根頭髮還在,那晚的事也越發清晰的往腦子裡鑽。

他想換個地方透透氣。

他又想,自己忘記不了那晚的事,或許是因為久未踏入後宅,身體產生了渴望。

讓身體舒解了,就不會記着那晚的事了。

可到了木錦院,看着泡過香湯、裹着半透明紗衣沖自己嫵媚嬌笑的姜元兒,他卻一點興緻都沒有。

甚至有些掃興。

姜元兒身着半透明的輕紗小衣,像蔓蛇一樣纏着魏千珩的身子,手指不着痕迹就勾開了他的腰帶,堪堪滑進去撫上他緊實的胸脯時,就被魏千珩一把抓住,連着她整個人掀丟到一旁。

他起身整理衣裳,冷冷丟下一句 ”本王還有要事處理 ”,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木錦院。

姜元兒使出渾身解數伺候着魏千珩,最後卻眼睜睜的看着他離開,不由呆在當場,一口氣憋得胸口快炸開了。

她將氣撒在進屋收拾的丫鬟身上,又打又罵,凃嬤嬤連忙攔下她,心痛道: ”奴婢知道夫人受了委屈,可殿下今日進了咱們的院子,此時不知道多雙眼睛盯着,若是夫人此時鬧出動靜,只會讓其他院的人看了笑話,夫人千萬要沉住氣。 ”

姜元兒聽進了凃嬤嬤的勸,沒有再發脾氣,可心裏的那口氣還是憋得慌,紅着眼睛道: ”我苦習房中之術又有何用,還不如那合歡散頂用。 ”

凃嬤嬤擰眉道: ”奴婢瞧着,自那晚之事後,殿下有些反常,或許殿下心裏留存着那晚的陰影,滅了興頭,這才驟然離開的,主子不用灰心。 ”

姜元兒聽明白了她話里的意思,若有所思道: ”嬤嬤的意思是,只有找出那晚之人,解了殿下心裏的結,才能讓殿下恢復如常? ”

凃嬤嬤瞭然一笑: ”不論是為了殿下,還是為了王府安寧,那晚之人都必須找出來。若夫人能替殿下找出此人,想必下月的玉川行宮之行,陪侍殿下身邊的人,就是夫人您了。 ”

眸光驟然一亮,姜元兒激動道: ”與殿下獨處的機會我必定不會放過–我一定會找出那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