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英豪》[末世英豪] - 第002章 芳蹤再現

有人說直面死亡可以改變一個人,當然也有一些死不悔改的,但是當真正的死亡近在咫尺,死神鐮刀的冰冷已經已經刺痛你脖子上那流動着滾燙血液的大動脈時你是否會想起自己一生做過些什麼?

童毅就是如此,在即將成為那奇怪野獸的盤中餐時,他發現自己什麼都沒做過,什麼自己努力過,自己做不了都只是他自暴自棄的借口,悔之晚矣這句話真的是發人深省,此刻卻像一把尖刀狠狠的挖苦這他。

上天似乎並沒有將這個後悔到極致的可憐人收走,他不甘的淚水滴在了手心,滴到了他鐘愛的卡片上,滴進了某個人的心裏。

”花飛花落葬紅顏,來年紅花遍地香。 ”

一道悠揚的樂聲傳來,童毅的手心一熱,一道流光衝上天際,漫天花雨飄落,香風陣陣,說時遲那時快,只是一眨眼功夫天地為之變色,幽暗的森林突然生機盎然,蟲鳴鳥舒,而童毅等待的不甘的後悔的死神卻沒有降臨,想像中被撕扯成一片片的場景也沒有到來,驚疑中的他偷偷的睜開了一隻眼睛瞄了一下,一片溫暖的紅色映入眼帘。

不知道是驚嚇還是自己還未死的驚喜,童毅不敢再次睜開眼睛,然後回應他的卻是一聲輕輕的呼喚: ”公子,已經沒事了,請睜開眼睛。 ”

童毅如奉聖旨般情不自禁的睜開雙眼,懦懦的道了句: ”是夢還是真? ”

此時的童毅如沐花海,到處是暖暖的粉紅色,一身段窈窕如魔鬼般的女子身着輕紗立於花海中遙望天空,而那隻險些要了他命的野獸此時卻靜靜的匍匐在美女腳下,眼神中充滿着溫和。

”公子,奴家也不知道是夢還是真,奴家只記得呂將軍戰死之後奴家不從曹操便被賜死,為何如今卻又活過來了。 ”

美女輕盈的轉身過來,卻看見童毅的瞳孔不斷的放大,只聽見他含糊不清的說道: ”你。你是貂蟬? ”

”正是奴家,公子認識賤奴? ”

童毅背靠着大樹用力的掐了自己大腿幾下,終於在痛的恨自己為什麼那麼用力之後問道: ”那我在這森林第一次遇到你是真的? ”

貂蟬只是點了點頭再度抬頭望天,口中喃喃道: ”上天再度給予秀兒生命可是有何大任。 ”

童毅的思緒萬千,從莫名其妙到這片森林到險些命喪獸口,再到燃起生命火花,最後再看到自己卡片上的貂蟬變成真人,一切的一切似乎要使他的大腦就此短路,但是既然活下來了,就要努力做個人,很多人說愛與恨只是一線之隔,其實通與不通也只是一尺之遙,想通了就萬事皆通,想不通就永遠混沌。

”額,貂。蟬小姐,你能告訴我這是哪嗎? ”

貂蟬微微的皺了下眉頭,媚態眾生的表情瞬間使得童毅僵直,童毅只聽見她說是童毅被混混痛揍時幾滴鮮血喚醒了她,然後她在卡片中隨着童毅莫名的到了這片森林。

良久,直到童毅的肚子再度咕咕叫起時,童毅才回過神來,心道:莫說呂布與董卓被貂蟬迷惑,就是他倆換成自己明知道結果也會依然中招,美人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嘛,此時的童毅倒有點嫉妒董卓與呂布了,什麼運氣嘛。

”公子可是飢餓了? ”

”有點,額,貂。蟬小姐你別叫我公子了,我這種人叫小子還差不多,我叫童毅,多多指教。 ”

童毅裝做很紳士的伸出手去欲和對方握個手,換來的卻是貂蟬臉上的一片嫣紅。

”怎麼了? ”

伸出手良久沒有得到回應的童毅很白痴的問了句,貂蟬羞羞的回答道: ”奴家雖然寄居於公子手中之物,但是畢竟男女授受不親。 ”

我們的童毅同志終於反應過來,在三國男女那能剛認識就握手的,這是時代的代溝,悻悻的撓了撓頭,為了打破尷尬,也為了解開心中的疑惑,童毅問道: ”對了,貂蟬小姐,你是怎麼制服這隻像獅子又長着角的東西? ”

聽到童毅的提問貂蟬回頭看了看匍匐在她腳下流着口水的野獸,很自然的駑了駑嘴說道: ”奴家也不甚清楚,只是當時情況危急,奴家一心想救公子。 ”

聽到一半的童毅出手喊了句停,說道: ”貂蟬小姐,你知道嗎,我很喜歡收集你的卡片,哦,就是我手中之物,我佩服你,你所做的事被稱為女俠也不為過,所以你不要再稱呼我為公子,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