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英豪》[末世英豪] - 第010章 鷹隊考核

挫折磨礪人生,經歷譜寫傳奇。

雨一直下,帶着酸澀的雨水似乎在洗滌着眾人的神傷,另外兩個魔人已被,所有守護軍和戰鬥隊的人都在看着幻日的遺體行默哀禮,童毅是最愧疚的,但是他的傷心和幻月相比又顯得有些膚淺,他是失去了一個朋友,失去了一份信任,但是幻月失去的卻是一個亦父亦兄的血親,她沒有哭泣,也許她不敢哭泣,她只是靜靜的跪坐在幻日的遺體前和他訴說著他們的過往,就像幻日還活着一般,只是幻日再也不會回應她了。

。 ”啊! ”

半夜裡童毅驚醒,自從幻日犧牲後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個夜晚,他總是在半夜裡醒來,在半夜裡被當日的最後一幕嚇醒。月光帶着清冷,蟬叫聲似乎也帶着哀傷,這個少了幻日的家平添了一份冷清,幻月如過往般煉體執勤戰鬥,在她疲倦的臉上似乎是看不到哀傷,但是童毅知道,她的心每日每夜都在流淚,都在思念着她的大哥。

輕輕的打開房門,童毅走出了幻月的家,如半夜的遊魂一樣走過大街,走過小巷,不知不覺的走到了安吉麗娜的烈士園。

月光給這個充滿英雄氣息的墓園添加了幾息平靜,童毅抬頭望了望,月圓人缺,悲傷又再度蔓延,但是一個嬌弱的身影此時吸引了他的目光。

童毅緩緩的給她套上他自己的大衣,靜靜的陪她蹲在墓碑前。

”童毅,你怎麼來了? ”

那個嬌弱的身影無疑就是幻月,這個丫頭在人前裝作堅強,但是在每個無人的夜晚她總是會來幻日的墳前訴說著她一天的經歷。

想起幻月的孤單柔弱的背影,童毅深深的感到愧疚,本來躺在這冰冷潮濕的土堆里的應該是他自己,然而幻日替代了他,而他只顧着自責,卻完全沒有想起幻日臨死前的囑託。

”對不起幻月,你可以怪我,可以打我,罵我,即便你要我為幻日抵命,我都不會怪你,因為我幻日才。 ”哽咽的聲音充滿了對幻月的歉意,然而幻月卻強笑着搖了搖童毅的肩膀: ”你別傻了,有戰鬥就會有死亡,哥哥是自願替你擋下魔人的攻擊,沒有人會怪你,我也不會,怪只怪我自己,為什麼那天不多跟大哥說幾句話,為什麼那天我沒有在他身邊,哪怕是多看他一眼。 ”

童毅輕輕的摟住幻月柔軟的雙肩, ”哭吧,哭出來吧,幻日走了,可我還活着,我答應你,以後我就是你的大哥,我會代替幻日好好的照顧你,在他的墳前我對着月亮發誓! ”

幻月的雙肩慢慢的抽動,哽咽,嚎啕大哭,淚水沾**童毅整個胸膛,淚水是傷痛是發泄,也是治療。在幻月的哭泣聲中,童毅漸漸懂得了向前看,也許有一天他也會躺在這個地方,但是只要是做了該做的事,即使今天難過,明天會好起來的。

。當陽光再次灑進窗檯,童毅掀開了被子,在度過了幻日離去那黯然神傷的一段日子後,童毅再次振作了起來,幻月也不再默默哭泣。今天是他申請加入羽飛戰鬥隊也就是鷹隊的日子,考核即將來臨,做為一個以 ”魔人 ”身份申請加入人類戰鬥隊的首例,童毅相信他將面對的是最嚴苛的審核。

鷹小隊的總部在安吉麗娜市的西上角,作為這座大城的4大戰鬥小隊之一,他的總部建築高大宏偉,守衛也是森嚴異常。

來到總部大門口的童毅看見的是兩個看上去像山一般的男子拿着兩柄長槍矗立在大門的兩邊。

”請幫忙去通報一聲,就說我童毅來了。 ”

兩人中的一人迅速向總部裏面跑去,童毅的黑髮黑瞳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了,現在安吉麗娜的人都知道有個幫助人類的魔人在安吉麗娜生活。

等待了大約一刻,一道成熟卻帶着幾分魅惑的女聲從大門內傳了傳來,緊接着銀姬那成熟妖艷的軀體出現在童毅的眼前: ”喲,魔人小弟弟來了,進來進來,姐姐帶你進去。 ”

童毅無奈的搖頭苦笑, ”銀姬小姐,請不要叫我魔人,我有名字的。 ”

銀姬根本沒理會童毅的抗議,一把把童毅拽了進去,嬌笑着說道: ”這樣親切一點嘛,不是嗎? ”

童毅隨着銀姬走進了大堂,奇異的是大堂沒有任何擺設,空空如也。 ”為什麼這看上去富麗堂皇的大廳沒有任何擺設? ”

銀姬駑了駑嘴說道: ”這你就要去問那個沒品的羽飛了。 ”

童毅好奇過後也不做他想,隨着銀姬來到了第一間測試房。

”這間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