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我到底是個什麼玩意?》[末世:我到底是個什麼玩意?] - 第7章 喪屍不咬我?

「咔嚓」

鐵門打開,許六抬腿走了出去。

「砰」

剛走出倉庫,身後的鐵門立刻就被人給鎖了起來。

聽見那急促的鎖門聲,許六內心冷笑,不再理會他們,抬眼看向遠處。

十幾米遠處,一個個面目醜陋的喪屍正蹣跚着朝自己的方向走了過來。

經過了一天的時間,這些喪屍的外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原本發白的皮膚變成了黑紫色,並且出現了腐爛的趨勢。

灰白的眼珠空洞而又可怕,黑色的牙齒似乎因為某種變異變得尖銳。

墨綠色的液體滴滴答答從口腔里滴在水泥地上,噁心的讓許六想要乾嘔。

「老子也算是兩世為人了,加起來也差不多是一個人的一輩子,倒也不算虧!」

看着三十多隻逐漸向包圍過來的喪屍,許六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

「既然今天要死,那就拉幾個喪屍墊背吧!」

握緊手中那把生鏽的消防斧,許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朝着最近的一隻喪屍就沖了過去。

「呼」

沉重的消防斧在空中發出一聲微弱的嘯音,緊接着一下子便砸在了那頭喪屍的腦袋上。

「噗嗤」

粘稠的墨綠色液體瞬間就從那隻喪屍的腦門上噴了出來,濺了許六一臉。

一股刺鼻的惡臭瞬間鑽入許六的鼻孔,嗆的他連連乾嘔。

這腥臭的味道比老城區下水道里的氣味還要讓人崩潰,許六差點臭暈過去。

這是他第一次殺喪屍,太特么的也太噁心了。

消防斧太鈍,只砍進了喪屍腦袋一寸左右。

可即便如此,強大的動能也將那頭喪屍給砸的差點倒地。

許六強忍着噁心一腳踹向喪屍的胸口,雙手一用力,將消防斧從它腦袋上拔了出來,

然後迎面對着他的腿關節就是一腳。

只聽「咔嚓」一聲,那喪屍一陣嘶吼,四肢不穩就栽倒在地上。

許六立刻上前一步,舉起手中的消防斧對着它的腦袋就是一通猛砸。

直到將它的腦袋砸的稀巴爛,那喪屍才失去了動靜。

「砍腦袋果然有用。」

皺着眉頭擦了擦臉上粘稠的喪屍血液,許六身體往下一蹲,揮着斧頭直接砸斷另一隻喪屍的腿。

看着那隻喪屍失去平衡在地上不斷用手爬行的樣子,許六忽然一愣。

他察覺出了一絲不對勁。

「這些喪屍怎麼會這麼弱?怎麼一點攻擊性都沒有?」

仔細看了一眼腳下的喪屍,發現它好像根本就不想搭理自己,只是用手扒着水泥地胡亂的在地上爬着。

許六覺得有些奇怪,舉起斧頭對着它的後背劈了下去。

隨後又濺起一片噁心的綠血。

那隻喪屍依舊不為所動,朝着之前的方向繼續爬着。

許六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抬眼看了一下周圍。

那些包圍過來的喪屍雖然都在向自己靠近,但它們走的方向似乎有些偏。

好像是衝著倉庫的鐵門去的?

為了驗證自己猜測,許六左右換了幾個位置,

最終發現這些喪屍的方向並沒有絲毫改變。

一個令他不敢置信的答案慢慢浮上心頭。

激動!

欣喜!

興奮!

許六原本心存死志的心臟開始急促的跳動起來。

他回想起災難剛剛爆發時的情形,似乎自己從來沒有被喪屍主動攻擊過!

無論是麵包車事故的時候,還是在小區門口的時候,以及自己跑向倉庫的時候!

為了再次驗證自己的猜想,許六拿着消防斧橫在身前,小心翼翼的靠近一隻正在蹣跚的喪屍。

只見那隻喪屍居然對自己視而不見,晃晃悠悠的從自己的身旁經過,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許六笑了,他激動的想要咆哮出聲。

但為了不發出聲音,他最終還是忍住了。

沒有喪屍的威脅,自己想去哪就去哪,根本不用擔心找不到物資。

想到這,他回首看向倉庫的方向,眼神中閃過一絲狠戾。

彷彿是為了宣洩心中的暢快,又或是發泄心中的不滿。

許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