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我到底是個什麼玩意?》[末世:我到底是個什麼玩意?] - 第5章 倉庫衝突(二)

「砰,砰,砰」

倉庫的鐵門上突然傳來了一陣沉悶的敲門聲,

其中還夾雜着讓人頭皮發麻的低吼聲。

聽到聲音的眾人一個個被嚇得面色慘白,

紛紛捂住嘴巴拚命的往後退,後背緊靠着最里側的牆壁不敢亂動。

有的人則蜷縮着身體蹲在牆角瑟瑟發抖,

與剛剛那副囂張的模樣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許六心中冷笑,

現在他只感覺自己王麻子中牛痘,太后悔救他們了。

回頭看向那個漂亮女人,見她也背靠着牆,不顧形象的坐在水泥地上。

她雙手緊緊的環抱着大腿,臉色慘白一言不發,顯然也很害怕。

昏暗的倉庫很安靜,沒有任何人說話,

唯一能聽到的只有門外刺耳的嘶吼和砰砰的敲門聲。

倉庫的鐵門很結實,許六可以肯定外面的喪屍短時間內進不來。

然而半個小時過去,門外的吼聲卻越來越大,敲門聲也越來越頻繁。

許六猜測,肯定是敲門聲將周圍的喪屍都引來了。

聽聲音,沒有五十、也有三十。

回想起單元門門口,大量喪屍群「守門」的畫面,

此刻的情形似乎也相差無幾。

倉庫內,所有人的眼睛全都死死的盯着那扇黑色的鐵門,

目光中充滿了驚駭、恐懼、絕望、希望的各色的情緒。

許六雖然也害怕,但好歹曾經死過一回,兩世為人的他心理素質要強不少。

大約過了幾個小時,門外的敲門聲開始變小,最後慢慢沒了聲音。

許六膽子大,悄悄的靠近門邊,然後俯下身子貼在了地面上。

倉庫的鐵門不是防盜門,雖然結實,但門縫比較大。

鐵門底部與地面有一個小拇指寬的縫隙。

許六貼着門縫向外看去,

就看見密密麻麻幾十雙腳,在距離鐵門不到四五米的位置徐徐的蹣跚着。

許六倒吸了一口涼氣,悄悄遠離鐵門找了面牆靠坐了下來。

見外面沒了聲音,不少人開始小聲議論起來。

其中有幾個人卻蹲在牆角輕聲抽泣,嘴裏念叨着一些人的名字。

之前為了逃命他們精神都比較緊繃,情緒一直壓抑着。

現在喪屍走了,想起自己的親人被喪屍撕碎的畫面,情緒開始失控。

許六這一世沒親人,養母也在幾年前去世了,所以對他來說倒是沒什麼感覺。

「我叫白珊珊,謝謝你剛才救了我!」

一道清脆動聽的女聲傳入許六的耳中。

許六抬頭,發現是之前自己救的那個漂亮女人。

她不知什麼時候來到自己的身邊,在自己身旁邊不遠處坐了下來。

「我叫許六。倒是要謝謝你剛剛願意替我說話!」

許六這話說的也是非常真誠。

白珊珊作為一個女人,為了自己跟一群人據理力爭,這份勇氣就是比男人也不遑多讓。

不過,冒着必死的危險去救陌生人的命,這太愚蠢!

如果是他,沒有過命的交情,沒有深厚的血緣關係,

他絕對不會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救陌生人!

「沒什麼,本來就是他們不對,我只是看不下去,算不上幫你」

「嗯。」

許六隻是嗯了一聲並沒有繼續和她聊下去的意思。

白珊珊雖然是個美女,但現在他可沒心思和美女聊天。

此刻他皺着眉頭,滿腦子都想着接下來該怎麼辦。

見許六不願多聊,白珊珊也識趣的沒有再開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矛盾和問題開始出現,眾人情緒變得越來越焦躁起來。

最開始是生理問題,很多人都憋不住開始紛紛在倉庫的角落裡就地解決。

在恐懼和身體機能的逼迫之下,禮義廉恥早就被拋到腦後。

屋子裡開始蔓延着濃烈的屎尿味。

時間再次推移,整整二十四個小時之後,

食物和飲用水的問題終於讓人們的忍耐力達到極限,恐慌的情緒開始滋生和蔓延。

「我受不了了,我要出去,繼續呆在這我們全都會死的!」。

一個禿頭的中年男人情緒崩潰的吼了出來,他面色發黃,嘴唇乾裂。

顯然,沒有食物和水的補充,他的身體快要到極限。

中年男人的聲音就像點燃了導火索,周圍立刻開始變得嘈雜了起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