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我到底是個什麼玩意?》[末世:我到底是個什麼玩意?] - 第1章 異夢

眼皮很沉,像懸着重鉛。

無論如何想要擺脫這詭異的困意,許六卻始終無法睜開雙眼。

周圍的空氣很陰冷,只感覺自己彷彿躺在了一塊鐵板之上。

堅硬冰冷的觸感讓身體不自覺開始微微地顫抖,這讓他勉強保持着清醒。

屋頂白色的燈光非常亮,穿過薄薄的眼皮刺入瞳孔,依稀能感受到眼前似乎有幾個人正圍着自己做着什麼。

「藍星紀906年,6月25日20點48分,六號實驗體開始第七十二次實驗,各項指數正常」

一道乾澀沙啞聲音傳入了耳中,很冷也很平靜,不帶有一絲情感。

「6月25日20點49分,實驗開始」

話音剛落,只覺得自己的嘴巴似乎被什麼東西給罩住。

緊接着有一股腥臭的味道猛然鑽入自己的鼻子與口腔中,瞬間便將肺給填滿。

想咳嗽,但卻沒有絲毫力氣,強烈的窒息感讓他立刻暈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許六發現自己竟身處一片深邃的黑暗之中。

無論他在其中怎麼奔跑、朝着任何方向行走,都無法走出這片黑暗。

即便是他想要呼喊,口中也發不出一絲一毫的聲音。

就在這時,黑暗中忽然亮起了一個光點。

這個光點詭異的散發著鮮血般的紅光。

似乎是被這光點吸引,身體竟不受控制的向那個紅色的光點慢慢靠近。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那光點越來越大。

最後,一個一人高的巨大圓形光團出現在了面前。

光團內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呼喚着他。

沒有任何遲疑,許六一腳邁進了那個紅色光團之內。

進入光團內,入眼是一片血紅的天地。

天空涌動着無數血紅色的能量氣團。

它們互相撕扯、分散、匯聚,形成一個個大小不一的能量風暴。

這些能量風暴不斷地交錯碰撞,

破碎成細小的能量粉塵飄落而下,變成了一片紅色大地。

偶爾有巨大的風暴吹向大地,將大地撕裂出無數裂縫。

然後從裂縫中捲起大片發著紅光的能量液體。

它們灑落在空中形成密集的紅色光雨。

沐浴在光雨之內,許六隻感覺渾身一暖,

一股磅礴如海嘯般的能量從體內瘋狂湧出,暢快的想讓他大聲咆哮。

一股嗜血的戰鬥渴望從體內湧出。

悶哼一聲,對着那片紅色的天地猛然打出一拳。

「轟」

一聲巨響過後,地面和天空陡然間如鏡子一般盡數碎裂。

空間開始扭曲,天地的碎片交纏融化在一起形一顆巨大紅色的星辰。

許六在虛空中的身體一滯,突然感覺自己似乎被什麼所牽引,

身體如同炮彈一般射出,向那顆紅色星辰快速墜去。

只覺得眼前一花,許六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了一片遼闊的大地之上。

與之前的混亂狂暴的世界不同,這片世界天地分明,生機盎然。

紅色的晴空有恆星高照,溫暖如春,

地面有不知名的植物盤根錯節,茂密繁盛。

不過最讓他驚訝的是,一座座百米的紅岩高塔如同繁星矗立在這片大地之上,

其上有無數道目光齊刷刷的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看來。

那目光中帶着鮮紅如赤日一般的光芒!

就在這時,這天地忽然為之一滯,

彷彿按下了時間的暫停鍵,整片天地逐漸變成了灰白之色,

穹頂之上開始出現密密麻麻出現如同蜘蛛網一般的裂紋。

看着天空的異像,許六的腦海「嗡」的一聲巨響,

感覺像是被一柄巨錘砸中,巨大的撕裂感瞬間攪碎了他的意識,開始吞噬他的精神。

痛!

撕心裂肺的痛!

身體的每一寸肌膚就好像被萬千螞蟻啃噬,

血液里好像有無數細小的刀片,硬生生的刮著每一根血管。

強烈的痛感不斷刺激着他的神經,讓他接近崩潰的邊緣。

意識處在「夢」與現實的交界,耳邊再次傳來那道乾澀沙啞的聲音。

「六號實驗體細胞突然開始停止分裂並出現衰竭的趨勢,加大「甘」試劑注入量穩定細胞狀態。

一絲如開水般滾燙的熱流從許六的手臂蔓延到心臟,

跳動的心臟再將這股熱流驅趕至四肢百骸。

「夢」里的時間時間再次開始轉動,腳下的地面升騰起無數細密如髮絲的紅色能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