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失蹤,男友背叛,我變強了》[媽媽失蹤,男友背叛,我變強了] - 第6章 第6章

琅琅冷冷地瞥了胖子一眼,眼底沒有一點溫度與波瀾,低沉的嗓音里聽不出任何的情緒:「是嘛?那敢不敢用言真魔法驗真假。」

言真魔法可以用來判斷實驗對象有沒有說謊,如果說謊,頭頂會變黑。沒有說謊的話,頭頂沒有變化,對施法者要求高。

胖子聽到這句話像是被踩着尾巴的貓一樣,語氣也激動起來了:「你說驗就驗啊,你當你是誰?」

琅琅居高臨下,語氣裡帶着淡淡的嘲諷:「那麼激動幹嘛?是不是被說中了?」

胖子呼吸也很急促,眼睛瞪的圓圓的,像兩個小皮球,直直的盯着琅琅。面紅耳赤地辯解:「搞笑,我好端端的排隊,被人誣陷三次,現在還要自證自己有沒有說謊,是不是不生氣就把別人當作是病貓啊?」

梅梨扯了扯琅琅的袖子,聲音細若蚊蠅:「我願意。」看琅琅有點疑惑的看着她,深吸一口氣,聲音也大了一點:「驗我的話是不是真的,要是我是真的就說明他說謊了。」

那胖子死死的盯着梅梨,目光尖銳鋒利,眼神惡毒:「誰不都知道,這個魔法說真話是沒有反應的,誰知道你們是不是聯合起來演戲誣陷我,你說你一個女人心思怎麼那麼歹毒。是不是自己實力不行,想出這種下三濫的方子淘汰對手。」

胖子說完梅梨之後,又轉頭對着周圍不明所以的群眾,義正言辭地說:「多虧她遇到的是我,要是遇到別人,指不定遭了她的道了。」

梅梨被他顛倒是非地話氣的目眥欲裂,說不出話來,胖子看着低着頭的梅梨,身體微微顫抖,以為她哭了,又開口嘲諷:「你把心思學習上不好,專門搞這些下三濫,怪不得學習不好。」

保安隊長從休息室出來,在保安亭沒有看到王保安,排隊那裡也是圍在一堆人不知道在幹嘛,他去維持秩序,發現了王保安在那裡站着。

他過去想問一下王保安發生什麼事情,卻看到一個有點眼熟地面孔。表情不再嚴肅,看起來還有點諂媚。

保安隊長看到被氣到胸口上下起伏地琅琅,態度親切地說:「琅老師,出了什麼事,怎麼那麼生氣,說出來我幫你出頭。」

琅琅微微一皺眉,目色極其涼薄的瞥保安隊長一眼,聲音更是冷冽的不帶一絲感情:「原來你們保安部是這樣處理事情的呀。」

保安隊長不明所以,回想了一下,自己沒有得罪過她,看到在一旁的王保安,保安隊長去問了發生什麼事情,

王保安磕磕巴巴地把事情經過告訴了保安隊長,保安隊長知道事情之後,覺得不是什麼大事情,他假裝生氣,剜了王保安一眼,聲音嚴厲:「你就這麼辦事的?回去等領罰吧。」

對着琅琅,轉眼就換上另外一副嘴臉,滿臉堆笑,神態謙卑:「這不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琅老師,你別生氣了,我這就給你處理好這事。」

琅琅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地笑話,不屑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