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真酒被攻略的可能性》[論真酒被攻略的可能性] - 第3章 生活處處充滿意外

教練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

去年林今紀參加比賽是因為組織要她去德國執行一個任務,有一位和組織合作的德國官員近幾個月來一直受到威脅恐嚇和騷擾,為此他每天都感到心驚膽戰,堅持了一段時間他終於受不了向組織尋求幫助。

因為他給組織在德國發展提供了不少便利,為組織開拓了新的市場,是組織在海外勢力的一個重要人物,BOSS感覺他特別的好用,為了不失去這顆好用的棋子,就親自下令由組織的執行人琴酒和皇冠威士忌完成這個任務。

由於是BOSS直接下達的任務,接到命令後琴酒當天就訂好機票,第二天就帶着林今紀出發前往德國。

還記得自己被琴酒從床上揪起來的場景,林今紀在心裏冷呵了一聲!

大早上就看見惡人臉朝自己冷笑,颼颼的冒冷氣,這真是一個噩夢。

剛下飛機林今紀一眼就看見了掛在機場的巨型網球比賽宣傳海報,德國是網球強國,世界上著名的網球明星許多都來自德國。

能在德國打比賽是許多網球選手夢寐以求的事,林今紀也不例外。

用嚮往的眼神看了眼海報,現在在執行任務,琴酒和她說這次任務是長期任務,比賽是不可能了,以後有機會再說。

琴酒在前面走,那副海報一眼就看見了,他側頭督了眼林今紀,果不其然見她露出了嚮往的表情。低下頭看了一眼任務,嗤笑了一聲,這麼點事他一周以內就辦完了。

琴酒不愧為組織的勞模,剛落地就馬不停蹄的展開工作,硬生生把一個長期任務縮短到一個星期。

這是一個俗套的事情。

騷擾的人是和組織有合作關係的德國官員的政敵,本來一直在政治和人脈上壓着他一頭,最近和組織合作的德國官員開始發跡,他怕被趕超,所以就想了寄恐嚇信,騷擾的辦法來打擊他的政敵,沒有想到這也為他染上了殺身之禍。

林今紀在那個倒霉蛋家對面的樓頂上開槍射殺的,一槍正中眉心,確認目標死亡,她漠然的收回了視線。

這是她殺的第幾個人?……記不清了,現在的她已經不會產生小時候那種可笑的同情心了。

林今紀面無表情的收起槍,還沒問琴酒接下來的事情,一個信封就直接被遞到了她眼前。

剛站起來,琴酒就塞給她一個信封,林今紀懵了一下,眨了眨眼。

琴酒看她這樣好笑,也不說話,點了根煙後就站的離她遠了點,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打開信封,裏面是一封感謝信,大意就是感謝組織保護了他的安全,為了答謝,會儘力幫助組織開拓海外市場云云……

這不是該給BOSS看嗎,琴酒給我是什麼意思,林今紀在心裏冒出問號。

琴酒發現這個傻小孩一直盯着沒用的紙看半天,絲毫沒注意到信封裏面的東西時,嗤笑了一聲,今紀抬起頭瞪了琴酒一眼。

琴酒也不介意,隨手掐滅香煙,朝她走了過來,腳步踏在水泥地面上發出沉悶的響聲,看起來很有黑道大佬的感覺。

林今紀就站在原地看着他走過來,畢竟是來這個世界見到的第一個人,雖然知道他不是什麼好人,但她也沒有像其他組織成員看見琴酒如老鼠見了貓一般害怕。

早在她5歲的時候,在別的小孩還是無憂無慮玩耍的時候。今紀就被琴酒提溜去訓練了,可以說她的槍法都是琴酒一手教出來了的。雖然剛開始看見他還有點害怕,畢竟他的惡人臉太能唬人了,但發現他並沒有傷害自己,相反對她還不錯時,相處的時間長了,見面的次數一多就不害怕了。

雖然知道他不是好人,但自己這一世好像也不是呀。

這樣說起來的話,琴酒四捨五入也算她師父了,還挺不可思議的呢……

雖然對外的名義是BOSS帶大的今紀,不如說BOSS讓琴酒養大了她。

「什麼時候你這隨便走神的毛病可以改過來?」惡劣的聲音傳來耳畔,今紀才發覺自己剛剛走神了。

這太不應該了,今紀在心底默默懊惱。

琴酒抽走她虛握在手裡的信封把裏面的東西倒了出來,抬手扔給今紀「這是BOSS給你的獎勵,這段時間你就好好的待在這裡,等你比賽完了好回去。」

嗯?比賽,比什麼賽?

今紀疑惑的低下頭看琴酒給她扔過來的東西,竟然是一張網球比賽的申請表,上面都蓋好了印章,赫然是自己的信息。

巨大的驚喜砸中了今紀的腦袋,讓她暈暈乎乎的,下意識的抱緊了手裡的申請表,連看琴酒的眼神都溫和了幾分。

「謝謝陣哥,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爭取比賽的優勝的!」奶呼呼的聲音傳來,琴酒有些不適的微微眯起了眼,卻也默認了這個他看起來有些親密的稱呼。

看着眼前這個表情和動作都充滿喜悅的女孩,抬手摸了摸她的腦袋,俯下身靠近她的耳朵,壓低的嗓音顯得格外有磁性,像是在蠱惑她一般「皇冠,你在組織里是最特別的一個存在,你與組織密不可分,組織給了你一切,你也要報用一切來報答。」

這是在給我洗腦嗎?林今紀微微眯起了眼,聽着琴酒在耳邊落下的聲音,如果自己沒有上一世的記憶,真是在組織里長大的話,聽了琴酒的一番話,會更加對組織依賴吧,甚至為其獻出一切。

可惜了,林今紀燦金色的眼眸里閃過一絲笑意,自己這一世雖然被組織養大,但畢竟不是一個真正的小孩子,在一個違法犯罪組織里不管地位在高始終也是一個罪犯,她不想頂着這個名頭過一輩子,每天都生活在這種環境里。

「我會的,我會用一切來報答組織的。」

今紀默默的在心裏補充了一句,『用我自己的方式,比如在合適的時機叛逃。』

她都想好了,自己在組織里畢竟低調,身份也是最機密的,等攢夠錢,找個合適的時機跑回中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