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反派擺爛的一百零八種方式》[論反派擺爛的一百零八種方式] - 第5章 她還是個孩子(2)

於挖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就在她要伸手去拿的時候,忽然聽到了一個小姑娘的聲音。

「誰把我埋了?算了,繼續睡吧。」

這聲音可把少女嚇得不輕。

她後背驚起一身冷汗。

這個時間點這個地方不應該沒人嗎?

她有些好奇,連忙把東西揣到了儲物袋中,這才小心翼翼的爬上了石頭,往下看。

隨後就看到一個少女只露了一個腦袋在外面。

身上全是土。

這讓她十分震驚。

自己剛剛揚的土全埋她身上了?

而且她剛剛都感覺到自己身上的土了,為什麼還能繼續睡覺?

這是有多大心?

孟歸荑覺得自己的鼻子很癢,想要伸手揉一揉。

卻發現自己抬不起手。

這才想起來,她好像被埋了。

才不情不願的睜開眼睛。

就看到一個紅裙小姑娘手中拿着一根紅色的羽毛在戳自己的鼻子。

「做什麼?」孟歸荑絲毫沒有一點兒意外和害怕。

小姑娘見孟歸荑竟然不怕自己,就更好奇了。

「你見到我不怕?你都被埋在這裡了,怎麼還有心思睡覺?」小姑娘好奇詢問。

雖然她不是故意埋了對方的。

「紅羽幻鳥,雖然只是靈獸,卻能通人言,化人形,喜愛喝酒,聽說太清門學涯峰峰頂埋着百年清露,所以常來偷挖。」孟歸荑瞥了她一眼,說著就又閉上了眼睛。

小姑娘被孟歸荑戳破了身份,心中一驚。

這只是一個練氣八階的小姑娘,竟然能看清她的真身。

難不成她壓制了自己的修為?

其實這不是一個練氣八階的修鍊者,而是一個高深莫測的老仙人。

「既然你知道我的真身,那你肯定不是練氣八階的劍修,你是哪方尊者隱世於此?」紅羽幻鳥倒是不着急,索性坐下和孟歸荑交談。

呼~

回答她的只有風聲。

紅羽幻鳥急了,她又問了一遍。

這次回應她的是綿長均勻的呼吸。

孟歸荑又睡著了。

紅羽幻鳥氣。

她伸手直接把孟歸荑從土裡揪了出來。

「別睡了!」這一聲,驚天動地,震得洪福仙山百鳥紛飛,百獸齊鳴。

刷刷刷。

被紅羽幻鳥提着的孟歸荑沒醒,她倒是被太清門強者圍了個圓。

「紅羽幻鳥!」有人驚呼。

能一眼看清楚她真身的,修為怎麼也在元嬰期之上。

完了。

這下來了七八個。

她打不過。

淮山也在其中。

當他看到紅羽幻鳥手中提着的人是自己的徒弟時,立馬驚了。

「紅羽幻鳥,你到訪我太清門所為何事?你不要傷了那孩子。」淮山出聲。

此時自己的徒弟在她手上,雖然呼吸均勻,估計已經暈過去了。

紅羽幻鳥聽到淮山的話,這才低頭看向了自己手中的孟歸荑。

她還是個孩子?

一摸骨齡,才十三歲。

她竟然被一個孩子看穿了真身。

紅羽幻鳥雖然只是靈獸品階,能通人言化人形,這世間數量稀少。

所以看到紅羽幻鳥,這隻要是元嬰以上的修士,都想要契約。

包括紅羽幻鳥自己也知道。

要是她被抓了,那麼就要和這些臭男人其中一人契約了。

既然如此。

那不如自己主動契約。

想到這裡,紅羽幻鳥腳下忽然亮起一個紅色的大陣。

紅光瞬間包裹了一鳥一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