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反派擺爛的一百零八種方式》[論反派擺爛的一百零八種方式] - 第4章 你們聽誰瞎說的?(2)

「你醒了?」林悅詢問。

「嗯,在學修堂門口就醒了。」孟歸荑老實回答。

林悅:?

「但是你扛着我,我不用走路,還挺舒服,就沒出聲。」孟歸荑看出了林悅想說什麼,就出聲解釋。

現在能讓孟歸荑說出這麼一長串話解釋的人,也就只有林悅這樣的人了。

林悅真是氣的半死,想要捶人。

可是看着孟歸荑那張笑眯眯的小臉,她也無奈的笑了。

算了,只要看着她沒事,以後就算上學散學都抗她又如何?

「孟師妹,聽說你今日帶回來了一個外門弟子,還問他來不來內門是不是?」有人湊過來八卦。

林悅聽到這話,就兇巴巴的道:「說什麼呢,那弟子受了傷,才與我們同路的,誰問他來不來內門了,你們聽誰瞎說的?」

「林悅師姐,當時好多外門弟子都看到了,就是孟師妹問的,問那人願不願意來內門的。」那人被林悅的氣勢嚇了一跳,不過還是梗着脖子道。

畢竟這又不是假話。

那些內門弟子就算有十個膽子,也不敢騙他們這些內門弟子不是。

「歸荑,真的假的?你說句話。」林悅見他們說的有鼻子有眼的,只能問孟歸荑。

「嗯,是真的,我問了,他不來。」孟歸荑雙手杵着下巴,聲音越來越小,語氣越拖越長。

隨着咚的一聲,孟歸荑又趴在書桌上睡著了。

林悅:…..

圍觀的弟子:…..

「林師姐,孟師妹這是怎麼了?要不要找個藥師過來看看?」有女弟子小聲的建議。

雖然孟師妹平時確實高高在上,也不愛搭理別人、

但只要是修鍊上的問題,孟師妹也會認真回答的。

「沒事,隨她吧,昨夜沒睡好。」林悅隨便找了一個借口。

隨着鐘聲響起,眾人紛紛作鳥獸狀散開。

今日的是劍術理論課。

教他們的導師是一位金丹期的劍士,雖然看上去才二十多歲,實際上他骨齡已經三百多歲了。

到了金丹期,完全辟穀,容顏永駐。

所以說只要是修真界,自然是不能靠外表來判斷年紀。

元駒導師瞧見在場三十人,無一缺席,表情好了不少。

於是就展開手中的玉簡,一行行金色的文字就浮現在空中。

「今日講何為劍骨。」元駒說著,眼神一瞥,就看到趴在桌上睡的香甜的孟歸荑。

林悅就在孟歸荑後面,她看到元駒眼神掃來,心中打鼓。

完了完了,元駒導師最不喜歡別人不尊重他的課堂。

如今歸荑卻當著他的面呼呼大睡,成何體統。

她伸手戳了戳孟歸荑。

對方沒反應。

再戳。

還是沒反應。

「孟歸荑。」元駒出聲,聲音裡帶了靈力,直衝孟歸荑的神識。

讓腦仁如被敲了一下。

她皺着眉醒過來,就對上了元駒那雙憤怒的眼睛。

「早啊!」孟歸荑歪頭笑。

林悅:….

所有學子:….

「既然醒了,那就來說說,何為劍骨?」元駒看着孟歸荑那笑眯眯的樣子,冷哼一聲。

若不是念在她平時刻苦,今日就不是喊她一聲這麼簡單了。

「劍骨乃是劍修最重要的東西,於後脊椎第七節椎骨內,那是本命劍收斂之處,劍骨越強,那麼本命劍發揮的能力就越強,築基之後,就可以修鍊劍骨。」

孟歸荑出聲回答。

這種劍修人人都知道的事情,就不用問她了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