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反派擺爛的一百零八種方式》[論反派擺爛的一百零八種方式] - 第4章 你們聽誰瞎說的?

「林悅師姐,麻煩你幫我跑一趟,讓執修堂的人給我做個新牌匾。」孟歸荑放下筆,就把那張紙塞林悅的懷裡。

也不管上面的墨汁還有沒有干。

要不是林悅反應快,上面的墨汁就要染在自己的身上了。

等她想問孟歸荑是不是認真的時候,這丫的已經朝着卧房去了。

一天天的,就知道睡。

也不打坐修鍊了。

——

執修堂的人動作很迅速。

不到半個時辰,這新的牌匾就做好了。

只是他們看到楓禾院的牌匾不見了,就有些疑惑。

「林悅師妹,真的要把這個掛上去嗎?歸荑師妹不會生氣嗎?」執修堂一位師兄猶猶豫豫不敢掛上去。

「廢話什麼,快掛!」林悅想踹他一腳。

等睡院二字掛好,林悅竟然鬼使神差的覺得這兩個字還挺好看。

與這院子倒也相配。

等她低頭一看手中計時羅盤,就發現下午的劍術課要開始了。

就和那幾位師兄說了幾句,進院子去了。

此時孟歸荑已經躺在床上睡的香甜。

「歸荑,醒醒,下午的劍術課要開始了,要是你不去,尊者會生氣的。」林悅現在已習慣了她這嗜睡的模樣。

可這課程不去不行啊。

尊者說了他們上午休息兩個時辰,下午還是得去上課的。

孟歸荑被林悅晃醒,就道:「不去了,沒什麼可學的。」

說完這話,她又要睡去。

林悅看着孟歸荑這副懶散的樣子,一提氣,直接把孟歸荑給扛了起來。

隨後朝着院子外面而去。

正在收尾的執修堂師兄們看到扛着人出來的林悅,都嚇了一跳。

「林悅師妹,你這是要去哪兒?」

「上劍術課。」林悅提氣,只留下風中的話語。

——

孟歸荑是被自己的頭髮打醒的。

她伸手拉着自己的長髮,才發現自己竟然被人扛着小跑。

從肩膀上垂下來的長髮一晃一晃的,直往她臉上拍。

「林悅?你扛着個人做什麼?」有人問了孟歸荑想問的話。

孟歸荑索性不說話了,只是心中有些疑惑,這丫頭現在力氣這麼大了?

林悅此時是一直憋着一口氣的。

要是她說話,那肯定是沒力氣了。

所以林悅沉默以對。

孟歸荑沒有聽到林悅的聲音,有些好奇回頭,就看到學修堂三個大字。

她都到學舍了!!

旁邊三三兩兩的弟子看到林悅扛着孟歸荑,都有些擔心的上前來詢問。

平日歸荑師妹都是最早來學舍的。

如今都快敲鐘了才到。

又是被林悅師姐扛着來學舍的。

莫不是這次下山除祟,傷到了哪裡?

可這次是淮山尊者帶隊,怎麼會出問題呢?

但是孟歸荑向來自傲,不願意和別峰弟子搭話。

只是他們問林悅,林悅也不說話,腳下步子更快了。

她不管不顧,扛着孟歸荑就往學捨去了。

——

好在兩人是在一個班級。

兩人所到之處,十分引人注目。

他們還是頭一次看到有人被扛着來學舍的。

孟歸荑就這麼掛在林悅的肩膀上,雙手晃悠。

等林悅把孟歸荑放到了屬於她的書桌上,這才直起腰擦了擦汗水。

她覺得,扛着孟歸荑走這麼一路,對自身修鍊也是有益的。

等她低頭,就看到孟歸荑慢悠悠的坐了起來。

甚至在整理裙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