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武神瞳》[龍武神瞳] - 第2章 竟然是哥哥

「還被那女人給潑的!」
張少龍不爽的指着旁邊的女子道。
「啊?」玲兒愣了一下,轉頭看向林詩雅:「詩雅姐姐,你們怎麼回事啊?」
她是聽到林詩雅的呼喊聲,才推門而入的。
只不過,令她怎麼想不到的是,那個所謂的流氓,竟然是哥哥。
林詩雅看到這裡,又怎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於是也懶得多解釋,搖了搖頭道:「沒事,鬧了點小誤會。

說完這話,她便轉身回自己屋了,不過張少龍這個名字,她是默默地記下了。
林詩雅離開後,兩人說起話來,更沒了拘束:
「哥,你不是被判了五年么?怎麼現在就出來了,不會是逃出來的吧?」
聽到這話,張少龍臉色一黑:「怎麼可能呢,我是表現好,提前釋放了。

「是嘛,那太好了。
」玲兒一臉興奮,「我去鍋屋給你做飯去,咱媽一會就回來了。

「等等。
」張少龍卻是不着急,一把拽住了她,「你先把話給我說清楚,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怎麼會住在咱家裡?」
「你說詩雅姐啊,她是咱家裡的租客啊。

「租客?那她給房錢了么?」
「這個……」張玲兒表情一滯,搖了搖頭,「她雖然是咱家租客,可房租給的都是大炮叔。

「劉大炮?」張少龍一愣,「憑什麼把錢給他啊。

「哥,你就別問了。
」說到這個話題,她的情緒立馬低落了下來。
不過張少龍,卻是不會善罷甘休,經過一番追問後,他終於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原來,他們家的房子,已經抵押給了劉大炮……
如今,住着自己家的房子,卻每月要跟林詩雅一樣,要給劉大炮的交房租。
明白之後,張少龍再也控制不住體內的憤怒,「麻痹的,這劉大炮,老子弄不死他。

他真是氣壞了,竟然有人敢欺負自己這狼牙兵王的親人,還真是嫌命長?
「哥,你別去。
」玲兒急忙抱住了張少龍的胳膊,「這也是沒辦法,誰讓咱家欠他們錢呢,而且,他如今已經是村長了,你鬧不過他的。

她真是怕了,哥哥剛從監獄裏出來,她可不想再失去親人了。
聽到妹妹的話,張少龍逐漸冷靜下來,「好,我不去了,我現在就進屋歇着行吧。

「嗯。
」玲兒抹了抹眼淚,一臉高興,「我這就給你做飯去。

說完,她便一溜煙的跑開了。
進屋後,張少龍的氣還沒消,如果不是妹妹攔着,或許他劉大炮現在早就沉入河底了。
自己剛回來,他就欺負到門上,那自己不在的時候呢?他指不定怎麼欺負母女倆呢。
雖然現在不能立馬出手,可張少龍,卻是記下了這筆仇。
劉大炮是吧?老子到底看看你現在囂張到了何種程度?
想到這裡,他閉上眼睛,心中默念口訣,而等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的視野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