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野葉思婉榮光號》[林牧野葉思婉榮光號] - 林牧野葉思婉榮光號第6章   第6章

第6章與此同時,米國白宮之中。
十幾名米國高級議員匯聚一堂,一同看着來自大夏大國的直播。
看到所有人都要求判處林牧野的一幕後。
米國總統畢登冷笑一聲,道:「這些大夏人,根本不知道林牧野的重要性!」
「林牧野回國,是我米國巨大的損失!
可他們不懂珍惜,居然要判他死刑?」
議員德普勒開口道:「總統先生,我們要不要想點辦法,去救下林先生?」
「林先生是世界之星,世界的驕傲!
被那群愚蠢的大夏人害死,將會是世界的損失!」
「而且,他居然把光刻機的圖紙都放在信封里了。」
「光刻機的技術,怎麼能被大夏人拿走?」
另一個議員也開口道:「不光是光刻機,這種人才絕對不能流逝!」
「當初林先生堅持要走的時候,我是極力反對的,可惜他歸心似箭。」
「這就是結果!
這些愚蠢的大夏人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有多重要!」
德普勒站起身來,激動的道:「沒錯!
我們現在就要行動,把林先生救出來!」
「無論付出什麼代價,只要能換回林先生,一定是值得的!」
「到時候他只為我們米國效力,米國將會擁有更多碾壓他國的科技!」
幾個議員越說越激動。
巴不得現在就衝去大夏,把林牧野接到米國。
「蠢貨!」
畢登眉頭緊皺的道:「他現在是在大夏!」
「這次直播是全大夏直播,大夏幾乎所有人都在關注!」
「你們這樣是想向大夏宣戰嗎?」
聽到畢登的話,議員們一時語塞,只能坐在原地。
德普勒急切的道:「那總不能就這樣等着吧?」
「要是林先生真的被那群蠢貨給判死刑了,對米國來說是巨大的損失!」
畢登點燃一顆雪茄,沉聲道:「救,當然要救!」
「但不能採取什麼強硬手段!」
「我們可以先在網上引起漁輪,讓大夏人更痛恨林先生!」
德普勒傻眼了:「那樣不是對林先生更不利嗎?」
畢登冷笑一聲:「就是要對他不利!
要讓全大夏的人都痛恨他!」
「最好能把光刻機的技術也回收回來。」
「愚蠢的大夏人,居然對這種技術嗤之以鼻!」
「但不是要詆毀他叛國什麼的。」
「而是要讓他們知道,林牧野的那些科研成果沒什麼了不起,都是竊取我們米國科研員的。」
「林牧野,只是個徹頭徹尾的小偷而已,根本沒什麼實力!」
「這時候我們再用一些手段,與大夏交換。」
「用大夏人的話來說,這叫兵不血刃!」
畢登的話頓時讓所有議員震驚了。
德普勒咽了口口水:「對啊,總統果然是總統,手段就是高明!」
「不過,我有個更好的點子!」
「用大夏人的話來說,叫錦上添花!」
說完,德普勒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大夏網上,一個帖子頓時被頂上了熱搜。
「震驚!
林牧野的研究成果竟是剽竊,背後的原因令人震怒!」
帖子的發佈人公布了證據,控訴林牧野剽竊國外研發人員的心血成果:「米國發佈新聞,米國平三個科研員飲彈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