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心愿鋪》[靈魂心愿鋪] - 第三章落棺

就這樣張大爺將黑棺抬來了。

「柳林,我給你將黑棺抬來了,你看放在哪裡合適」。

我觀察四周,始終找不到一處合適的地方放置黑棺。

「張大爺,你最懂風水了,你幫着看看,這黑棺該放置在哪裡合適,我九叔不在,我這也不太懂啊!」

這下讓張大爺為難了起來。

「這我哪裡懂啊!我只是個抬棺的,這風水等事,還不就是你叔侄倆的事」。

就在我左右為難的時候,突然詭異的笑聲傳了出來,那種聲音簡直讓人哆嗦,正在想該如何的將靈魂招出時,抬棺的人已經抬不住了,搖搖欲墜就想要落地一樣,此時的大風也在呼呼的響。

凌恆一看這架勢,整個人都被嚇腿軟了,完全不再是那個,用柳條繩抽打黑棺時,那盛氣凌人的樣子了。

「柳林,你倒是快點找啊!我可不想死啊!我還沒有娶妻生子呢?我娘還沒有抱上孫子呢!我更不想讓你超度我,萬一你再摻雜點私人恩怨,還不得將我超度到地獄啊」。

「你快給我閉嘴吧,我不正在想辦法嗎?你別說我超度你了,就是我,也要九叔回來超度我們大家了,你還想讓我超度你,你想的美」。

「啊!這不完了嗎?你都沒有把握將那女鬼制服,哎呀媽呀,我得命怎麼這麼苦啊!都怨你,要不是你讓我去找柳條繩,我也不至於回來,我不回來,也不至於要命喪黃泉了」。

「你別羅里吧嗦了,嘰嘰歪歪的,哭哭啼啼的,你還是個大男人嗎?還不趕快想辦法,要不你連哭的地方都沒有」。

就在凌恆哭泣之時,手中的柳條繩,居然抖動了起來,乘不注意就將凌恆的手劃破了,凌恆被柳條繩劃破了手心,急忙將柳條繩拋到了空中,說來也奇怪,就在柳條繩落下的一瞬間,詭異的聲音沒有了,風也不颳了。

「啊!好疼,我得手流血了,柳林,你的柳條繩咬人了,簡直就是刀子一樣,疼死我了」。

「我真是看不慣你嬌滴滴的樣子,不就是流血了嗎?」

不對,流血,難道這是柳條繩在給我提示。

「凌恆,你是不是處子之身」。

凌恆一聽問他這個問題,他立刻害羞了起來,就像一個嬌滴滴的小娘子一樣。

「哎呀!你問人家這個問題幹嘛,哪有這樣問的」。

看到凌恆這個樣子,我真的很想給他幾個嘴巴子,都什麼時候了,還來這一死出。

「你特么的,別廢話了,你快點說你是不是處子之身」。

「是啊!」

「這就對了,這是柳條繩在給我們提示,柳條繩是九叔在千年老柳樹上,專挑韌性極強的柳枝,吸天地之精華,做法,開台所取下來的柳條,經過九九八十一道火熏,任性及強,一鞭子下去,足以讓靈魂魂飛魄散,外加處子之血,必須是陽剛之人才得以壓制戾氣重的靈魂,凌恆,一會我需要你的血,那就是你的處子之血」。

「需要我的血,需要多少,我可不敢對我這細皮嫩肉的手下手啊!」

「你不敢下手,那你要命不,你別廢話了,你趕快去準備吧!我和張大爺商量一下,將黑棺落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