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心愿鋪》[靈魂心愿鋪] - 第十章我要報仇

「你別怕,柳林是心愿師,他會幫助你的」。

「我被關進了屋裡,質問我肚子的孩子是誰的,當時我害怕極了,我生怕他們知道我肚子的孩子不是他們李家的孩子,原來他們已經知道了我肚子的孩子不是他們家的骨血,最後他們強迫我喝下了墮胎藥,還不停的踹我的肚子,導致我流產,最後不孕了,生不了孩子了,他們將我殺害,埋在了李家的口枯井裡,我的孩子也沒有了,我要報仇,我要他們死,為我得孩子償命」。

我聽後第一瞬間就是李大爺說謊了。

「你這樣也無濟於事,孩子是無辜的,你為何要將他害死」。

只見她冷笑一翻,面無表情的哈哈大笑不止。

「無辜,那我得的孩子呢!我得孩子就不無辜了嗎我的孩子就該死嗎?我得孩子還沒有出生,我還沒有來的急看他一眼,他還沒有來的急看一眼這個世界」。

柳林看到眼前的鬼魂,他不由的心痛,這李大爺可是十里八鄉最受人待見的,都知道他是非常的老實,樂於助人的大好人啊!怎麼會是這麼可惡的人呢!到底是誰在說瞎話,還是李大爺隱瞞了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我得調查清楚了。

「你放心,明天我就去李家,我肯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的」。

就在她要開口說話時,凌恆突然就推門而入,當他推門而入進去的時候,映入眼帘的女鬼穿着一身白衣,腳尖着地,臉色蒼白,眼中流下的血淚,長長的頭髮,附在眼前,渾身僵硬,站在屋中,屹立在屋裡看上去就很可怕,凌恆剛一推門就眼前的女鬼嚇了一跳,緊閉雙眼,不敢看。

「哎呦我滴媽啊!這是個啥玩意啊!柳林,你有招來個啥?」

突然女鬼悄悄附身到凌恆的身後,綠蝶與柳林四目相視一眼,笑了一翻,綠蝶便說。

「凌恆哥,睜眼吧!沒事了」。

凌恆一臉不相信的樣子,不肯睜眼,一邊哆嗦,一邊慢慢的挪動腳,一邊摸索着往柳林的身邊走,邊走,嘴還在不停的顫抖說著。

「綠蝶,我才不相信你呢!哪次不是你捉弄我,我就相信柳林,他肯定不會像你一樣拿我開玩笑」。

說完就迎合著柳林,笑嘻嘻的,就像討好一般說道。

「柳林你說是不是,告訴我,那女鬼走了沒有」。

緊閉着眼睛不敢睜開,還不停的叨叨。

「你別叨叨了,綠說的對,她已經被我打發走了,你可以睜眼了」。

於是凌恆眉毛一挑,簡直就是眉開眼笑啊!

「我就知道柳林不會騙我的」。

綠蝶與柳林相視一笑,剛笑完,凌恆就睜開了眼睛,睜眼的一瞬間,那女鬼瞬間浮現在他的眼前,眼珠子血呼啦差的,蒼白的臉色,盯着他,整個人都發毛了,女鬼還時不時的用她僵硬的身體,做這鬼臉的表情,此時他看着眼前的女鬼,張開大嘴巴子就像要吃掉她一樣。

「柳林你這個癟犢子,你騙我」。

凌恆還觀望着女鬼,腿都被嚇軟了,女鬼的臉湊近了他的眼前,咧着大嘴巴子,凌恆已經被這女鬼嚇的面目猙獰,連連後退,嘴都結巴了。

「你,你,你別過來,你別過來,別做鬼臉嚇唬我」。

一溜煙的連滾帶爬的就爬出了女鬼的視線,拍打着自己的胸脯子說道。

「我的媽啊!已經是鬼啊,還在做鬼臉,你真是不嫌你是個鬼啊!」

一溜煙的就跑到了柳林的身邊,綠蝶看着如此害怕的女鬼的凌恆,用那雙纖細的手,捂着櫻桃小嘴哈哈大笑。

「凌恆哥,你看你的出息,這都被嚇尿了」。

此時的凌恆還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被嚇的尿褲子了,此時才反應過來,褲子已經濕透了,凌恆覺得丟人,夾着腿就連忙的用雙手遮蓋這尿在褲子上尿,就連僵硬的女鬼,此時也變的靈活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