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安春林小姐琴棋書畫》[臨安春林小姐琴棋書畫] - 第1章

《臨安春》已完結,放心入,甜文不虐。
縣令之女*商人男主男主暗戀向。
「林小姐琴棋書畫,無一不通,性格溫婉。
是大家閨秀。」
婚後,看着手裡的女紅,徐少爺:傳聞不實啊。
不管你是什麼樣子,我喜歡的都是你。
我會一直等你。
這不會變。
「小姐,你們這次什麼時候回來?」
一個小姑娘低聲喊道。
這個小姑娘趴在牆根下,神情略帶驚恐的仔細環顧周圍。
一邊注意着只能容納一人爬出的洞口傳來的聲音。
「秀蘿,你記着,還和往常一樣瞞着我娘,遇事千萬不要驚慌。」
「我已經和林舒楠打好招呼了,他會拖着夫人的。」
「我的好秀蘿,不要忘了把那塊荷花手帕子修完。
我回來了要拿給娘檢查的。」
林舒寧同樣趴在地上,雙手像傳聲筒一樣放在嘴邊,幾乎是用着氣音在說話。
等和秀蘿交代完了,林舒寧站起身,拍拍自己身上的雜土和草屑,把垂到身前的頭髮一把甩回身後。
又搬起旁邊的幾塊磚石把洞口填起來,起身後四處看了看,從其他牆腳下薅下正在瘋長的野草,十分謹慎的擺在了那個洞口前。
做好了偽裝,林舒寧對着洞口拜了兩拜。
嘴裏念念有詞。
秀蘭雙手叉着腰,歪頭看着自家小姐,甚是無語凝噎。
她自小跟在林舒寧身邊長大,別家的小姐是什麼樣子,她不知道。
可自家的小姐,是真的費丫鬟。
每次跟着小姐偷偷跑出去,她都覺得自己要命不久矣。
林舒寧拜完洞口,彷彿拜自己的祖宗一般虔誠。
這幾拜讓秀蘭每每都想要捂住自己的眼睛,可偏偏林舒寧怎麼都不聽,堅稱心誠則靈,這樣才不會被人發現。
「秀蘭啊,你怎麼又這樣看着我,我早跟你說過了——」林舒寧拜完祖宗,不,牆洞以後,扭頭就看見小丫鬟秀蘭如同看傻子一樣地看着自己,頓時感覺不好。
「小姐,您要是再這麼磨磨蹭蹭,膩膩歪歪,咱們還是先提前去給夫人請罪吧。」
說完這句話,秀蘭邁着冷酷的步伐轉身離開,留給林舒寧的背影都顯得那麼無情。
林舒寧抬腳跟上,挽住秀蘭的手,「小蘭,你的脾氣怎麼比我還大…..」「小姐,我可不敢……」聲聲細語逐漸遠離,牆洞旁的野草隨風搖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