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罪妻心尖寵》[離婚罪妻心尖寵] - 第7章 陸北這個人

  「薄……薄總。」
  
  眾人面有難色望着薄涼辰。
  
  薄涼辰杵在原地,沉沉的盯着鍾曦離去的背影,連門都被她用力的帶上,他的臉色陰沉無比。
  
  兩年的婚姻,他竟然一點都不曾了解過這個女人的脾性。
  
  還真是沒有辜負『鍾』這個姓,和鍾國魏一樣,都是硬骨頭。
  
  「你們繼續。」
  
  在冷漠了良久之後,薄涼辰不動聲色坐了下來,把玩着桌上的牌。
  
  可臉上的神情,讓人揣摩不透。
  
  「咳咳!」
  
  武小少果然機靈,很快打着圓場,「都傻站着幹什麼?花錢是讓你們站着的,一個一個的都給我上去跳舞。」
  
  媽媽桑有眼力見,吆喝着在場的姑娘,很快包廂里又恢復了紙醉金迷。
  
  白斌和武小少互相暗暗側目,生怕一不小心再次惹惱這座冰山大佛。
  
  薄涼辰整個人侵滿了冷意。
  
  ……
  
  鍾曦從會所里出來。
  
  呼嘯的人群,城市的喧囂似乎一下子把她拉回了現實。
  
  她怎麼敢就這麼當眾的『打』了薄涼辰一個響亮的巴掌。
  
  鍾曦先是後怕,再是釋然。
  
  她想自己似乎做了這一生最大膽的決定,但卻又是最順從自己心意的一次。
  
  也許兩年前就應該看清這場婚姻,看清薄涼辰本人。
  
  他那麼高貴自傲的人又怎麼會用聯姻來壯大自己的商業帝國。
  
  又怎麼偏偏選中自己呢?
  
  原來一切都只是為了報復。
  
  沒了家,又身無分文,親戚早已避之不及,偌大的城市竟沒有自己的容身之所。
  
  鍾曦漫無目的的走到馬路邊的一家咖啡店門口,手機鈴聲忽然響起。
  
  她剛一接聽,就被話筒里的大分貝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