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清婉百里明德》[嵐清婉百里明德] - 第9章 明擺着說謊

陶玉賢走進正廳,在嬤嬤的攙扶下挨着花耀庭坐下。
「雅芙,今日之事你可還有什麼想說的?」
花耀庭一直忙於朝政軍務,並不太理會府中的瑣碎,可陶玉賢心裏清楚的很,四兒媳心思細膩卻是個膽小的,今日這事兒別說是假的,就是花月憐當真領着小清遙去胡吃海喝被她看見了,也斷不敢背後嚼舌根的。
四兒媳雅芙死死咬着唇,根本不敢抬頭迎接花家二老的目光。
她自然知道老夫人這是在給她機會證明自己的清白,但這事兒她若是說了,今日或許能免了責罰,可他日定會日日沒好果子吃,這府里誰不知道大兒媳凌娓是個記仇的主兒,前幾日有個婢女不過是不小心碰撞了她一下,便是被扣了個偷盜的名聲,生生被打死丟出了府。
老爺和老夫人就是再公正,又哪裡有空整日看着府中的每一個人?
「四弟妹,我知你介意暮煙生出來就是個瞎的,想讓她繼續跟着老夫人學些醫術上的皮毛,以後好說個好人家,可你也不能扯謊不讓長小姐進府門啊!」凌娓湊到雅芙的身邊,一臉理解地嘆氣,可她的話卻字字如針的扎在了雅芙的心上。
暮煙是雅芙唯一的女兒。
這麼多年為了照顧暮煙,雅芙特意找老夫人求了葯一輩子不再生其他的孩子。
雅芙感激老夫人是開明的,不但留下了暮煙更尊重了她的想法,只是暮煙生出來便雙目皮肉粘死,根本睜不開眼,就連醫術精湛的老夫人都無可奈何。
如今,暮煙已經八歲,雖看不見卻嗅覺靈敏,現下大部分的藥材只需聞便能分辨出種類和斤兩,怎麼也是陶氏醫女親授的醫術,若能將這本事練熟,哪怕是殘疾也能說個不吃虧的人家。
「四弟妹你且寬心,安心受罰,我自會幫你照顧暮煙的。
」大兒媳凌娓哭喪着一張臉,面上端得是的情真意切,眼中卻是盛滿着威脅。
四兒媳雅芙見此,更是不敢再開口,只求自己受罰將此事一筆帶過。
「拖去祠堂,杖責二十!」花耀庭最受不得女人之間的磨磨唧唧,錯了就是錯了,敢做就要敢當。
陶玉賢覺得這罰重了,瞥了一眼四兒媳雅芙身邊的大兒媳凌娓,卻又將到了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她和老爺都是忙人,並不能時常顧忌着府內,四兒媳雅芙既甘願認罪,如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