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清婉百里明德》[嵐清婉百里明德] - 第6章 栽贓陷害(2)

不多時,掛着花府牌子的馬車停在了門口。
面色各異的幾個兒媳瞬間乖順地站成一排,恭恭敬敬地彎膝行禮。
花耀庭當先走下馬車,年近六旬,身體卻異常硬朗,經過戰場洗禮的氣息莊重而冷峻,沉着而內斂,光是站在那裡便不怒自威。
在花耀庭的親自攙扶下,陶玉賢也下了馬車,滿頭白髮卻容光煥發,面目慈愛又眼含凌厲。
「你們倒是勤快,連我和老爺提前回府都知道。

面對陶玉賢的質疑,幾個兒媳婦垂低着頭不知該如何回答。
大兒媳凌娓趕緊彎了下膝蓋,「回老夫人的話,剛剛我外出看見了一處奇景,怕是看錯了,便是想讓其他弟妹們也過來看看,沒想回來的路上便是剛好遇見了老爺和老夫人。

陶玉賢疑惑,「什麼奇景?」
大兒媳凌娓故作善解人意的道,「我見長小姐和清遙小姐正在隔壁吃肉呢。

頃刻之間,花耀庭和陶玉賢的臉色都是一沉。
花月憐當初因為丞相之子與花家翻臉,不曾想最後的一往情深卻抵不過一個花樓的妓子,這些年,整個西涼都拿着此事當茶餘飯後的消遣。
花家兩位當家也並非鐵石心腸,只是花月憐一直不肯低頭認錯,這事兒便就這麼僵着。
眼下,花月憐竟帶着范清遙跑到花府的附近大吃二喝,這不是明擺着在跟花府示威?
「既她有本事,就永遠別進我花府的大門!」花耀庭怒斥一聲,扶着臉色同樣不好看的陶玉賢大步上了台階。
除了自導自演的大兒媳凌娓之外,其他的幾個媳婦兒無不是如鯁在喉。
現在她們終於明白大兒媳凌娓說的好戲是什麼了。
被這麼一鬧,她們那可憐的弟妹就別指望再帶着清遙小姐踏入花家的門檻!
忽一陣的寒風夾雜着雪花,從街道的一頭吹了過來。
春月被什麼東西糊在了臉上,正琢磨着哪裡來的雪花竟有巴掌大,拿下一看險些沒嚇得暈過去。
這哪裡是雪花?
這根本是死人用的紙錢啊!
「吱嘎吱嘎……」
板車木輪碾壓過積雪的聲音由遠及近,站在花府門前的眾人循聲回頭,無不是被驚得狠狠一愣。
漫天紙錢紛飛之中,范清遙竟是推着那破舊的板車又回來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