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清婉百里明德》[嵐清婉百里明德] - 第6章 栽贓陷害

厚重的大門再次被推開,四兒媳雅芙從裏面慌慌張張地跑了出來。
「清遙啊,你是清遙吧?」四兒媳雅芙靠近到范清遙的身邊,壓低聲音問着。
范清遙點了點頭。
四兒媳雅芙的眼淚猛地就流了下來,「這孩子可是凍壞了?我是你四舅娘,你,你和你娘怎麼落得這般地步了?」
四兒媳雅芙的心疼是真的,愧疚也是真的,這可憐的孩子究竟是遭了什麼罪,才落得這般狼狽?
「我這裡有些銀子,你先帶着你娘去旁邊的酒家吃些東西,暖和暖和身子,等晚上她們都睡下了,我再偷偷帶着你跟你娘回府。
」四兒媳雅芙從袖子里掏出了一些碎銀子塞給了范清遙,卻不敢看范清遙的眼睛。
范清遙小小地手攥着銀子,看着四兒媳雅芙鄭重其事地道,「謝謝四舅娘。

這一聲四舅娘,叫的四兒媳雅芙渾身一顫,眼中的愧疚更濃。
「你這傻孩子,跟四舅娘客氣什麼?趕緊去吧,去吧……」四兒媳雅芙又偷偷從懷裡掏出了一袋碎銀子,悄悄塞進了范清遙的袖子里,這才憐愛地抬起手,摸了摸范清遙那早已被雪覆成了白色的發頂。
范清遙點了點頭,拿着銀子推着吱嘎作響的板車走了。
那小小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街道的巷子里,四兒媳雅芙的臉上卻生出了濃濃的愧疚之色。
與此同時,身後的大門被徹底推開,已梳洗打扮過的其他幾個兒媳相續邁出了門檻。
大兒媳凌娓冷冷地啐了一口,「不但連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就連生出來的孩子都是個傻的,三言兩語就被騙得團團轉。

其他幾個媳婦兒均是沉默着不說話,剛剛在門口她們看得清楚,那娘倆狼狽成那般模樣,她們光是看着都覺心酸。
大兒媳凌娓見沒人搭理自己,面上笑着又道,「這得說四弟妹演得好,眼淚說流就流,別說是那個小野種信以為真,就是我看了都險些沒感動的掉淚。

四兒媳雅芙垂着眼,梗咽的聲音似譏諷又似討好,「哪裡,這還不都是大嫂子的主意好。

大兒媳凌娓得意地挑了挑眉,「先別忙着叫好,好戲還在後面。

花府的門口,大兒媳笑得一臉得意,其他的幾個兒媳無不是胸口如同堵了一塊巨石般壓得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