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清婉百里明德》[嵐清婉百里明德] - 第2章 鳳凰涅槃(2)

她倒是忘記了,十歲這一年的今天,正是她第一次見范雪凝的時候!
「爹爹,還沒好嗎?凝兒想當大小姐,大小姐!不要當二小姐……」范雪凝撲進范俞嶸的懷裡撒着嬌,大大的眼睛閃爍着讓人無法拒絕的討寵。
兒時的范雪凝同十年後的一般,從小便被那個搶了別人相公的娘教導了一身爐火純青的子虛偽善。
范俞嶸被鬧得心尖一疼,轉眼看向范清遙時,眉宇卻更加冰冷厭惡。
「你娘離府多年,這些年都是你伶娘一直在打點着范府的瑣碎,凝兒也大了,再過幾年便要許配人家,你勸勸你娘,早些將讓位書寫書來,也好讓凝兒順理成章的成為范家嫡女。
」范俞嶸耐着性子的道。
范清遙面無表情,冷笑在心。
若非顧忌着她外祖父是當朝的驃騎大將軍,就憑范家想立偏為正,又怎麼會輪得到讓她那五年不進范家大門的娘來寫讓位書?
范俞嶸被那雙漆黑的眸盯得有些難受,心虛的呵斥道,「你不要忘了,凝兒可是你的妹妹!」
范清遙揚起沾滿灰塵的臉蛋反問,「您何曾記得,我也是您的親女兒?」
范俞嶸驚愣地瞪眼,被噎得臉色發青,這還是他那個懦弱無助的大女兒嗎?
范雪凝本就嬌生慣養着長大,自受不得眼下這髒亂的環境,見爹爹愣住了,沒了耐心的擰了擰眉,竟是主動跑到了炕邊拉拽住了花月憐的胳膊。
「爹爹,這惡婆娘死了,死了是不是就不用寫讓位書了?」范雪凝一邊說著,一邊狠命地拉着花月憐的胳膊。
「啪!」
狠狠的一巴掌,清脆而又響亮。
「我娘只是累了,她沒死,當然,你也可以喊她惡婆娘,但是你記住,有這惡婆娘和我在一天,你都別爬上范家嫡女的位子!」范清遙眸色冰冷,聲音擲地有聲。
范雪凝又是疼又是驚,直接嗷嘮一聲地哭嚎了起來。
范俞嶸心疼的將范雪凝攬在身前,上前就要去抓范清遙,只是還沒等他的手碰到那清瘦的身體,就見一個肥碩的婆子沖了進來。
「大清早的哭喪呢?范清遙我告訴你,就是你娘死了你也得交房錢!」劉婆子凶神惡煞地瞪着眼。
范清遙漆黑的眸,落在了范俞嶸的身上,「這是我爹,他是來幫我們交租的。

「范清遙你……」
范俞嶸還想抓范清遙,卻被劉婆子搶先一步抓住了手臂。
「這位爺,看您的穿戴還真是不俗,走,將這三個月的房錢一併結了。
」劉婆子仗着肥粗二胖,直將范俞嶸拉出了屋子。
再看那哭成了淚人的范雪凝,被劉婆子的粗腿撞得幾次倒地,身上的衣衫眨眼滾成了泥球。
范清遙趁機將院子里的破板車推到了門口,將花月憐背起輕放在了車上,推着車子朝着村外走去。
在路過劉婆子家的時候,隱約可見那被劉婆子糾纏着的一大一小,她無聲地勾了勾唇。
娘拚死給她留下的名分,她自不會拱手讓人。
范雪凝,咱們來日方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