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清婉百里明德》[嵐清婉百里明德] - 第2章 鳳凰涅槃

范清遙再次醒來的時候,耳邊傳來了陣陣呢喃。
「月牙兒,月牙兒……」
是誰的聲音如此滄桑而又沙啞?
范清遙迷迷糊糊地想着,她出生的那晚殘月如鐮,祖母覺得不吉利不圓滿,竟是生生站在母親的院子里罵了近一個時辰才肯罷休。
後來,范家的所有人都視她為不吉,只有娘親時常摸着她的頭髮輕哄着,「娘親的月牙兒,才是真正的貴女天降,他們都有眼無珠。

范清遙終於想起,月牙兒是她的乳名,只是娘死之後,便無人再如此喚過她。
娘……
娘!
猛然睜開眼,黃牆破瓦,霉味撲鼻。
范清遙驚的站起身,這才發現自己的腳是在的,再看手……也是在的,那不斷掉着土屑的牆上掛着一面斑駁的銅鏡,而銅鏡映照的,竟是她十歲的臉!
「月牙兒……娘的月牙兒……」
冰冷的炕上,一個女子頹然癱躺在上面,蓬頭垢面,嘴角沿着淡淡的血跡。
她雙眼一下一下地輕磕着,意識已經開始模糊,卻如執念一般喊着她最不舍,最放心不下的名字。
「娘……」
范清遙梗咽着撲到了炕邊,緊緊地握住了那枯如樹枝一般的手。
這一刻,她終於相信自己回來了。
意識漸漸模糊的花月憐,乾裂的唇勾起了一絲欣慰的笑容。
她夢見她的小月牙兒喚她娘了,她夢見她的小月牙兒不怪她了,只是她的小月牙兒怎麼哭了?
她多想抬手擦掉小月牙兒臉上的淚,可是她卻連睜眼的力氣都沒有了。
她太累了……
范清遙吸了吸鼻子,伸手輕輕摸進了自己的袖子,很快,一個細長的小包被她摸了出來,打開,裏面是從粗到細整二十四根銀針。
上一世,她嫌自己的娘自恃清高,才導致了她過上了這種困苦的日子,就連娘垂死掙扎時,她都不願靠近半步,直到多年後,她才知道她有多愚蠢。
整二十四根銀針在還沒有完全張開的手指減靈活而動,每一下落針一寸五剛好,一直到察覺到娘親的呼吸變得均勻,范清遙才呼出一口氣,將銀針整理好收起進袖子。
娘勞病多年,思郁成疾,她知,銀針只能保命,但若是想根治……
「砰!」
破舊的房門被人用力踹開,一個中年男人大步走了進來,昂首闊步,趾高氣昂。
「每次見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裝給誰看?」冰冷的言語充滿着譏諷的腔調,陌生人還要冷漠。
而他,偏偏就是冷炕上花月憐的相公,范清遙的親爹,當今西涼國丞相之長子,范俞嶸。
范清遙循聲轉身,黑眸淡漠,將花月憐不動聲色地擋在了自己的身後。
范俞嶸愣了愣,有一瞬的錯覺,他竟是在這向來懦弱的女兒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傲然的冰冷之氣。
「踏踏踏……」一陣歡快的腳步聲從門外響起。
一個八歲大的女娃娃跑了進來,華服裹身,首飾滿身。
范清遙的眼瞬間冷如寒霜,讓人不寒而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