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龍戰婿/狂龍戰婿》[狂龍戰婿/狂龍戰婿] - 第7章 一刀兩斷,永不相見

躊躇片刻,接通了電話,林烽本以為是李正乾查到了某些證據,卻是孟正元想要為昨天晚上的事情給自己賠罪。

林烽拒絕了。

他沒有那麼多空閑的時間去和孟正元吃飯,有急事孟正元自然會找到他。

進了屋,孫燕容就是一陣催促。

「你自己看看幾點了?!小雅連飯都沒吃上就去上班了,你心裏怎麼想的?不愧疚嗎?!一天天窩窩囊囊的也不知道干點啥,好吃懶做!」

林烽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說道:「知道了,我明天會起的早一點。

吃完早飯,林烽開始收拾屋子,來到唐雅的房間,淡淡的清香讓林烽頓住了腳步。

整個房間乾淨整潔,沒有什麼需要收拾的,正當林烽要轉頭離開的時候,他看見床頭櫃的抽屜彆扭的夾着東西。

過去拉開一看,林烽眉頭頓時皺起,雙眸緩緩睜大。

這裡竟然是開過口的……

「呼!~」

長長呼出一口氣,林烽強自冷靜,可是越發的心亂難以自拔。

七年!

監獄裏待的這七年,林烽無時無刻不在挂念這她,擔心她會再次受到報復,再一次被人欺負!

可是……

不可能的!

不會的!

「林烽!你死哪去了?!」孫燕容在客廳一聲大喊,林烽平復了心情,走了出去。

「怎麼了?媽?」

「別叫我媽!你還不配!」

孫燕容一臉厭惡,接著說道:「一會你去找你朋友借一輛車,不是有個還算是人模狗樣的朋友嗎?」

「然後過來帶我去北天市醫院,我約了好姐妹要去檢查檢查身體,到時候你少說話,不準說是我們唐家的女婿,就說是我女兒的追求者。

「你聽見沒有?!」

林烽暗自咬牙,不準說是唐家的女婿?

我在你們眼裡算什麼?!

「你聽沒聽見啊?!」

「嗯,聽見了。
」林烽想着昨天龍庭酒店的一幕。

又想到剛才看到的,唐雅孤身一個人住,那個東西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

出來門外,撥通了李正乾的電話。

「查清楚了沒有?」

「烽哥,昨天確實查到了唐雅小姐與趙輝的往來!」

「開房了?」

「開,開了。
」李正乾戰戰兢兢。

「呵呵呵呵!」

「哈哈哈哈!」

「好!」

林烽咬牙冷笑,眼中血絲密布。

「三件事情做完,我便是還完了當年唐雅救了我和我姐的恩情……」

「此後,一刀兩斷,永不相見!」

「王……」李正乾欲言又止。

林烽通知李正乾將車開過來之後,就掛斷了電話。

過了一會,孫燕容的電話再度響起,是她的好姐妹已經到了樓下了。

「林烽!你那個朋友呢?!怎麼還沒過來?!借個車也磨磨唧唧的,是不是連你的朋友也看不起你,不想借給你!」孫燕容照着鏡子,一臉的不耐煩。

「快了,他這就過來了。
」林烽看了眼窗外,此刻的心情無比複雜。

也許,應該和她好好談一談吧……

「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