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龍戰婿/狂龍戰婿》[狂龍戰婿/狂龍戰婿] - 第6章北天江家,唐雅事件?

江震眉頭陡然一皺,雙眼一眯冷聲說道:「小子,你在威脅我?你可知我是誰?!」

林烽並沒有看他,而是轉身扶門說道:「我不是在威脅你,而是在提醒你。

「你眼圈黑重,皮膚粗糙,色斑多密,此其一。

「觀你五氣五色,臉色青黑,病症加重,此其二。

「故弄玄虛!小子,你不會以為這樣我就信了你吧?!」江震冷笑。

「信不信由你。
」林烽開門離開。

「今晚之後,若是你還能和女人上床……呵呵,痴心妄想。

眼看着林烽離開,這飯局不歡而散,孟正元指着一臉不屑的江震搖頭嘆氣,緊跟着出門追了上去。

「哎,小兄弟!小兄弟!那個江震平時蠻橫慣了,家裡在北天市也是頗有些勢力,你別和他一般見識!」孟正元氣喘吁吁的趕到林烽身邊。

林烽揮了揮手,漠然說道:「這種事情我還不會放在心上。

孟正元呵呵笑了笑,小心的問道:「小兄弟,那你說的他……」

「他私生活不檢點,生活作息嚴重失衡,如今已是脾腎兩虛,器官功能出現損傷,而且突然病情的加重,一定是最近的飲食出現了問題。
」林烽漫不經心的說著,一邊往回走。

孟正元聽得入神,這江震私生活不檢點他是知道的,可是這林烽為什麼僅僅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了這麼詳細的病情?!

突然,孟正元想起了剛才林烽說的五色五氣!

眼睛驀然瞪大,孟正元好似想到了什麼,難以置信的看着林烽問道:「小,小兄弟,這些都是你剛才看他的那一眼就知道的?!」

林烽點了點頭,說道:「中醫講究望聞問切,望診只是最基本的一個觀察,而我是在望氣!」

望氣?!

孟正元越聽越是吃驚,這個詞他只是聽自己過世的師父說起過。

傳聞有奇人能夠通過雙眼看到病者的五氣所在,找到病根,甚至厲害一點的,只需一眼就能看出你的生死命理!

五色五氣,指的是心肝脾肺腎在臉上所顯現的五種顏色,以及五種顏色的氣盛氣衰。

「小兄弟,你,你……」孟正元臉色激動漲紅。

「你真乃奇人也!」

林烽卻是突然眉頭一皺,驀然頓住了腳步,對於孟正元的話更本沒有聽進去,因為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一處。

龍庭大酒店!

他呼吸緩緩急促,雙拳慢慢緊握,嘎吱作響!

就在路對面的龍庭大酒店裡走出來一個女人,唐雅!

而在不久後,一個西裝革履,模樣帥氣的一個男子也從龍庭大酒店走了出來。

看見那個男子,林烽只覺得腦袋「嗡」的一下子,震的一片空白。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恨其入骨,想將其置於萬劫不復之地的,趙輝!

「吱吱!~」

林烽咬牙切齒,他永遠忘不了七年前的恥辱,永遠忘不了他紅着眼沖入龍庭大酒店時候的情景,這種恨意讓他瞬間瘋狂!

「嘭!」

只見林烽一腳跺地而起,像火箭一般噌的一下子沖了過去!

可是就因為剛才自己腦子空白的那一瞬,趙輝開着車已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