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拯救男友系統》[快穿之拯救男友系統] - 第八章 入學剪髮

九月份,花與正式成為了一名大學生,這種感覺很新鮮,是她登台多少年從來不敢想像的。
背着格子書包,一手拉着行李箱、另一手拎着行李袋,花與顧不上在後面評頭論足的花媽媽一個勁的往前沖。
花爸爸因為臨時有工作脫不開身,就沒有辦法來送她。
「哎,你去哪裡啊!」
花媽媽站在招生攤位前很無奈。
花與吐吐舌頭,有點興奮大勁兒了。
迎新的學姐還是很溫柔的,不厭其煩地跟他們重複報道的流程,花媽媽聽得一頭迷茫。
最後還是花與自己上陣帶走了迷糊媽媽。
「哎,小柯什麼時候來報道啊?」
花媽媽一邊找路一邊狀似無意的發問。
花與轉了轉遮陽帽,用手裡的報紙做扇子呼扇幾下,聽到她的話倒是一時有些怔愣。
花媽媽一看,心裏就是一個咯噔。
該不會是小情侶之間出了什麼感情問題吧?
剛想開口勸說幾句,就聽見她的手機叮叮噹的響起來。
花與苦着臉掏手機,花媽媽迅速一瞄,正好是柯巽來電。
「喂?」
「……」靜默。
「幹嘛了?」
「……」不愉快的靜默。
「……對不起啦!」
「……」自帶嘆息的靜默。
「柯巽~」甜膩的尾音,滿滿的撒嬌以矇混過關的小想法。
「現在在哪裡?」
花與聽見他肯說話這才小小鬆了一口氣,「我在圖書館這邊,正想找宿舍呢。」
「嗯,等我一會兒。」
「吼!」
乖巧的應答,甜的不像話。
花媽媽一直等她打完電話才皺着眉開口,「怎麼了?
是小柯?」
花與坐在行李箱上,嗯了一聲,「他等會過來帶我們去宿舍,在這裡等他一會兒吧。」
「嗯?
他早就過來了?」
花與扣扣行李箱拉手,鬱悶得不行,「他們專業比我要早開學一個周,本來說好了我報道的時候告訴他一聲的,結果我給忘了!」
花媽媽隨意的「哦」了一聲,完全是冷漠.JPG。
花與:……感覺自己已經不受寵了。
沒有十分鐘,柯巽就騎着小黃車出現在了兩人面前。
夏衣隨風鼓動,髮絲隨意飛揚,他逆着光出現,騎着白馬駕着五彩的祥雲,車把上掛着兩杯果茶,是來拯救迷途受驚的公主。
01號暗自迷醉,這種浪漫的清凈好令人陶醉。
而花與,見他第一眼沒忍住就是一通狂笑。
「哈哈哈哈!
你怎麼這麼黑了!」
經歷過一個周的軍訓,柯巽已經從奶油小生完美升級到醬油小生,黑了不止一個兩個度啊!
花與表示暗自嫌棄。
花媽媽也抿唇憋笑,是有點變化過度。
柯巽無奈,上前把她手裡的行李袋接過來,狠狠的呼一把她的腦袋,「你別高興得太早,我可提醒你一句,軍訓是要剪短髮的,要是不想被強制剪得太難看就今天下午自己抽時間出去剪一個,聽見了嗎!」
花與悲催臉,「早知道我暑假的時候就自己剪了好了……」
柯巽微笑。
花媽媽同樣微笑。
當初三伏的天,熱的能煎雞蛋,也不見她鬆口剪頭髮。
按照花與的說法,這是作為美人最基本的驕傲,誰勸也不聽,到最後都熱出痱子來也不帶後悔的。
柯巽把她帶的行李包都掛在了車把上,推着車子慢團團的帶路往前走。
不過一路上跟他打招呼的人卻並不少。
花與抿唇笑,「你現在很招人歡迎哦!」
簡直是老懷大慰啊,她的少年終於從陰鬱走向了光明。
柯巽笑笑沒說話,細心的給她遮擋太陽,偏頭跟花媽媽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
穿過一片梧桐樹,就是她的宿舍樓,花與扇着風問道:「你可以進去不?」
柯巽點她的額頭,「今天還是可以的,就不用擔心你的行李拿不上去了。」
「嘿嘿嘿。」
純真無邪的傻笑。
花與去的還是比較早的,加上柯巽辛辛苦苦的帶領和刷臉特權,一上午的時間入學手續就全都辦妥當了。
花媽媽在一邊笑的很是慈愛,總之大寶貝開學辛苦的並不是她這個當媽的就可以了。
下午,花媽媽也有那個眼力勁兒,不會去耽誤人家小兩口甜甜蜜蜜,乘個地鐵回家了,反正離得也並不遠一個小時就能回去。
花與就纏着柯巽陪自己去剪頭髮。
當然就算是她不纏,某個人也會跟上的。
因為,他在兩三天前就已經逛遍了周圍的理髮店,做出了最恰當的一個選擇。
「你真的確定這家店可靠嗎?」
花與手指絞着頭髮,一臉不情不願。
「嗯。」
柯巽面無表情的把她纏在手指上的頭髮捋出來,「你總歸是要剪的,否則一個月的軍訓怎麼熬過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