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想要滿血復活揍主神》[快穿之想要滿血復活揍主神] - 第3章 主神大人

陳知阮拿着水果找上了於家時,於斯年的母親正坐在院子里擇着菜。

她把水果給了於斯年的母親,順便把於斯年偷拿出來的資料塞給了於斯年的弟弟,讓他跑去把資料送到街口賣煙的叔叔那裡。

她從於斯年母親口中知道於斯年葬身的地方,便偷偷在於斯年母親的口袋裡塞了幾張紙幣,就離開了。

於斯年葬在城外,於斯年的母親有些埋怨,覺得於斯年做事情絲毫不考慮家人的感受,這要是大清還在,他們一家人可都是要受牽連的。

陳知阮沒有講話,她尊重支持於斯年的所有決定。

陳知阮跪坐在於斯年的墓前,伸手撫摸着墓碑上於斯年的照片,回憶着兩個人過去的點點滴滴。

「陳知阮,你爹他…」

「林教官,我知道。總督府被炸,曹錕都難逃一死我父親怎麼可能還活着。」

「你不該回來的,你應該跑的遠遠的。正好有幾個學生要去北平,你也跟着離開,一點都不要猶豫」

「那你們呢?」陳知阮沒有轉身,依舊看着於斯年對身後站着的林教官說。

「我們…跑不掉了。」林教官苦笑道。

學生能走幾個是幾個,他們這些教授是綁在一根繩上的螞蚱,國民黨當台,有很多軍閥的手下背叛投靠國民黨,為了表忠心,大肆捕殺青年會的成員。

坐上去北平火車的陳知阮,感覺有些不真實,才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父親沒了愛人沒了,家也沒了。

她看着錢包里父親她還有於斯年的合照,忍不住哭出聲。

北平

陳知阮和幾個學生已經在一個學院改名換姓讀書一個月了,似乎生活真的平靜下來了。

這天,還有一堂課就中午放學了。

「哎,你知道嗎?下午李司令的兒子要來學院里查青年會的學生」

「青年會的學生?那不是之前都絞殺完了嗎?」

「上海有一批青年會的學生跑北平來了,聽說,是被供出來的,連學生的照片都有」

「那也太慘了吧」

陳知阮聽到這個心裏一顫,扭頭看了看周圍幾個跟自己來北平的同學,無聲的對口型說「跑」

她們幾個偷偷的溜出教室,聚集在一處矮牆,「我們翻過去,分開跑,最後在火車站集合」

陳知阮跳出牆頭,拚命的跑,她下意識的扭頭看向校門口,卻看到靠近樹站着的男人。

趙先生?!趙君珞正注視着她,距離遠看不清彼此的表情和目光,陳知阮卻嚇得一身冷汗,她只知道,這次一定要跑快點。

趙君珞就如同幽靈般,陳知阮以為這輩子不回上海就不會遇到了,可是沒想到在這裡又碰到了他,身旁都是穿着軍裝的人,就是來抓他們的。

陳知阮很快就沒有力氣了,大口大口喘着粗氣。

「嘭!」一道槍聲從陳知阮背後響起,四周都是慌亂逃竄的尖叫聲,陳知阮的目光穿過被驚得四處逃竄的人群,看到趙君珞身旁的穿着軍裝的男人舉着槍,地上倒下的正是她的同伴。

陳知阮的目光猝不及防的撞上趙君珞,她心跳錯亂,額頭滲出了冷汗,她趕忙拉住旁邊開着小車的人,甩給那人一沓紙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