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與NPC大佬的愛恨日常》[快穿之我與NPC大佬的愛恨日常] - 第8章 渣男出沒

007看到面無表情的顧念一,以為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奏,它默默為自己加點了根蠟燭後,低着腦袋,懦懦答道:「我也不想叫他小傻子的,可是他老是和幫那條傻狗欺負我,還拔我的屁股的毛,你看!」

它還怕顧念一不相信似的,把快薅禿的屁股懟到她面前證明給她看。

顧念一看後,噗嗤一笑,在007充滿怨念的眼神下,她收斂起笑意,似是心疼地撫摸它的僅存的幾簇黑毛,柔聲回到:「那我替小逸向你道歉好嗎?」

「啊?可是宿主,這並不關你的事,為什麼要替他道歉?」007小聲問道。

顧念一沒有急着回答問題,反而不緊不慢地問起它來,「007,那天管家的話你有聽到嗎?」

「嗯,我有聽到。」

「007,你會同情小逸的遭遇嗎?」

「我當然會!」007毫不猶豫的回答。

「你有同情心我不會懷疑,但是你是否有一顆尊重、理解的心,我就不確定了。」顧念一看着007閃躲的眼神,繼續說道:「雖然我們相處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我知道,你的心性是善良的,可是善良的人,也會無意做出傷害別人的事。」

說到這裡,顧念一話音一頓,思考片刻後,她才慢悠悠說道:「我當初給你起綽號時,你聽到後會生氣嗎?當時的我和現在的你是相處同一個境地,我叫你「採花賊」,你叫宋逸「小傻子」,可現在,你知道我為什麼沒有再喊給你起的綽號嗎?」

007不解地搖了搖腦袋。

「那是因為我慢慢發現你的優點,逐漸放下對你的偏見,發自內心的去選擇尊重你,才不繼續叫你綽號,雖然你是名副其實的「採花賊」。所以007,你對小逸的了解還不夠深,等你學會全面看待一個人,願意去了解他的一切時,你就明白我說的話了。」

顧念一剛用溫婉的語氣把話說完,就迫不及待地釋放出按捺不住的殺氣,盯着007的懵逼的雙眼,兇巴巴道:「還有,小逸才不是小傻子,他可是我的小天使,誰讓他難受,就是讓我也難受,包括你,007,再有下一次,我絕對不會和你講道理了。」

007抹了抹冒出的冷汗,心裏吐槽着這女人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

不管如何,它還是將顧念一的話記在心裏,雖然它不是人類,不懂人類的思考方式,但是它自從被創造開始,就是要跟人類打交道,根本無法與人類割捨。

唉!007嘆了口氣,現在看來,它還是對人類的了解太淺薄了,最起碼的,做人之道,它還沒了解到。

顧念一給007講完她的大道理,便轉身離開房間,至於007到底有沒有理解她話中的意思,她相信,這傢伙有一天會懂的。

漆黑的夜晚,月光也不知被哪片雲給藏起來的,即使群星無首,卻依舊敬業,在自己的崗位上閃閃發光。

豪華明亮的別墅,在夜晚中發揮它獨有的璀璨,但到了主人休息的時間,它也有被黑暗籠罩的那一刻。

宋翊的房間內,昏暗的檯燈卻依舊在堅持工作。

顧念一如往常一樣每晚給宋逸念睡前小故事,念完後,她將目光從書里挪開,放到宋逸熟睡的俊臉上。

也只有熟睡的時候,她才會覺得宋逸和正常人沒有差別。

顧念一回想起自己對007說的一番話,她陷入了思考,當聽到007喊宋逸小傻子的時候,她第一的反應居然是氣憤,再是滿腦子想着怎麼教訓007。

唉!顧念一嘆了口氣。她以前從來都不會在意這些小事的,連別人給她起綽號時她也不會這麼氣憤。

完了!她這麼反常,不會是生病了吧?不行,她怎麼能說自己有病,顧念一思來想去,她能想到的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她在乎宋逸!

也只有這個答案,讓顧念一解釋的通自己為何反常。

一有到這個念頭,顧念一就擺出一副失戀的表情,看來,太了解自己的內心,也不是一件好事。

她到底要不要繼續喜歡呢?

一直喜歡就會越陷越深,到最後無法自拔怎麼辦?可要是不喜歡,她又覺得自己做不到,顧念一趴在宋翊的床邊,看着他越發迷人的面容,一臉苦惱的想着這個問題。

說實話,顧念一最喜歡的還是宋逸的臉,在她上輩子中,壓根沒機會見到像宋逸這麼帥的人,更何況,她還與這帥哥朝夕相處,這令顧念一怎能不心動。

顧念一苦澀地想着,選擇不喜歡,但她覺得自己很難做到,選擇喜歡,她知道自己和他很難有結果,以宋逸的心智,他不懂什麼是愛,甚至在他眼裡,最多只是把她當做親人,而且,她還有任務在身,又能有多少心思去談戀愛。

顧念一越想越心酸,只要這任務一日沒完成,她就單身一日,她真的好寂寞,混得連一隻貓都不如。

這一晚,註定是顧念一的不眠之夜。

第二天早上,顧念一頂着兩個熊貓眼去找007,反常地問起男主他在什麼地方。

007看到顧念一的兩個黑眼圈後,愣了一下,隨即它的笑聲破口而出,顧念一本就有起床氣,再加上昨晚入睡不好頭腦還隱隱作痛,聽到007的嘲笑聲後,她在007的屁股留下自己的怒火後,毫不留情地轉身離去。

顧念一沒有從007嘴裏打聽到什麼消息後,就打算繼續慢慢等,反正有一天,她遲早會在這偌大的唐府遇到男主的,畢竟女配和男主的緣分可沒怎麼淺。

時間證明,顧念一的想法果然沒有錯。 這一天,顧念一正替宋逸回畫室拿顏料的時候,在拐角處撞上一個人的胸膛,那人痛得悶哼一聲,而顧念一卻是痛的頭昏眼花。

她捂着自己的腦袋使勁的揉,猛然間才想起,她撞到了人,是應該馬上道歉的,於是乎她顧不上揉腦袋,趕緊向對面的人道歉的。

她匆匆道歉了幾聲後,卻硬是沒等到對方回答,顧念一疑惑地抬眼望向那人的面容。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