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與NPC大佬的愛恨日常》[快穿之我與NPC大佬的愛恨日常] - 第1章 死亡與過往

某三線城市中心醫院,血腥味充斥着整個搶救室。

顧念一聽到了眼前這位醫生莫名地發出一聲嘆息。

她還來不及疑惑,就聽到他對旁人說道:「死亡時間是18點08分,多年輕的一個姑娘……唉!算了,去通知她的家人吧。」

熟悉的面容被披上白布。

那一瞬間,顧念一便想起來,原來她已經死了,床上躺的分明是她的屍體。

她是怎麼死的?仔細想想,好像是車禍,不對,應該是天禍。

明明好端端的走在人行道上,怎麼就衝出一輛車把她撞了呢?過分的是,死後那難以磨滅的劇痛。

明明她長的難看也就算了,為什麼死的也要這麼難看?哼,這老天爺還真是厚待她!顧念一憤憤不平地想着。

看到走過的行人都無視自己,顧念一也不奇怪,她明白自己現在成了名副其實的阿飄了。

顧念一一想到這個,她的大腦就不由興奮起來。

哈哈~ 終於有機會重新投胎了!嗯,自己生前確實也沒做過什麼壞事,可以投個有錢人家吧!

一道低沉又帶着些許嘶啞的聲音從顧念一後背緩緩傳來,打斷了她此時的妄想。

「那邊的那個鬼魂,既然都死了,就不要在陽間逗留過久,快跟我走吧!」

顧念一都快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嚇得魂都快散了,這勾魂的人來的也太快了,她還沒見到家裡人的最後一面呢!

轉身過後,只見揮舞着鐮刀,披着黑色斗篷的骷髏咧着白森森的牙齒向她飄來。

「哇!這不是死神嗎?他怎麼會在這裡了?西方的神什麼時候管到東方的土地上了,閻王爺啊,快出來宣誓領土權!這死神也丑的太難看了,哦嘶~ 我的眼睛!」

吐槽過後,顧念一緊緊捂住雙眼,生怕她的眼睛再次受到傷害。

那死神嘴角狠狠抽了幾下,說他丑?竟然不是因為他長的可怕?這女人腦袋裡裝的是什麼?

不行,戲還是要繼續演下去,他還沒戲弄完這個壞女人,來報他們過去的血海深仇!

於是他上前扯着顧念一胸前的衣服,在她耳邊惡狠狠地說道:「閉嘴!臭女人,由於你生前作惡多端,壞事做盡,我是替天行道,特地來將你拖入地獄,受盡地獄間的折磨!」

聽到他說的話後,顧念一緊閉的雙眼抖了抖,呼吸瞬間也不暢通了。

她居然被這丑東西碰了!完了,她不幹凈了!

於是她拼了老命掙脫被死神扯着的衣服,活像只無頭蒼蠅般跌跌撞撞地跑開。

可無論跑到哪,死神也緊緊跟在她的身後,顧念一見他追得這般緊,便自暴自棄地跑進角落裡背對死神蹲着。

都成鬼魂了,她還能跑去哪?

過了好一會,她發現背後沒有動靜,便好奇地回頭看一眼。

那死神正悄無聲息地在後頭盯着她。

顧念一湊巧地看到他的臉,隨後將頭快速扭回,臉上毫不吝嗇地顯露出她的嫌棄。

嘖嘖嘖!真是丑的難看,沒想到死後還要見到這麼丑的鬼神,她這運氣,還是夠絕的。

回想起他剛剛說的話,難道她生前真的作惡多端,壞事做盡了?

不對,快速搜刮完記憶,她顧念一壓根沒有做過任何犯法的事,想到這,顧念一心裏便有了份底氣,她冷靜地直視着這位死神。

「你找錯人了吧!死神大人!我生前遵紀守法,連只螞蟻都不敢傷害,何來作惡多端,壞事做盡了呢?」

聽到這女人的竟敢在他面前信誓旦旦地說。死神哼了一聲,冷冷回答:「本大爺找到就是你!好,既然你不承認所犯下的罪,那我就讓你清楚的知道,你所犯下的喪盡天良之事。」

這死神還特意飄到顧念一身後,清了清他的嗓子,提高了音量便緩緩道:「顧念一,女,死前25歲,母胎單身至今,性格狠辣。

所犯罪行如下:XX年XX月到XX月內,共拿掃把、拖把等危險物品追趕弱小的貓咪99次;

XX年XX月XX日,你綁架一隻貓去醫院做絕育手術,讓它失去了尊嚴;

更可惡的是,你又膽大包天的去拆散了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你簡直罪該萬死!

罪人顧念一,你該不該認罪?」他痛心疾首地向她問道。

顧念一目瞪口呆地聽完最後一句話,這些事她好像干過那麼幾件,可怎麼就被他說得天理難容。

如果做這些事都能進地獄,那進地獄的門檻是有多低啊!

她暗暗吐槽完,又仔細想想,活着也夠嗆的,死後還下地獄的話,那滋味,她不敢想像。

顧念一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爭取不下地獄的,但她不能與這死神硬碰硬,得想個辦法。

於是她一臉悲壯又振振有詞道:「我承認我做過這些事,一切不過只是為了維護我的利益罷了,何錯之有?

如果在您看來是罪不可赦的事,那我便無話可說,你快點帶我去地獄吧!」

顧念一想着試試以退為進這一招的效果怎麼樣。

說完她精心設計的台詞,顧念一看到死神不為所動,決定再加一把火,於是她看向門口。

一張張陌生的面孔映入眼中,卻沒有一張是她熟悉的,期盼的,眷戀的。

頓時,她雙眸垂下,眼中的悲傷漸漸溢出,化作一顆顆淚珠。

可哭着哭着她又想到,家人看到她冰冷的屍體,該有多麼悲傷心。

於是越哭越凶,早就忘卻了她一開始只是在演戲。

平時看慣顧念一囂張可恨的臉,現在居然被淚水沾滿,死神心裏有種說不上的彆扭感。

轉念一想,他是不是戲弄過頭了?不然怎麼把她弄哭?

他煩悶地撓了撓身上不存在的毛,向顧念一喊道:「喂,臭女人,別哭了,你要是怕去地獄的話,本大爺倒是可以給你個機會!只要你幫我完成任務!」

但顧念一還在沉浸在悲傷的情緒中,壓根沒有聽到他說的話。

死神無奈地看着她越哭越凶,眼淚和鼻涕都糊在一起。

他實在忍不下去,便打了個手勢。

瞬間,顧念一與死神的魂體便消失在醫院內。

片刻後,顧念便被死神送入一處秘境,此處白茫茫一片。

顧念一被秘境的強白光刺入眼膜,讓她本就流過淚水的雙眼愈發刺痛。

陌生的環境令她本能的開啟戒備的狀態,於是她快速壓下心裏悲痛的情緒,揉了揉雙目。

等眼睛適應這裡的亮度後,她小心翼翼地睜開了眼睛。

入目之處只有無盡的白,顧念一眼裡流露出迷茫後,她心裏想,這就是地獄嗎?怎麼有點像天堂?

她臉上疑惑的表情被死神收入眼中。

他開始用賤兮兮的語氣開口解釋道:「這是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