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今天好戲開場了嗎》[快穿之今天好戲開場了嗎] - 第9章 靈異世界(7)

幻羽把手裡的嬰兒放在了供奉的桌子上,嬰兒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看着面前的雕像很熟悉就慢慢地用自己短小的手腳朝那邊爬去。

雕像里的人感受到自己孩子的氣息也不理幻羽這一行人了,用自身的力量在儘力保護着自己的孩子不掉下去,嬰兒也感受到自己母親的氣息使勁在往那邊爬,爬行速度太慢了,幻羽都想一把把他薅過去。

幻羽說做就做,直接把嬰兒薅到了雕像的下面,顯然雕像里的人也沒想到幻羽會一把把自己的孩子薅過來,還楞了楞,嬰兒也不管是誰幫他使勁往雕像上面爬。

幻羽趁着嬰兒還在爬的時候直接用周圍的陰氣打破了這尊雕像里的束縛,隨後一名白衣女子出現在了桌子面前,徐慧和李佳沐都看呆了,這結界說破就破,還有那個嬰兒說薅就薅,大佬風範十足啊!

白衣女子感覺到了幻羽的厲害微微躬身後抱住了還在努力爬的嬰兒,抱住嬰兒的那一刻,白衣女子的眼角流下了一滴血淚,

「阿寶,媽媽在這兒呢」

白衣女子虛渺的話音在嬰兒耳邊響起,嬰兒明顯的楞了一楞隨後感受了一下是自己母親的氣息,立馬咿咿呀呀的揮舞着手臂緊緊抓住白衣女子的手,看到自己孩子的反應白衣女子的眼淚越發涌地厲害

「誒,你說大佬是不是也想自己母親了啊,大佬在那兒看了好久了」

「我也覺得,想不到大佬還是非常情深的」

徐慧和李佳沐在後面竊竊私語的時候幻羽早聽到了她們兩個的對話,我不就是站了一會兒,都能想什麼多,難道這屆女鬼的腦補能力增強了?

「謝謝你,幫我和阿寶團聚了」

白衣女子終於是緩過情緒就對幻羽道謝,懷裡的嬰兒也用那雙小眼睛盯着幻羽,看得幻羽不好意思了,

「不是什麼大事,我只是在壓馬路消食而已,碰巧看到了,我這種好心人怎麼能不幫忙呢」

徐慧聽到幻羽說的話就差豎起大拇指了,不愧是大佬,來廢棄大樓壓馬路消食,還碰巧看到了,大佬也太好心人了

幻羽說這話自己都有點不信了,偏偏對面的白衣女子還信了,exm?這都能信,真就女鬼智商不太高?還是我表現的太真誠了?

「接下來,你們是想轉世嗎?我可以幫你們」

「不,我想報仇,是他在背後捅了我一刀,甚至連自己的孩子都不放過」

「哦?是誰害得你」

「那個該死的狗男人,我們本來在大學就在一起了,畢業之後更是立馬結婚了,還有了小寶,但是沒想到他居然為了自己所謂的前途什麼的,聯合其他人一步一步下套把我的靈魂封在了裏面,還對阿寶下手,我親眼看着他把阿寶練成小鬼,阿寶還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以為爸爸在跟他玩遊戲還笑嘻嘻地對着他,他居然如此惡毒,我要報仇!」

「你知道和他一起的人是誰嗎?」

「我不是很清楚,其實在他有點不對勁的時候我就有所察覺了,但是還是沒能阻止他,疑惑的是他經常去一家離我們家很遠的餐館吃飯,他還帶我去過一次,那家餐館很奇怪,但是又說不上來哪裡有問題,每次他生意上有問題的時候都會去那裡喝酒」

「哦~這男人吃的挺花啊」

李佳沐在後面吐槽,幻羽看了眼李佳沐冷漠的眼神讓李佳沐感覺自己馬上要噶了,完了,說錯話了,不該插嘴的

「如果他真的是去的那家餐館的話,我們的目標應該是一致的,我也在追查那個餐館後面的人」

「我會幫忙一起查的,讓我跟着你吧」

「喂喂,這邊還有兩個鬼呢,我們還有意見呢,怎麼不問問我們」

徐慧看白衣女子要傍上大佬了趕緊阻止,要是那邊那個女鬼加入我們那不就是三人行了嗎,而且還有個孩子,大佬好像比較喜歡那個孩子,要是過來了我豈不是要失寵了

「收起你的幻想,你根本沒有得過寵」

「大佬,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都寫臉上了」

徐慧朝李佳沐看去指了指自己的臉,李佳沐連忙點頭,

「好了,以後你跟着我們吧,畢竟都是一個目標」

白衣女子點了點頭然後說自己叫范香,之前一直在家帶孩子,嬰兒叫張成寶,張成寶好像知道要跟幻羽她們一起一樣興奮的一直揮舞着手臂,

幻羽看了看時間已經一個小時過去了,想了想覺得差不多了,就帶着一行人準備回宿舍,幻羽剛把徐慧她們兩個收進手錶里,就看見范香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咳,那個啥,等我回去找個東西當容器,你先等等」

「嗯嗯」

見范香沒有過多追問自己還是比較滿意的,哪兒像那兩個痴呆兒,天天腦補一些不實際的東西,笨死了

幻羽不打算耗時間後回去的速度都變快了不少,等幻羽回到宿舍的時候寢室里的人都在,因為怕牽連到范香就讓她先帶着張成寶去了附近的空房子獃著,幻羽剛進門徐一倩就走了過來

「小怡,你怎麼才回來」

「吃完飯去逛了一會兒,怎麼了,這麼急着我回來」

「沒,這不是擔心你嗎?都11點了」

徐一倩的眼神躲躲閃閃的,幻羽當然知道她在想什麼,要是今晚我不回來,計劃就不能進行了是吧,太好懂了

「哦,那我去洗漱了,沒多久就要熄燈了」

說著幻羽直接略過徐一倩往洗漱台走去,徐一倩見幻羽無視自己也沒所謂,等今晚你就沒好事,哼,希望那個人的布置沒問題,上次信誓旦旦的符不也沒用嗎,就會吹牛皮

幻羽慢吞吞的洗漱完了之後就躺上了床,躺下才釋放出一絲精神力感知整個寢室,感覺到一個陣法圍繞着宿舍在運行,而且好像還不簡單,看這陣法的樣子應該是把周圍的陰氣都引到了這個宿舍來

這是打算把她們都扯進來嗎,就連徐一倩也不放過,果然狗就狗,連被自己人倒打一耙都不知道,不過那個人應該不會只布置的這麼簡單,應該是還有後手,不過我才難得去找

等到時候來了的時候就知道是什麼了,還是先睡會覺吧,實在不行把那兩個鴕鳥女鬼放出來相互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