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黑化大佬總黏我》[快穿之黑化大佬總黏我] - 第8章 暴戾廢太子VS機靈小宮女(8)(2)

>

「葉蓁……」慕容瑾眼睛失神,緩緩低吟。

霎時,他的腦海里突然浮現起一個女孩的模樣。

女孩臉蛋緋紅,在陽光下抓魚,還笑得格外燦爛。

畫面里有歡聲笑語,讓他感覺到了家的溫馨。

葉蓁察覺到慕容瑾眼裡的厲色有了些許的緩和,於是快步走到慕容瑾的跟前,小心蹲下。

隨之便將那隻已經被慕容瑾咬得沁血,卻仍緊攥着的手,緩緩取出放下。

隨着葉蓁的靠近,慕容瑾感覺到迎面撲來沁人心脾的梔子花芳香。

是淡淡的清香,很好聞,使人舒心。

慕容瑾頓時感到心安許多,便沒再多想,直接撲向對方的懷中。

葉蓁先是愣了一下。

待反應過來時便莞爾一笑,摸了摸懷中人不安的腦袋,輕輕拍着他的背,像是在哄小嬰兒。

「好了別怕,我在,我一直都在的。」

在糰子看來,此刻葉蓁的身上正散發著偉大的母性光輝,閃耀得讓人睜不開眼。

【宿主大大,你生過孩子嗎?】

糰子覺得葉蓁在現實生活中肯定是位早早就當了媽的好母親。

不然的話,她這會兒怎麼這麼像慈母?

葉蓁:「……」

【我連戀愛都沒談過,你就問我生過孩子沒——請問狗團你禮貌嗎?】

如果合時宜的話,此時的葉蓁真的很想翻個大白眼送給糰子。

……

後來又哄了好久,葉蓁才終於把慕容瑾騙上床。

可慕容瑾仍舊緊緊握着葉蓁的手,始終不肯閉眼睡覺。

「殿下聽話,閉上眼睛乖乖睡覺哈。」

葉蓁端坐在床邊,「深情」地看着慕容瑾,眼裡充滿了母性的溫柔。

「我不。」慕容瑾死活不肯閉眼,執拗地拉着葉蓁的手,有些委屈道:「我要是睡著了,你就走了。」

他不想一個人獃著。

「殿下睡吧,我不會走的。」葉蓁順着他的腦袋撫摸。

心中卻不同於表面:怎麼感覺慕容瑾這會兒像個熊孩子?

「我不,你騙人,我一閉眼你就走了。」慕容瑾眼角艷紅,帶着哭腔不斷搖頭。

母妃當初就是在這樣的夜裡,把他哄睡着後就……就永遠地離開了。

他還是不肯相信任何人啊,葉蓁無奈嘆氣。

「那這樣好不好,殿下你閉上眼睛睡覺,我給你唱歌兒,只要能聽見我的聲音,那我就是一直在身邊陪着殿下,沒有走的對不對?」

葉(溫柔又傲嬌)蓁:看你是小屁孩才哄你的。

慕容瑾略微躊躇了一會兒,隨及應聲:「好。」

葉蓁看着聽話的慕容瑾不禁展顏淡笑,輕柔拍着男人的背,朱唇開始微微啟合:

「江南又夢煙雨,

長河流入故里,

炊煙漫漫,透過百川千萬里……」

女孩的歌聲如空谷幽蘭,婉轉柔和,似春風般撫慰着一切。

屋外的雷電也漸漸淡了下去,一切都在慢慢恢復平靜。

伴隨着女孩悠揚動聽的歌聲,過了很久……像是確定她真的不會離開後。

慕容瑾這才終於緩緩閉上眼眸,漸入佳境。

在夢裡,慕容瑾又夢到那副令他永遠也不願再回想起來的畫面。

如同那時一樣,他還年幼,看着面前的景象依舊是被嚇得跪倒在地。

儘管滿臉驚慌失措,卻也清晰辨認出眼前懸吊在屋樑上的女人,就是往日里溫柔賢惠的蘇夢雨,他的母親。

於是他快速地起身跑向她,緊緊抱住女人的雙腳。

踮起腳尖往上收力,企圖救下懸吊的女人。

但一切已成定局,終是無事於補。

「來人!快來人啊!」

一直維持着墊腳收力姿勢的小男孩絲毫不顧及自己的疲累,只是拚命地嘶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卻仍舊無人應答。

「母妃你別走,快醒醒…不要拋下瑾兒……母妃你快醒醒……」

小男孩希望面前的女人在聽到自己的乞求後能夠蘇醒過來。

他的臉上滿是頑強堅毅,再傷心也不敢大聲哭泣,因為他知道…母親不喜歡他哭。

他要是哭了,母親會心疼的…

「瑾兒會很聽話,再……再也不會惹母妃生氣,真的……是真的……」

女人依舊沒有回答他。

最後帶着哭腔的小男孩已經開始魔怔地自言自語,卻仍舊維持着托舉的姿勢。

若是放在以往,慕容瑾便會因此整夜陷在夢魘里。

然而就在此刻,他眼前的場景瞬地消逝轉變——

在一片碧水藍天下,身旁有着波光粼粼的池塘,池塘水面蕩漾着粉色的花瓣和青翠的綠葉。

不遠處有個女孩一邊向他招手,一邊喊道:「殿下快過來,我又抓到魚了,今晚吃烤魚好不好?」

「——好。」

他下意識地應答,只是跟從內心,身體竟不受控制地向女孩跨步走去。

一切都是那麼美好……

此時熟睡的慕容瑾,原本緊皺的眉梢緩緩舒展,嘴角款款上揚,綻放出明凈的笑容,仿若十分滿足。

而眼角乾涸的淚痕早已被遺忘。

留下的,唯有向黑夜躬身告別,驅散陰霾的笑顏。

「我聽着笙笛曲,

人間清歡可期。

落落冰川,流轉着千年古憶……」

女孩的歌聲漸漸變得輕微。

葉蓁的眼皮子早就在打架了,她再也抵抗不住睡意。

於是準備起身離開回到自己的房間,卻發現自己的手被慕容瑾緊握着,怎麼也抽不出來。

而她睡意實在強烈,心想也沒差,索性枕着自己的手乾脆趴在床邊睡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