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黑化大佬總黏我》[快穿之黑化大佬總黏我] - 第8章 暴戾廢太子VS機靈小宮女(8)

——是夜。

葉蓁悠閑地躺在床上,質問糰子關於慕容瑾現在處境的更多描述,這次糰子便將自己所能查閱到的資料,全都告訴給了葉蓁……

【所以,其實慕容瑾現在早已有所行動,而之前的他也只是在柳月如面前假裝的?】

【是可以這麼說的。】

扮豬吃老虎?

葉蓁暫時表示還不能接受。

虧她之前還以為小狼崽可憐至極,現在都還在受人虐待。

轉念一想,葉蓁有些鬱悶:【那麼你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

【美麗的宿主大大你也沒問我呀?】

糰子:感覺情況不太妙,先來一波彩虹屁。

葉蓁:【很好~~】

糰子:嗚嗚……它感覺情況更不妙了。

【宿主大大,團糰子也是第一次綁定宿主,所以還有好多地方都不太會,嗚嗚嗚,不要嫌棄我好不好,也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嗚嗚嗚……宿~主~主~……】

聽着糰子可憐兮兮的哭聲,葉蓁有些心疼,看見小孩子哭也有些頭疼,無奈擺擺手:【好了好了,你也不是故意的,別哭了。】

聽見這話,糰子的表情立馬陰轉晴:【嗯嗯,謝謝宿主大大。】

然後它順便擦了擦眼角本就不存在的淚水。

【不過以後凡是有關於慕容瑾的事,你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葉蓁再次強調。

糰子拍着胸脯信心滿滿地答應:【嗯嗯,肯定的宿主大大。】

入夜……

葉蓁早已進入夢鄉,窗外的黑夜不知何時開始雷霆大作起來。

閃電猛地揮起寶劍,以燦爛的劍光向大地示威,更用它那耀眼的藍光,劃破了黑沉的夜空,閃電後的雷聲更是驚天動地。

【宿主大大快醒醒,我們快去找慕容瑾。】

它沒有忘記今晚葉蓁對自己的叮囑,凡是和慕容瑾有關的事,都要第一時間通知宿主大大。

【嗯~?怎麼了?】葉蓁還有些睡意朦朧,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外面打雷下雨了,今晚是一場雷雨夜。】

糰子稍作停頓,為了證明自己還是很有用處的,於是故意賣關子。

【嗯,然後呢?】葉蓁揉了揉眼圈,開始起身穿衣。

先皇后上吊自殺的那個夜晚,就是一場雷雨夜。

就是在那時,慕容瑾親眼看見他的母親在自己的面前上吊自殺。

蘇夢雨在自殺前還特意遣散了自己宮中的所有人,所以後來無論年僅十歲的慕容瑾如何拚命地呼救,都沒人聽見,完全無人知曉。

而他,只能眼睜睜地看着蘇夢雨弔死在自己面前。

這件事在慕容瑾幼小的心靈上留下了很重的陰影。

所以每逢雷雨夜,他便會因兒時的經歷感到心中無助,甚至有時還會情緒崩潰,要通過自殘才能獲得冷靜。

在他成為了暴君以後,更是每逢雷雨夜就要斬殺幾個宮人泄憤。

糰子說著也有些心疼慕容瑾,但目光依舊嚴肅,細心囑咐道:【所以宿主,你要小心。】

如果慕容瑾癲狂起來,把宿主給殺了怎麼辦?

它可不想回爐重造——

正當糰子講完一切時,葉蓁已經剛好走到慕容瑾的房門前。

眼前的房門緊閉,屋內一片漆黑,並無任何聲響。

而屋外卻是雷霆大作,屋內的人仿若早已熟睡。

也許慕容瑾真的睡著了?

葉蓁小心輕叩:「殿下,你睡了嗎?」

可回答她的卻只有雨聲,屋內依然毫無動靜。

【宿主,慕容瑾根本就沒睡。】

糰子通過自己的距離透視能力,清楚看見此時的慕容瑾正瑟縮在角落裡。

「殿下,你要是不說話的話,我就當你允許我進來嘍。」

「滾——!」這時屋內才傳來慕容瑾歇斯底里的怒吼。

「好——那我進來啦。」葉蓁孰若無睹,準備推門而入。

這個時候就是應該要發揚耍無賴的精神。

【糰子,門從裏面被拴住了,你能把它打開嗎?】

葉蓁似乎還沒怎麼具體了解過糰子的能力。

【小意思,當然可以。】糰子抖抖尾巴,一小束白光藉著閃電閃爍的瞬間,悄悄依附在門栓上。

【好啦宿主,你可以嘗試着撞一撞,現在門栓已經變脆弱了。】

聞言葉蓁雙手微微用力往前一推,果然,門就被輕易地推開了。

「殿下?」

葉蓁緩步探入屋內,一轉身便看見慕容瑾此時正雙手環抱着自己,獨自蜷縮蹲在黑暗的牆角里。

男人眼眸猩紅,卻還強迫般咬着自己的虎口,嘴角沁着血色,他似是想通過這種方式使自己冷靜下來。

聽見門被推開的聲響,慕容瑾抬頭望去。

只見他平日里清冷孤傲的眼睛,於此時彷彿失去了所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滿了無助。

此時的慕容瑾既希望有人進來,又希望,不要有任何人進來。

他很需要幫助,但是現在的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甚至很可能會傷害到面前的人……

不!

「你進來幹什麼?我叫你滾啊!」

他現在不需要任何人,更不相信任何人!

連母妃都拋棄了他,現如今又還會有誰真正在乎他的死活?

「殿下你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葉蓁試圖先將慕容瑾安撫下來。

此時的慕容瑾在她看來,就像是只被欺負且負傷,可卻只能躲在角落裡獨自舔舐傷口的小狼崽,可憐極了。

「我是葉蓁啊……」葉蓁指着自己,輕聲安慰:「我不會傷害殿下的,殿下也不要傷害自己。」

葉蓁一邊輕聲安撫,一邊緩緩走向慕容瑾,同時仔細觀察着男人的一舉一動,生怕他會做出過激的行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