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黑化大佬總黏我》[快穿之黑化大佬總黏我] - 第7章 暴戾廢太子VS機靈小宮女(7)

大黑蛇似是感覺到慕容瑾的侵略性,不甘示弱將自己的上半身立得更高,準備隨時來個致命一擊。

由於慕容瑾的頭偏向房門裡側,所以沒有人看到他此時的神色募然一涼,充滿了不屑,看向大黑蛇的眼色也仿若盯着一團死物。

只見他指尖輕輕一撣,迅電不及瞑目,一支短細的銀針從他指間快速射出,直直地沒入了大黑蛇的七寸。

速度甚至快到旁人根本無法察覺。

頓時,大黑蛇感到腹部吃痛,像是被千萬根灼熱的利針深深刺扎,於是轉而回頭咬向自己的腹部,藉助利牙以停止此刻的痛苦折磨。

須臾它便倒地不起,大腦袋隨着上半身左搖右晃幾下,直直平摔於地面。

什麼鬼?

眾人皆是疑惑不解。

這條毒蛇是因為自己咬到自己,所以被自己的毒給毒死了?!

糰子:其實是被慕容瑾的毒針給毒死的,但它現在不說。

哎,就是玩兒。

「哦對了,我剛剛用茶杯砸了它的頭,難道是因為這樣,所以導致它精神錯亂,自己咬了自己?」

葉蓁眨着澄澈清亮的眼眸看向慕容瑾,好奇地發問。

慕容瑾淡淡審視一眼那蛇的腦袋後,再才看向葉蓁,一本正經地回答:「想來是的。」

順便又不易令人察覺地嗅了嗅懷裡的女孩。

梔子的花香雖淡了些,但依舊好聞。

葉蓁逐漸回過神,這才發現她和慕容瑾目前維持着的姿勢有些曖昧。

瞬及笨拙地從慕容瑾身上跳下,在雙腳落地時,因為沒站穩,身體還不住搖晃幾下。

慕容瑾見狀立馬伸手想要攙扶,可葉蓁只是稍微晃了幾下,便再次站穩,還順便捶了捶自己的小腿。

慕容瑾停在半空的手突然僵住,意識到自己似乎太過主動,於是動作連貫地收回手,轉而側身甩甩手腕。

看着就像只是單純地活動活動筋骨。

葉蓁根本沒看見慕容瑾扶她的小動作,只是心中念叨:【我肯定是腿太麻才差點沒站穩的。】

——此地無銀三百兩。

【宿主你騙人,明明就是因為腿被嚇軟了,所以才沒站穩的。】糰子無情拆穿。

【團~子~,原來你在呀~】葉蓁的心聲滿是「慈祥」。

剛剛那條黑蛇又肥又丑,差點把她嚇暈的時候,它不在。

在她差點被黑蛇咬死的時候,它也不在。

現在倒是在了。

【你一出來就說這麼「中聽」的話,是不是想讓蓁姐我教教你,花兒為什麼這樣紅?】葉蓁內心的小人早已咬牙切齒。

【宿主可別冤枉我,剛剛在那麼緊急的情況下,我的第一反應就是探查這條蛇有沒有毒,結果顯示是無毒,我這才沒有吱聲的。】糰子極力辯解。

葉蓁痛心疾首,表示她交友不慎:【可就算沒毒,被咬了也是會很痛的,糰子你沒有心……】

【咬一下也不會死噠,只要宿主還活着就行,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嘛,哇哈哈哈哈!】

心大的糰子還在繼續作死。

葉蓁:還敢笑,你覺得你自己很幽默嗎?

她還是很想打人,怎麼辦……

【哎不對,要是這條蛇沒毒,那它是怎麼把自己給毒死的?】葉蓁覺察到了糰子話語中的重點。

【這條蛇不是被它自己毒死的哦,是慕容瑾用毒針毒死噠。】

糰子做出一個自以為很帥的姿勢:嘿嘿,它真是無所不知,宿主大大肯定要表揚它了……

嗯?所以慕容瑾會武功,現在是在隱藏實力?

葉蓁笑裡藏刀:【你可真是我的好糰子啊~晚上的時候,再給我好好地解釋解釋這一切。】

糰子:聽着宿主的語氣,為什麼它感覺不太妙?

……

幹了一個上午的活兒,剛剛又經歷了這場「生死」風波,葉蓁是真的累了。

「我沒事了,等把房間打掃打掃,我還要休息會兒,大家也都快回去休息吧。」

沈柔趕忙來到葉蓁身邊,挽着她的手,擔憂道:

「蓁姐姐你快些休息吧,我來幫你打掃。」

雖然她自己也很怕蛇,但蓁姐姐更怕,而且方才還被嚇壞了,她得好好照顧蓁姐姐。

葉蓁見沈柔滿眼擔心她的模樣,心中大有感觸,牽起沈柔的小手:「小柔你真好,那我們一起打掃吧。」

雖然葉蓁最怕的就是蛇了,但眼下它不過一條死物:沒什麼好怕的,嗯她不怕——葉蓁試着給自己壯膽打氣。

慕容瑾見兩人如此也不便久留,便默默離開了。

離開時還用兇狠憎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