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廢柴女主》[快穿之廢柴女主] - 第8章 聖女的歸宿(2)

原主的回憶。

這是一個叫楊安倩的女孩兒,家境優越,是個無所事事的富二代,因為父母輩是家族聯姻,她又是個女孩,所以根本沒有人關心她,家族企業不歸她管,因為沒有才華,也不受家裡長輩重視。

除了一開始家裡給她準備的一筆存款,她什麼都沒有。

可想而知這樣的女孩子,如果遇到一個渣男,會發生什麼了。

安倩接收完了原主的記憶,慢慢從起身,然後在地上找到一個精緻的精緻的小挎包,裏面有個手機,還有一把車鑰匙。

手機屏幕一片漆黑,一條短訊一個電話都沒有,原本有點不理解原主的安倩,這會兒忽然有點同情原主了。

都要自殺了,居然一個關心的人都沒有。安倩當下也不再多想,而是拿着車鑰匙去了停車場,然後開着一輛拉風的紅色跑車,去了酒店。

進入酒店房間,已經接近凌晨一點,安倩什麼都沒多想,而是洗了澡悶頭大睡。

之所以不回家,不是因為原主沒有房子,而是被人佔了。

那個男人叫許安,是楊安倩和小姐妹在夜場嗨的時候認識的,他在那裡當侍應生,給喝醉的楊安倩遞了紙巾。

他長得不錯,一開始表現的很有禮貌,無論楊安倩怎麼撩,他都不為所動,一來二去,楊安倩就真的對他動了心,開始追求他,給他買東西,去他學校找他,那段時間,楊安倩洗掉臉上的妝容,變成一個小女生。

在學校的操場上,許安捧着一束玫瑰花向楊安倩告白,那一瞬間,楊安倩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他們開始了甜蜜的戀愛,楊安倩淪陷了,把自己的錢都拿來給許安用,房子給他住,他不上班,楊安倩就養他。

漸漸的,許安開始跟她吵,說她不懂他,那些不要他的公司都不懂他,罵楊安倩沒用,不能讓他當公司老總,還說為了他們的以後,讓楊安倩把他們的孩子打了。

這些楊安倩都受着,她以為許安只是氣運不佳,這些只是一時的,可是後來許安越來越過分,每天拿着楊安倩的錢去夜場鬼混,夜不歸宿,回來就吵。

到最後許安讓她滾出去,一次又一次,至於這次自殺之前,是許安很久沒理她了,她害怕許安出什麼事,所以回去看看,結果,她看到許安和一個女人住在她的房子里,睡着她的床。

她還聽到,他們要結婚了,許安拿着她給的錢要和那個叫柔柔的女孩結婚,之前的一切都是為了騙她的錢,騙她的房子,楊安倩徹底崩潰了。

第二天早上十點,安倩從酒店醒來,她先去洗了把臉,看着鏡子里的精緻臉龐,默默想着楊安倩的心愿——她想有人愛她。

這不是她一開始的心愿,也許跳樓前她想報復那對男女,想要許安只愛她一個人,或者想看他後悔,那麼當她跳樓的短短几秒時間內,她想的只是希望有人愛她。

走出酒店以後,安倩盤算了一下手裡目前還有多少錢,楊安倩有很多銀行卡,但是經常使用的只有一張,現在裏面還有21塊。

安倩坐在車裡看着油表,拿這二十塊錢給自己充了個話費,然後用手機搜索了一下附近的二手車交易市場或者修理廠。

這輛車太招搖,安倩打算把它賣了,然後換個方便出門的。

車行老闆開價三萬塊錢,安倩也不講價,當場答應了下來,老闆瞬間後悔價格開高了。

辦完手續,安倩拿着三萬塊買了一輛小電驢,再配上雨披頭盔,上路許可證,安倩騎上小電驢那叫一個開心,這才有了一點她當初生活的感覺。

雖然做了兩次任務,可屬於她自己的人生仍然是歷歷在目,她不想忘記,那是她人生的來路。

騎着小電驢,安倩去最近的商場吃了一頓,然後買了身衣服,換了個髮型,失戀而已嘛,沒有什麼是購物不能治癒的。

香草雪糕順着舌尖滑下去,又綿軟又冰涼,安倩一口氣吃了三個口味,其實她並不是很想吃,她只是在給金手指進貨,金手指也是有些弊端的,那就是只能變出她吃過的東西。

商場玻璃裏面,女孩年輕靚麗煥然一新,走在大馬路回頭率百分之八十以上,可就是這樣一個女孩,居然沒人愛她。

安倩嘆了口氣,然後走進一家律師事務所,房子總歸是要拿回來的,而保護自己的最好辦法,就是拿起法律的武器。

律師的建議很簡單,直接報警,以非法入室處理,然後盡量的收集證據,證明二人已經分手,這部分對安倩來說不算太難,她和許安的聊天記錄不要太多。

走出律所,安倩先找了物業,物業管不了,再報警,不過物業還是挺有效率,電話打完沒一個小時,許安的電話轟炸就來了,緊接着就是各種信息彈窗。

而且,還都不是什麼好話,可見原主在他面前有多卑微了。

安倩嗤笑一聲,一張一張的截圖保存,然後打電話報警。

「警官,我要報警,有人非法入室,還毀壞我的個人財物。」安倩盡量說的很嚴重,很可憐。

**很快受理,安倩報完地址就在門衛處等着,等他們來了,再說明情況以及給他們帶路。

等他們到了,就看到物業的人正在和許安理論。

「這是我家,我憑什麼搬走!這裡的業主是我女朋友!你不知道嗎!」許安言辭鑿鑿,一臉不耐煩,他其實一點都不想理這個物業,可是柔柔討厭有人敲門的聲音,所以他才出來理論。

更何況,他才不相信楊安倩那個女人會趕他走,這個房子他都快住了兩年了,早就把這裡當成自己家了。

「哦,是嗎,我們不是分手了嗎?」安倩冷冷開口。

許安這才看到安倩,頓時一張臉都氣紅了,「你還知道回來!你看到沒有,這個業務居然要趕我走,還不快叫他滾!」

氣上心頭的許安完全沒注意安倩說的話,以及她身邊跟着的**同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