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廢柴女主》[快穿之廢柴女主] - 第2章 賺錢上學(2)

安倩把自己的身世渲染的足夠可憐,要求也很低,但這個時代,孩子就等於父母的固有財產,雖然法律有所規定,但這窮鄉僻壤,很難做到庇護每一個受到傷害的人。

因此,安倩上學這件事,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

最主要的問題是,監護人的首肯,以及上學的費用,安倩啃了一口從食堂五毛錢買的饅頭,忽然目光一閃,同時面前人群里一個小胖墩的眼神也落在了她身上。

「張小倩!?」張小寶的聲音在人群里格外響亮,頓時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你……你怎麼在這裡?!」張小寶一臉的不可思議。

「我來上學了。」安倩沒有逃避,冷冷的回答了。

「怎麼可能!你肯定是騙人的!我要告訴老師把你趕出去!」張小寶漲紅了臉,看起來非常的義憤填膺,拔腿就往教室辦公室跑。

「你作業寫完了嗎?還敢去找老師?再說,我昨天已經說過了,打不死我,我今天就會來上學。」安倩冷漠的盯着張小寶,非常嚴肅認真的說道。

張小寶一下子愣住了,他有點懷疑面前這個人到底是不是他那窩囊姐姐,他站在原地咽了咽口水,還是有些不服氣。

「你憑什麼來上學!你一個字都不認識,你個大笨蛋,老師知道了肯定會趕你回去的。」張小寶握緊了拳頭,狠狠的說道。

「哎,小寶,這是誰啊?」周圍有人好奇的問道。

張小寶一下子語塞,他可不想在同學面前承認面前這個穿的破破爛爛的女孩是他姐姐。

「哼,我跟她可沒關係!」周圍好奇的人越來越多,盯的張小寶很不自在,只能不停的重複這句話,來搪塞周圍的人的嘴巴。

「既然沒有關係,那我上不上學也跟你沒關係!認不認字也跟你沒關係,你也不要再來煩我。」安倩雙手抱胸,故意嫌惡的撇了張小寶一眼,轉身就想走。

張小寶哪裡見過安倩這個樣子,尤其是她的眼神,好像就是路邊的垃圾一樣,頓時怒火滔天,也顧不得那麼多了,「臭丫頭,居然敢這樣對我!我打死你!」

衝過來就想打安倩,安倩也不含糊,閃身就躲,一邊跑一邊往教室辦公室去,嘴裏還喊着,「張小寶打人了!老師,張小寶打人了!」

張小寶一看這個架勢,頓時氣焰弱了三分,一張胖臉越發漲的通紅,站在原地,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這邊的情況早就有老師發現了,這會兒也跑了過來,安倩故意揉了揉眼睛,故意裝作一副被同學欺負了要哭的模樣。

「幹什麼呢!到底怎麼了!」來人是個高大的男老師,看着柔弱的女同學,和一個氣的滿臉通紅的男同學,頓時心裏有了計較。

「老師,他欺負我,還要打我!」安倩紅着眼睛,一副委屈的樣子。

張小寶懵了,怎麼也想不到,安倩居然真的敢告老師,「老師,她,她不認識字還來上學!」小胖墩握緊拳頭,自覺自己說的話很有道理。

男老師一聽差點氣笑了,「就為這你就要打人?」

然後仔細盯着張小寶看了一眼,「你沒來上學之前,你認字嗎?」

張小寶越來越懵,但還是不服氣,尤其是他看到那個丫頭居然躲在老師身後偷偷笑他。

「她,她就是我家一個臭丫頭!」他不知道怎麼說,就只好學着王老婆子罵的那樣,企圖讓老師弄明白,安倩只是他家裡一個燒火做飯幹活的丫頭,不配和他一樣來上學。

「嗯?」男老師有點疑惑,低頭看了一眼安倩。

「老師,他是我爸給我找的後媽生的兒子。」安倩默默說完,神情無比落寞。

這句話有點繞口,老師想了一會兒才弄明白,「他是你弟弟?」

「她才不是我姐姐!」張小寶一聽就炸了鍋,「我才沒有這樣的姐姐!」

男老師一聽臉就黑了下來,這是多麼沒有家教的孩子才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又是多麼惡劣的家庭,才能養出這樣截然不同的孩子。

張小寶圓潤胖乎,身上還穿着當下最時興的衣服,而安倩呢,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不說,身體也是瘦弱不堪,一看就是營養不良。

「她是你姐姐,你怎麼能這麼說她,而且還要打人,明天把你家長叫過來!」

張小寶有些不明所以,但也本能的覺得畏縮,還想要解釋安倩不配讀書,午睡鈴已經響了起來。

「行了,各自回教室吧,明天我和你們家長好好談談。」男老師淡淡說道,拍了拍安倩瘦削的肩膀,示意她先回教室。

事情到了這裡,也達到了安倩要的結果,低頭跟老師道了謝,匆匆跑回了教室。

午休是大家都趴在桌子上,閉着眼睛假裝睡覺,過一會兒還有老師來檢查,其實也是為了這些孩子不到處亂跑惹是生非。

安倩沒睡,她在琢磨着如何賺錢,吃飯的問題可以解決,但晚上睡哪兒還沒譜兒。

安倩從小在村里長大,集市都沒去過幾回,去集市也只是為了幫劉桂香拿東西。

所以要賺錢還得從村裡着手,好在這個村雖然地處偏僻,但是想發財還是有一定的門路,所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這個地方不算富饒,山還是有很多的,這個季節可以賺錢的東西……菌子!

她可以上山挖菌子,然後周末帶到集市上賣掉。

想到這裡安倩有些坐不住了,恨不得現在就上山去,但她沒有輕舉妄動,她得做一個讓老師省心的乖寶寶。

賣糖果的剩下幾塊錢,安倩去學校小賣部買了作業本和鉛筆,這樣老師布置作業,她也不至於落下功課。

小學課程無非就是那些,安倩聽的有些打瞌睡,但為了給老師留個好印象,她還在強撐着,好不容易熬到放學,陸小然找了過來。

她給安倩安排了一個學校宿舍床位,校長找了一趟村長,但現在還沒有迴音,她不打算置之不理,至少給個地方睡,給口吃的,陸小然還是做的到。

但安倩一口回絕了,不說別的,她如果老老實實的住了學校,那她就沒機會出去賺錢了。

學校還沒給她入學籍,她來上學只是個人行為,說白了就是旁聽生,如果住校了,那性質就不一樣了。

「陸老師,謝謝你,我明天再來聽課。」安倩燦然一笑,迎着夕陽走出了校門。

安倩也沒走遠,找到了白天藏起來的包裹,繞到學校後山,尋了個背風的石壁,然後用稻草什麼的,給自己鋪窩。

「唉,錢難賺,屎難吃……」安倩忙碌了一會兒,打了個響指,給自己補充了點水分和能量,然後也沒閑着,趁着天還沒黑,尋着四周的荒山開始尋摸。

九月頭的傍晚已經開始有點冷了,安倩繞着周圍走了一圈,除了看見些當季的野菜,幾乎一無所獲。

她現在開始懷疑自己這麼早上學,是不是草率了。

踏着夕陽最後一絲餘暉,安倩趕回了她的小窩,然後用破棉絮把自己裹了兩圈,就這麼囫圇睡著了。

夜裡落了露水,安倩被凍醒了,正好吃了頓熱乎乎的夜宵,一隻香噴噴的烤雞,外酥里嫩,不知道是不是雞肉的香味,引來了不少蚊蟲,隱約還能聽到小動物的叫聲。

月上中天,安倩只能把雞骨頭扔的遠些,然後縮回棉絮里接着睡。

直到凌晨,安倩悠悠轉醒,正準備就近去附近河裡洗把臉,卻發現她昨晚吃剩的雞骨頭旁邊正盤旋着一隻大蜈蚣。

安倩心頭一跳,連忙悄悄的撿了根樹枝,一口氣按住了大蜈蚣。

這蜈蚣此時在她眼裡不是蜈蚣,而是白花花的銀子啊。

安倩雖然心裏高興,但她還沒抓過蜈蚣,一時緊張又興奮,又想弄死它,又不想破壞它的品相,只能和蜈蚣大眼瞪小眼。

最後安倩深吸了一口氣,從本就脫線的衣服上抽出一根線,然後捆在蜈蚣脖子上,再把另外一頭掛在樹枝上,這樣既能晾曬,又不怕它跑了。

做完這些,安倩跑到溪邊洗了把臉,初秋的溪水沁涼沁涼的,凍得安倩打了個激靈,趕忙打了個響指,冒出一碗香噴噴的雞絲麵。

隨着響指越打越熟練,她發現只要自己心裏強烈的想着什麼,面前就會出現什麼。

可以說只要是在這三件物品範圍內,都可以出現,當然也是有間隔的,不可能隨時都有,起碼四五個小時才能出現一次。

安倩吃着熱騰騰的雞絲麵,只感覺身體里的寒氣都被驅散了,最後滿足的打了個飽嗝,擦了擦嘴,才慢慢走向學校。

劉桂香心情很複雜,昨天來接兒子的時候,她就聽張小寶說了安倩的事,回家看了一眼牛棚,裏面果然沒人,頓時心裏一陣火燒火燎。

上學是要花錢的,而且家裡的活計也要人忙活,劉桂香自從嫁過來,除了頭兩年做了些活,後來都是安倩在干,她可不希望家裡忽然少了這麼個長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