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廢柴女主》[快穿之廢柴女主] - 第2章 賺錢上學

這一晚,安倩睡的意外的好,她本來以為還會夢到那個神秘人,沒想到一覺到天亮,安倩活動了一下酸痛的腰肢,然後用稻草搓了根麻繩,把那個破褥子和幾件能穿的衣服鞋子捆了,背在背上,然後頭也不回的走出張家小院。

天色蒙蒙亮,大概是原主每次都這個時候醒,形成了生物鐘,倒不用安倩刻意讓自己早起,回憶着原主的記憶,朝着村裡學校的方向慢慢趕路。

說是村裡的學校,其實是附近幾個村子合起來辦的學校,坐落在幾個村子中間一個舊墳地,所以路程並不短,路上安倩找個了小溪,洗了把臉,又打了個響指,美美的吃了一屜小籠包。

包子皮柔軟蓬鬆,內餡湯汁濃郁,安倩摸着自己溜圓的肚皮,對生活充滿希望。

「沒想到,這金手指還挺好用的。」安倩背着自己的行李,默默在心裏琢磨,不知道這裡是不是也是九年義務教育,這樣的話,她就只用籌措書本費了。

走了接近半個小時,天已大亮,陸續遇到不少趕早下田的老鄉,看安倩就像看到小叫花子一樣,她也不在意,一直走到學校附近,才找了個犄角旮旯,把背上那點破行李藏了起來。

接下來,只能聽天由命了,安倩嘆了口氣,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走進了學校。

村裡學校不大,一眼就望到頭,也沒有門衛,這個時候已經有學生陸陸續續來上學了,大部分都是男孩,有幾個女孩也是看起來家境不錯的。

安倩何嘗不知道這個年代,張家這種家境的女孩要上學就是天方夜譚,怪只怪張家人實在是太喪良心了,逼得原主不願按照普通女孩的活法去活。

環顧四周,安倩朝着一間看起來像辦公室的房子走了過去,果然,門上寫着「老師辦公室」。

陸小然是明豐小學二年級班主任兼語文老師,她看着面前這個面黃肌瘦,穿着破破爛爛的小女孩,怎麼也不相信她已經八歲了。

「老師,我是來報名的。」安倩沒有絲毫怯懦,先是隨意找了個老師,問清楚了誰是二年級班主任,直接就開門見山了。

「我沒錢買課本,老師,我也不要課桌,您讓我就在教室里聽課就行。」安倩的眼神無比誠懇,語氣更是接近祈求,陸小然本就是個和善的人,平時也和班裡的孩子打成一片,見到這麼渴望讀書的孩子,心裏頓時一片動容。

不過她也沒有貿然答應,先是詢問了一下安倩的基本情況,大致了解是怎麼回事,然後讓安倩在辦公室里等着,陸小然自己去找了校長。

安倩坐在陸小然的工位上,心裏大致猜的出來這位老師去幹什麼了,這次能不能成功上學,就全看這裡的校長好不好說話了,不過安倩也沒閑着,陸小然桌面上擺着課本,她便隨手翻閱起來。

沒過多久,陸小然就回來,然後帶着安倩去了隔壁一間小一些的辦公室,一位頭髮有點白中年男人已經等在那裡了,安倩心裏知道這就是校長了。

校長很溫和,先是又問了一遍安倩的基本情況,接着笑眯眯的告訴安倩,說讓她今天先回家去,好好跟父母商量好了,再來上學。

安倩聽完,心裏明白,這回不下一劑猛葯,是打動不了這位校長了。

於是她慢慢掀開上衣,露出腰上昨天被張大山一腳踢出來的淤青。

瘦骨嶙峋的皮膚上,大片淤血紅的發紫,看的陸小然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她也是做母親的人,如果是自己的孩子被打成這樣,她早就心疼壞了。

「我不能回去,回去會被打死的。」安倩哽咽着嗓音,兩行淚水從眼眶裡滑落,要多可憐,有多可憐。

「校長伯伯,我什麼都會幹,洗衣服做飯,我還會捉蜈蚣,可以養活自己,求求你,收下我吧。」安倩看着校長,一咬牙,雙膝落地,跪了下來。

「這……」王慶有點頭疼,這種想讀書的小女娃他見過很多,有上到一半被家長強制退學的,也有偷偷在學校里聽課的,到最後大多也是不了了之了,唯有面前這個小女娃,敢直接自己一個人求到他面前的。

其實收下一個學生簡單,關鍵是她上學後續的費用誰來承擔,她家裡人不同意來鬧事又怎麼辦,王慶瞅了一眼帶安倩過來的陸小然,見這位班主任也正在希冀的看着自己,頓時有點措手不及。

「陸老師,你看……」說到底,這個女娃是陸小然帶過來的,要收也是收到她班裡。

陸小然心裏正心疼這小姑娘,聽到校長叫自己,心裏明白校長是在問她的意見。

「我這邊是沒問題的,就是加個板凳的事,課本也還剩兩套,可以先給她用着。」陸小然心疼的攙起安倩,心裏打定了主意,就算是校長不想收,她也要說服校長。

「那這樣吧,今天先讓她到你班上,我去找村長再了解一下情況,看看能不能說服她家裡人。」

聽着王校長說出這番話,安倩心裏總算鬆了口氣,連忙擦了擦眼淚,「謝謝校長,謝謝老師。」

陸小然身為班主任兼代課老師,還是挺忙的,既然校長做了安排,她也不遲疑了,頭一節課就是語文,她給安倩找了張試卷讓她在自己工位上做,自己則風風火火趕去上課了。

看着簡單的試卷,安倩沒有藏拙,一口氣寫完了所有答案,剛剛校長也問了她為什麼不上一年級,安倩隨口扯了村裡的大幾歲的李春花做幌子,她比安倩大好幾歲,早就小學畢業去鎮上上初中了,這也是原主心裏最羨慕的人,說自己跟她學了一年級的課程,校長和老師也沒有懷疑,不過這份測驗還是很有必要的。

陸小然看着這份試卷,再看看面前這個面黃肌瘦的女娃,眼神越發火熱,她從來沒見過這麼聰明的孩子。

「老師,我……我寫對了嗎?」安倩小聲的囁嚅着,彷彿對自己並不自信。

「……這是滿分試卷,張安倩同學,這張試卷你都答對了!」她現在帶的孩子也是從一年級帶過來的,但是還沒有一個得過滿分。

「真的嗎!」安倩露出了高興的神情,一張小臉還有些紅腫,但這絲毫不影響她的天真爛漫。

「多好的孩子啊,她的家人怎麼就忍心下那麼重的手……」陸小然心裏想着,憐愛的摸了摸安倩的頭,又找出一張數學試卷讓安倩寫。

早在陸小然喊出滿分試卷的時候,其他老師也紛紛圍了過來,尤其是一年級的語文老師,看安倩的眼神也變得火熱起來。

「咳咳,數學可跟語文不一樣,不會寫也不要緊,你現在還小,可以慢慢學。」為了孩子的自尊心,數學老師先打了個預防針,其實他心裏比誰都希望這孩子能再拿一個滿分。

結果當然不出意料,又是一個滿分,整個辦公室都有點沸騰了。

「這孩子,好聰明!」

「是啊,寫字也規整。」

「小陸老師,要不讓她再寫兩張二年級的試卷吧!」三年級的班主任拿着試卷,躍躍欲試。

陸小然還能不知道他打的什麼心思,微微一笑,晃着安倩的兩張滿分試卷,心裏別提多得意了,「不行,孩子還小,當然要多跟同齡人相處了,而且我已經收了她,她是我的學生!」

安倩對於老師的誇獎只是低着頭,有點害羞的樣子,接下來兩節課,陸小然就把她帶到了教室,分發了書本,自己則風風火火的又去找校長了。

這麼好的苗子,她是真的想留下來。

小學一年級的課程,對安倩來說自然是易如反掌,但她知道這件事成不成,還得看自己態度好不好,所以她整個人做的板板正正,一看就和那些猴兒似的小朋友不一樣。

這會兒的張家,張大山吃完早飯依舊下田去了,劉桂香趕早起來發現沒人做飯,也沒聲張,畢竟昨天安倩被打的有多狠,她是看見了的,只以為安倩正躺在牛棚里,因此她起來做了早飯,然後張羅着送寶貝兒子上學。

王老婆子也是眼不見心不煩,吃完回屋裡躺着的去了。

就這麼著,張家沒一個人發現安倩不見了。

四十分鐘課時,十分鐘課間,許多小孩圍着張安倩問東問西,安倩不慌不忙,從口袋裡掏出五彩繽紛的糖果,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頓時饞的教室里的孩子們,口水橫流,「這是哪兒來的啊,我也想吃……」

「可以給我一個嗎?」

小屁孩兒們一個個咬着手指,直勾勾的盯着安倩。

安倩勾唇一笑,「想吃可以啊,一毛錢一顆!」

這糖果自然是安倩打響指的結果,雖然不多也有幾十顆了,這就叫空手套白狼,雖然少,但也聊勝於無,而且風險很大。

這些小孩一聽要錢,一些手頭寬裕的,頓時掏出錢來,跟安倩換糖吃,尤其是穿着體面的男孩子,不乏一口氣掏出五塊錢的。

多買多送,買的多的,安倩額外送一顆,這樣一來,安倩手裡的糖果很快銷售一空。

而到了午間,陸小然果然找了過來,雖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