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廢柴女主》[快穿之廢柴女主] - 第1章 噁心的奶奶和心黑的後媽(2)

>「小寶不過是隨口一說,您做奶奶的不說心疼他,怎麼還說這種話……」劉桂香眼角撇了撇張大山,拿衣袖溫柔的給兒子擦了擦嘴。

王老婆子虎着一張臉,「怎麼,我這個做奶奶的說不得了?」

……

眼見婆媳兩人越吵越激烈,張大山一言不發,吃完飯,拿了鋤頭就往田裡走,安倩也不想瞧這個熱鬧,她想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想想原主的心愿到底是什麼,索性一邊剁着豬草,一邊回憶着原主記憶里發生的事。

原主命苦,從懂事起就接受奶奶和後媽的磋磨,娘舅那邊也沒人管,就這麼磋磨着過了幾年,到了年紀,被劉桂香做主嫁了人,因為從小營養不良,又沒有經驗,懷第一胎流產,捨不得上醫院,活活疼到血盡人亡。

她的一生太不值了,安倩剁完豬草,默默想着,還不等喂完豬,王老婆子就過來罵人了。

「死丫頭,賠錢貨,還不過來洗碗!一天天就知道吃白食,怎麼不懶死你算了!」王老婆子唾沫橫飛,一張老臉拉的老長,倚在院門就開罵,看樣子是在劉桂香那裡沒討到好,藉著罵孫女出氣,順便指桑罵槐。

劉桂香這會兒懶得理她,領著兒子出了門,今天是小學報名的日子,張小寶今年六歲,剛好可以去上一年級,這是張家人早就說好了的,看着母子兩人出門的背影,安倩忽然感覺心口一陣緊縮。

讀書……原主的心愿是上學讀書!

剛意識到這個問題,安倩還沒來得及高興,就被王老婆子一巴掌拍的差點摔倒。

「看什麼看!還不快去幹活!賠錢貨!」

安倩努力站穩了身形,只覺得被王老婆子拍過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如果不是這個身體實在太弱了,她恨不得馬上把這一巴掌還回去。

但是她什麼都沒做,而是抿了抿唇,低着頭一言不發,繼續去廚房洗碗,安倩知道在這種偏僻的小山村,她無論是和人講理,還是奮起反抗,都沒有好結果,她必須要隱忍,等到足夠強大,才能完成女主的心愿,繼而讓自己的生活好一點。

因此接下來半天時間,她都是按照原主平常做的,洗完全家人的衣服,然後做午飯,等他們吃完,收拾好了,再去山上砍豬草。

安倩背着破舊的竹簍,外加一把半新不舊的柴刀,一路沿着河邊往山上爬,尋了個有樹蔭的山坡,什麼都沒說,先卸了背簍,好好休息了一會兒,環顧四周,見沒什麼人,才活動了一下手指,試探性的打了個響指。

安倩文化程度不高,也沒見過什麼世面,但她不算太笨,昨天晚上在夢裡那模糊而冰冷的機械音,她聽的清清楚楚,就算沒有什麼逆天的金手指,來個隨身空間也好啊……

安倩看着憑空出現在她面前的三個物品,陷入了沉思。

首先是一瓶礦泉水,然後一包紙巾,最後是一個烤雞腿,雞腿裝在一個白瓷盤子里,芳香撲鼻,硬要說的話,這簡直就是安倩的夢中情腿。

「這就是所謂的日常用品三件套?」安倩看着如此實用的外掛,心裏一時不知作何感想,但是她的口水卻是忍不住了,抓起雞腿就開始啃。

香滑多汁的雞腿帶着豐富的油脂和蛋白質,一口下去,安倩這具小小的身子都開始顫抖。

這大概是原主有記憶以來唯一一次吃到肉的感覺,上一次吃到好吃的,還是五歲的時候,吃到張小寶不小心掉在地上的半個煮雞蛋,為這,劉桂香那幾天把原主使喚的像個陀螺,最可怕的還是她那眼神,簡直就像要殺人一樣。

雞腿吃完,又喝了半瓶水,紙巾和那個白瓷盤也藏在背簍里,這荒郊野外,如果忽然有人看到這些東西,安倩可說不清楚。

肚子里有了食兒,安倩一邊慢慢悠悠的砍着豬草,一邊想着如何幫助原主完成心愿。

想上學並不是難事,難的是沒錢,和張家人的態度,一個天天被他們使喚的團團轉的小丫頭,讓他們掏錢讓自己上學?

簡直是白日做夢。

這兩天她看明白了,張大山雖然對什麼都不聞不問,但整個整個張家主事的人還是他,王老婆子只有一張嘴厲害,其次是劉桂香,是靠着張小寶和吹枕頭風。

所以上學這事,她得從張大山處下功夫。

打定了主意,安倩麻利的收拾好,正準備下山去,忽然發現背簍裏面的盤子和紙巾不見了。

「這是自動回收?」安倩一臉懵,於是她又打了個響指,這次面前空空如也,安倩扯了扯嘴角,有點無語。

她沒有氣餒,打算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再來試一試,回到張家後,又開始忙忙碌碌,做飯洗衣服也就算了,王老婆子喝口水,都要支使安倩三回,劉桂香也指着她洗的衣服說沒洗乾淨,明天重洗。

直到張小寶放學回家,安倩才能消停一會兒,劉桂香圍著兒子噓寒問暖,張大山和王老婆子雖然沒那麼多話,但是顯然也是支起耳朵在聽,只剩安倩一個人圍着灶台忙裡忙外,準備晚飯。

原本安倩打算找個機會和張大山套套近乎,看這樣子,今天是沒機會了,包括明天,她也不想再負責一大家子的吃喝拉撒。

「我也想上學。」安倩的聲音不大不小,在張家院子里,卻彷彿像炸出了一個響雷。

張大山明顯是聽到了,但也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什麼話也沒說,劉桂香更是連眉頭也沒蹙一下。

「呸,賠錢的玩意兒,還不趕緊去幹活,在這裡說什麼夢話!」王老婆子也只是不咸不淡的罵了一句,看那樣子,顯然是當笑話聽。

唯有張小寶,像是發現了好玩的事情一樣,「哈哈哈,你還想上學?大笨蛋,還想上學?哈哈哈!」在劉桂香身邊笑的前仰後俯。

「我要上學。」安倩面不改色,更加堅定了。

「死丫頭,長本事了,居然敢不聽話!還想着法兒的偷懶,我打死你這個懶丫頭!」王老婆子見剛剛那句話沒奏效,一時惱怒,站起來就想打安倩。

安倩沒躲,硬生生受了王老婆子一巴掌,臉上頓時火火辣辣的,只被打的眼冒金星,差一點就要栽倒在地上。

「你今天要麼打死我,要麼,明天我就去學校報到。」安倩咬着牙,又提高了一點音量。

這句話徹底點燃了王老婆子的怒火,一個巴掌接一個巴掌的打了下來。

「死丫頭,我讓你不聽話!」一邊打,一邊罵罵咧咧,但到底是年紀大了,很快就沒了力氣,整個人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氣。

「大山啊,你還不趕緊管管你這好女兒!」王老婆子狠狠瞪着安倩,像個真正的母夜叉。

張大山皺了皺眉,又看了安倩一眼。

「哈哈哈,就還想去讀書呢,老師都不會要你,你個大笨蛋!」張小寶在一旁幸災樂禍。

「不行。」張大山皺着眉,聲音又冷漠又低沉,高大的身影像座小山一樣,彷彿一隻手就可以捏死安倩。

安倩可沒天真到以為張家人不敢打死她,她只是在賭,張家人不會為了這件小事就打死一個勞動力。

就算是王老婆子,還要掂量掂量,把她打死了,以後誰給她做飯洗衣服。

安倩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漬,定定的看着張大山,她想看看這個男人到底對她這個女兒有沒有一點感情,看看這個男人是不是真的如此漠視原主。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證明安倩還是樂觀了一點。

張大山直接一腳踢在安倩身上,整個人倒飛出去,在院子里划出一道弧線,安倩幾乎以為自己又要死了。

這一瞬間,無論是王老婆子還是張小寶,都沒再說話,整個張家小院死一般寂靜。

果然……張家沒有一個人把她當人看呢,小小的身體躺在地上,躥起的灰塵布滿了她整個呼吸道,很難受,無論是剛剛被張大山踢過的腰際,還是被王老婆子打的臉頰。

安倩不知道自己在地上躺了多久,張家幾個人也早就洗洗睡了,月上中天,小小的身影慢慢從院子里爬向牛棚。

牛棚很破舊,早就沒有牛了,只剩下老牛存在過的氣味,一堆半新不舊的稻草,一塊破破爛爛的褥子,安倩咬牙拚命支撐着身體半躺在稻草上,然後做了個打響指的手勢,其實根本沒什麼聲音,她根本就沒有打響的力氣。

首先是礦泉水,然後紙巾,接着這回出現的食物是一碗小餛飩,正是安倩此時想吃的東西。

「呵……」安倩無聲的笑了笑,沒有遲疑,掙扎着身體,端起小餛飩吃了起來。

小餛飩很香,放了紫菜和蝦皮,薄薄的面衣裏面包著小塊的豬肉,吃起來很像安倩家巷子口餛飩攤的味道。

一碗餛飩下肚,安倩感覺整個人都舒展了不少,她決定好好睡一覺,明天去學校報道,就算不能上學,她也要去學校問清楚情況,然後朝原主的心愿努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