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天尊跪舔六萬年還在追妻》[空間:天尊跪舔六萬年還在追妻] - 第7章 硬氣爹爹脫離家族(2)

手。

因為時間的確不多了。按婚約,褚家二公子二十歲時便成婚,就是明年。

但城主咽不下被甩臉的這口氣。

近年來大多數人都對他俯首稱臣。而且吳俊青一直都是識時務的人。

今日為何……

城主是金丹大圓滿,吳俊青是金丹中期,會是一邊倒的戰況。

但與城主水系法修不同,吳俊青是劍修,順帶練的水系法修。所以論攻擊力,吳俊青也有的一拼。

一時從議事廳到比武場,空中來往着凌厲交戰。

此時,吳巧兒不在自己的院內。

她摸進了族內倉庫。

空有鎖定空間有什麼用?她得找好地方複製啊!

最後想到的就是這裡。

而她能這麼順利摸進來,是因為貌似有人打架?

那個動靜蠻大的。看守的兩人覺得左右沒人敢劫吳家,只落上了平凡的鎖就跑去觀戰。

畢竟難得嘛。

這就給萬能的吳巧帶來趁虛而入的機會。

一刻鐘後。

兩人皆停在地上,城主吳俊瀾捂着左肩,吳俊青左手捂着胸口,右手持劍拄地。

「家族沒有做錯什麼。巧兒如果是可修鍊的體質,當然會一直好。但不是。我們面對的是褚家。換做世間哪個家族也只會這麼做。」吳俊瀾一字一字咬着說道。

「不!我一直說的是家族沒保護好年輕後輩。明明知道有貢獻,但不給予保護。城主大人覺得對等嗎?」吳俊青的話語沒多少情感,彷彿已看開。

「那是小輩們的競爭!我們這一輩也是這麼過來的。適者生存,你我都知道!」

「呵……呵呵……我就是乏了。適者生存?活下來的那個才像個螻蟻……我想讓巧兒離開這個深淵。」吳俊青決絕地轉身。

「你以為你能清高多久!」可以的話,吳俊瀾真想用眼神盯穿他。

吳俊青回屋簡單收拾了隨身物品。

因為他戰力強,常年在外為家族爭奪資源,屋內沒有多少住人的氣息,可攜帶物也很少。

他拿出一顆療傷丹吃進肚子里,都沒有打坐吸收,就來到了吳巧兒的院子里。

「巧兒!」站在門外喊了聲。

無人回答。

「巧兒!是爹。開門。」

還是無人回答。

他釋放神識感應了一下屋內,竟然沒人。

去哪裡了呢?他不記得她有朋友。除了被吳妮彩約出去。

他推門而進。

在房間內找人跡卻發現很冷清。看來閨女回來後也沒有動多少東西。

再看了看屋內陳設。

因為是女兒的閨房,自從閨女長大,開始會害羞後他都沒進裡頭查看。

原來閨女是生活在這種環境下。

脫離家族的失落感一掃而空。拳頭緊握,決心不會再如此了。

「哎?爹!你怎麼在這裡?」

她現在喊爹喊得很順溜。

「巧兒,去哪裡了?快點收拾,我們離開此地。」吳俊青舒展了眉眼。

「離開此地……好!」看臉色誰能勝過她。

拜拜,一群臭德行們。

等她修為大漲後回來繼續坑幾把。

她沒有可收拾的。幾個首飾和幾件衣服,僅此而已。

幾件首飾也沒什麼可看的,但她就是戀舊,全拿上了。

從此江湖任她逍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