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天尊跪舔六萬年還在追妻》[空間:天尊跪舔六萬年還在追妻] - 第6章 大夥鬧一鬧十年少(2)

開開門吧。讓我看看你。」

吳巧突然覺得這吳妮彩像個哄小紅帽開門的大灰狼,讓她不禁打了個哆嗦。

「巧兒,你開開門,怎麼不回答?我這裡有凡人吃的補品丹藥,拿給你。」

其餘三個等的真不耐煩了。開始使勁敲門,吳妮彩適時說道:「你們不要這樣。巧兒妹妹估計累了。」

「她坐着說話有什麼可累的。」

「就是!」

三人又繼續使勁敲。

吳巧這時觀察這三人的修為,吳妮彩的修為她看不到,但知道是練氣圓滿。其餘三個也就練氣一二三層,真要動手她還會穩贏。

「你們這是幹什麼?」帶着重重氣惱的聲音傳來。

哈!美人爹來送助攻了?

「八掌老!」四人立即慫了。

八掌老是金丹期,再怎麼樣也不可能當著他的面欺負吳巧兒。何況她們看到八掌老後面還站着城主在內的一群長老。

不是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巧兒大病初癒,你們是這麼來拜訪的嗎?趕緊走人!」吳俊青臉色非常憤怒。

「是吳巧兒她不開門,我們……」吳琪彩想為自己找個理由,卻發現理由不充分。人家不開門,哪有強打開的道理。

「我們擔心她在裡頭有羕,所以才使勁敲門,想讓她應答,但沒聽到任何動靜。」吳妮彩接了話頭。

「胡鬧!我家巧兒需要的是休息。要是覺得有羕,就不知道過來通知嗎?」吳俊青順勢說道了一下吳妮彩。

城主的女兒如何?也不能這麼欺負自家閨女。

吳妮彩露出滿臉委屈,將要應是之際屋內傳來聲音。

「爹爹!是你嗎?我剛剛貌似暈過去了。吳琪彩、李家妹妹、許家妹妹要破門而入搶靈草,我跟她們說了靈草在爹爹身上,她們不聽,非要進來看看。妮彩姐姐也沒法攔住她們。我這人膽小,一緊張就暈了。」聲音滿滿虛弱和顫抖。

本來想她們幾個破門而入後她就展示些身手,所以正打算起身做拉伸運動來着。

美人爹好似需要借這個勢做大事?不然不會這個樣子。

治吳妮彩的罪是不可能了,但是其它三個宵小得準備承受城主的怒氣了。

城主為了吳妮彩和自己的顏面是不可能為了這麼個小事道歉,但可以把問題傳給別人,讓別人替自己道歉和難受。

所以適當的要給台階下的。

「爾等三個強搶他人東西,丟失作為客人的禮節,去祠堂罰抄百遍族規。沒抄完,別出來!日後也不要再到這個院子里來。」

「不,不……不是這樣的。」城主的金丹大圓滿威壓爆出,讓她們無比難受。

只好跪着領罰。

此時吳妮彩也跪着,城主繼續道:「妮彩,你控場不利,罰閉門一個月,好好思過。」

不懲戒吳妮彩的話城主也會尷尬,大家心知肚明這些小輩是因為什麼而鬧。

「城主!我現在過去跟巧兒取定情信物。」吳俊青就是靠這個理由再帶大家回來的。

半路上提這事,城主讓他一人回來。但他以閨女院子里有不是家族小輩的未出閣女孩為由,加上閨女院子里無下人侍候,他一個大男人總該避嫌,就拉着幾個人一起回來取。

當時城主吳俊瀾也想到吳巧兒提到的靈草,心裏也惦記着,所以再次回來順道看一看。未成想看到了這麼個鬧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