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天尊跪舔六萬年還在追妻》[空間:天尊跪舔六萬年還在追妻] - 第6章 大夥鬧一鬧十年少

「巧兒妹妹,姐姐知道錯了。不該懷疑你。你開開門讓我進去吧。」

「對呀,妮彩姐姐是無心的,還不都是因為擔心你有恙。」吳琪彩,二長老的孫女。

吳妮彩周圍總是不缺跟班。

「一群嘰嘰喳喳的,在我房門前圍着幹嘛呢?我可沒有鳥食喂你們。我一貧如洗。」

『呵,我還不知道你們的盤算?』

「你!吳巧兒,別給臉不要臉。趕緊開門。」三長老的外孫李蓓蓓叫喊。

「呵,什麼教養。還三長老的外孫。按輩分你該喊我族姑姑,直呼名稱,誰給你的膽?」吳巧想給自己倒水,卻發現沒水。

哎呀,沒水無法長期舌戰啊。

會口乾的。

「我來撞開這門吧。看她一個凡體,怎麼擋住我們。」一個鼻腔音重的女生開口。

「呵,許鼻腔,掂量着點。外頭城主和這府上的族老才離開沒幾步,他們都可以聽得到。」許薇香是吳妮彩母親同胞妹妹的女兒,也是吳妮彩的舔妹一個。

這話成功震懾了蠢蠢欲動的人。

「再等一等。」許薇香咬牙低低說了聲。

「呵,再等等也是破壞了門,門在那裡能說謊嗎?我一個凡人可沒有力氣弄壞這個門。到時我都賴到吳妮彩身上。看你們能怎麼辦?」

吳巧這麼一說,其餘人有些慌。吳妮彩用眼神制止了其它三個繼續鬧。

「妹妹,我們是同族的堂姐妹,怎麼也不需要鬧到這個地步。消消氣,開開門。」

呵,有點段位,想道德綁架呢。

那她也來個道德綁架吧。

「妮彩姐姐。你看看她們,你得好好管管。我們倆的確是同族好姐妹,本來感情好好的,卻被這旁的幾個挑撥成了非得干架的份上。」

呵哼!看吳妮彩還能怎麼答。

吳妮彩暗暗咬牙,這個吳巧兒不一樣了。

「巧兒妹妹,你變了。你以前無論怎樣都不會把我們擋在門外的,還是以禮遇待我們。」吳妮彩言語中透着傷心。

呵,這白蓮花竟然跳過了!改成下跳棋了嗎?

那她非要點過去。

「妮彩姐姐,我是一個凡人。這次也是為了幫你們尋寶,我才一起去的。但是出事的卻是我。你是姐姐呀,我死了你得負責吧?起碼你要通知族人過去找尋我吧?但你沒有。你說我們這些跟着你的人以後怎麼相信你呢?」

呵,就讓你們腦殘跟班多想一想。

「八掌老不是去了嘛。而且我也回來稟報了。族老們就等着八掌老的結果。」

「姐姐,你也十七歲了,也該懂得責任。八掌老是出於父親的責任來救我的。但是你作為姐姐的責任呢?你的身份應該能說得動族老們過來營救我才對。你們就等着了?」

「吳巧兒,不可能為了一個凡人請族老們出動尋找的。醒醒吧。妮彩姐姐也沒這個待遇。」吳琪彩,出來破陣?

又是凡人……階級劃分太明確了。

「啊!我一個凡人從懸崖掉下來,這次腦袋摔的很慘。留了一地血。這腦子肯定是丟了。丟了腦子,卻撿了靈草,這個到底值不值得,我怎麼想不明白呢?」吳巧又一次搬出了那個橋段。

門外的幾人態度又有些收斂。靈草重要,是出自摩耶森林的。

讓一個禮給吳巧兒而已,說贏了又能怎樣?好處還不是她的?

「好妹妹,我懂了。你就是需要我給你道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