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夫命亡國公主嫁反賊後被嬌寵了》[克夫命亡國公主嫁反賊後被嬌寵了] - 第9章 春夢了無痕(2)

p>

徐念兒神情誠摯,「遙遙見過王爺白袍銀甲的背影,當日人那樣多,妾身沒福分近前瞧真切。」

「哦,那來府上之後見了,覺得本王如何?」

「王爺英雄風姿,頂天立地!」

元思遠撲哧一笑,拿着那支金釵挑燭心的手垂下來,整個人有股子玩世不恭的鮮活。

「可對女子選夫君來說,是不是英雄風姿、頂天立地,好像並不打緊。」

端坐在床沿的小嬌娘,面對這話卻是一片茫然。

元思遠被這迷茫的表情弄得愣住,莫不是這丫頭當真純情到,對男女間的情愫一概不知?

「人和人之間,總講究個緣分。有些人對有些人,一見便喜歡,心生愛慕。而有的則是,一見便覺得厭煩。」

徐念兒點了點頭,很是乖巧,「王爺說的是。」

她完全聽懂了,又似乎對此並不在意。

這顯得縱使元思遠縱使長着豬八戒下凡那副尊容,這小娘子為了報恩,也是情願獻身的,全然跟愛慕和厭煩無關。

元思遠自詡也算儀錶堂堂,實在不至於淪落到,因為人家要報恩,才勉強討到妾室的地步。

想及此,那點因為距離太近而騰升出的曖昧,不用轟便開始煙消雲散了。

這樣不解風情的女子,實在有些沒勁。

「天色不早了,妾身伺候王爺安睡吧。」

徐念兒從床邊站起來,寡着一張臉,動作像個盡職盡責的丫鬟。

元思遠越發覺得這多嬌花乏善可陳,更是不肯讓她動手伺候,攜着一卷錦被,到旁邊的軟榻上睡了。

「把燭火熄了,明日五更叫本王起床。」

小侍妾被冷待的大氣不敢出,低低回了聲「是」,吹了蠟,唯唯諾諾地爬上去獨守空床。

到處都是馬蹄刀兵聲的戰場上待久了,元思遠練就了一副沾床就着的好本事。

也許是炭火燒得太熱,也許是剛才**簪的時候,手上沾了小娘子頭髮上的茉莉水味,睡到半夜越發覺得燥熱難安。

迷迷瞪瞪間,他好像又重新進了西廂房。

如花似玉的小嬌娘,乖乖坐在床邊,一見了他便喜笑顏開地跟見了五百兩似的,投懷送抱,撲了他一個滿懷。

茉莉水的香氣,不住地往他鼻息里鑽,美人兒如昨夜一般一雙玉臂掛在他身上,嬌軟的紅唇貼着他耳鬢喘氣。

潮熱不住在血液里翻滾,小嬌娘像一碗冰酥酪,又甜又涼沁人心脾,讓人忍不住狠狠咬上一口。

藕臂、纖腰,媚眼如絲,纏綿入骨,抱在懷裡的身子軟而韌,乖巧又調皮,在他懷裡把他佔滿,又溜到床腳要躲躲鬧鬧。

元思遠去捉他,她卻先湊了過來,趴在他胸膛上,笑盈盈地望着他,甜膩膩的聲音化作一聲嬌滴滴的氣息,直往元思遠心口裡鑽。

「遙遙見過~」

身上的人化作一汪春水,柔柔的融進他的懷裡。

一道閃電劈下,兩個女人正雙手合十,對着上天祈禱,都希望自己下的葯有成效。

一個盼着小夫人一舉得男。

一個盼着寧陽王精盡人亡。

猜你喜歡